第七十二章 幽冥炼狱深渊之墓-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七十二章 幽冥炼狱深渊之墓

    “就是这里了,rlyeh,拉莱耶。”南太平洋的某处海底,一个潜水小队正在探索传说中的克鲁苏沉睡之地。

    克鲁苏作为旧日支配者之一的邪神,其实并不是最强大的,但是却是最出名的,甚至成为这一神系的代名词。

    原因在于克鲁苏有一种能力,能够通过精神感应与拥有艺术天赋,精神敏感或者精神异常的人交流,从而在他们的梦中显露克鲁苏和利耶城的形象,当然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污染灵魂,导致重病昏迷,乃至发疯或者死亡。

    作为水属性神,克鲁苏被封印在海水之中的原因就是因为海水能够很好的分散这种精神感应。

    然而,这样的特性并不能彻底的阻绝精神特性,尤其是在有心人的干扰之下。

    很多事情不需要去刻意做,一点点引导,命运就会顺流而下。

    这个潜水小队是新西兰的一个探险小队,受雇与某个富豪,寻找存在的神秘力量,这一次是因为梦到克鲁苏拉莱耶,所以派遣队伍来搜寻。

    “那是什么?”一个队员看向一处高耸的石像。

    尽管被海底寄生生物占满,但是几人还是看出了这是一尊神像,循着神像找下去,几人很快发现了下面的类似古城的遗迹。

    “拉莱耶,真的是拉莱耶?想不到这么轻易就找到了。”队员兴奋道。

    “下面怎么办?”

    “去哪个神像那边看看,要是有什么收获,一百万美金就稳了。”

    几人调整状态之后,继续下潜,很快就到了神像一变。

    神像很完整,大概的轮廓,看上去一个大头,脸上不知道是不是胡子的东西很多根,翅膀保存的很完整,没有损坏,类人形。

    “正是不可思议,这一片远古时期竟然就已经存在这么明显的祭祀行为了,只是资料上并没有说这块曾经是陆地的啊?”

    “管那么多干什么?拍两张照片,氧气快耗尽了,要上去了。”深海潜水对于个人的消耗压迫很大,根本不可能长时间潜水。

    之前下来寻找拉莱耶就已经消耗了不少的精力,现在自然不能耽误。

    “动了!神像动了!”无线电之中一道惊恐的声音传来。

    “什么?”

    几人连忙看向神像,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回过头,忽然惊叫。

    “约翰!约翰呢?”队长刚要追问刚刚喊叫的队员看到了什么,却发现自己的队伍少了一个人。

    “他在下面!”有队员惊慌道。

    “约翰,你怎么了!约翰!”深海潜水身体会受到水压的压迫,随之而来的是各种生理紊乱,从而带来精神上的混乱,昏迷,或者失去对身体的掌控。

    “没有回应?我和莱迪下去,你们快点上去!这里我总觉得有问题!”队长开口道。

    随机原路返回,和另外一个老队员追着沉下去的约翰而去。

    “aβπη,iφσxΞΒΓo!”一道低沉充满诡异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出。

    “是约翰的声音,他在说什么?”

    “听不清!”

    “奉献信仰,吾予你们永生与力量!”

    这句话所有队员都听到了,但是却从脊椎升起一阵阵凉意。

    “该死的,这个神像有问题!队长莱迪快上来!”上面的队员惊呼道,但是却绝望的发现刚刚还在下潜的两人直挺挺的沉了下去,就像是有什么拽着一样。

    “快!快上去!”剩下的四个队员急忙向上游动,却只能看着明亮的海面越来越远。

    海底没有黄色方块,只有一个被封印的邪神。

    当被封印的邪神被发现时,就已经是他破开封印之时,邪神克鲁苏的力量降临人间。

    于此同时,周易也完成了第一个神通的修行。

    回天返日,借助全知能力,半个月,神通小成。

    回天返日涉及时间一道,作为洞察天地的神通,他代表了过去的全知。

    逆知未来对应的是未来的全知,而现在的全知,则是周易并未修行的隔垣洞见。

    隔垣洞见周易并不缺,随着时间的增长,会更加清晰,超过后天修行。

    相应的过去未来全知,周易需要借助神通去开发。

    而他学会神通的第一刻,就得知了一个讯息。

    幽冥炼狱,深渊之墓打开,属于整个凡间的恐惧被释放。

    量劫开始。

    周易从感悟中睁开眼睛。

    “看到什么了?”看到周易神情异常,一变的二师兄开口问道。

    “你没感觉?”

    比起周易涉及的十二神通,二师兄可是所有神通都有涉及的,就算没有大成,只是小成,也很恐怖了。

    “没有,那些法术,我几百年没用过了,就算是上次的诸神之战,我也没有参加。”

    “为什么?”周易不明白。

    “去了站哪边?有地方站么?别说是我,就是猴子,才是活的最失望的,看过妇联没有?被灭霸打自闭,猴子现在就是雷神那德行。”

    二师兄摇摇头,转过头紧盯屏幕。

    “怎么回事?你会不会演?不会演换人!”

    “死肥宅么?”

    不知道玩不玩掉线城。

    喷完演员的二师兄回到棚子里,对着空调吹了半天。

    “现在的演员是越来越不行了,想当年和葛大爷搭档的时候,那叫一个舒服。”二师兄坐回靠椅上,开始感慨。

    “对了,前几天看几年前的一个歌星,好像是姓雷吧?是你干的?现在明星圈大妈组的那批人,在疯狂的找你。”

    这个明星圈大妈组是个什么鬼?不过说到姓雷的歌星,周易自然知道是谁。

    请小鬼的那个。

    “你小子为什么总喜欢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辛苦捞不到钱不说,还要折损自身功德?玩呢?”

    “什么?”周易没感觉功德有损啊。

    “你知道为什么现在那些神明都不喜欢显圣么?”二师兄挑挑眉。

    “因为得不到功德?”

    “对,不仅仅是因为这个,现在的人心太大,又自命不凡,没有足够的利益,根本不可能诚心供奉,那帮腾云驾雾的怎么可能还有耐心。”

    “所以他们默认魔乱世间?”周易冷笑。

    “就像你们一样,穷了,还知道去大都市挣钱,上面的可不是笨蛋,总得要信仰。”

    信仰有毒,但是信仰带来的人道功德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没必要放弃。

    拯救世界,这样的功德很大的。

    至于魔是怎么放出来的?不是人类自己作死放出来的么?

    拨动一点点因果,神仙就能高坐九重天上。

    天地重开日月镜,风云不起白夜行。

    八千里外浮沉净,卅三天上因果轻。

    作为经常接触因果命运的神明,在这一道上的手段,甩凡人好几个银河系。

    人道管不住人,天道也压不住神,只要是规矩,总有缝隙,总有漏洞可以钻。

    “当然,也不能一棍子打死,跳的欢的始终都是不入流的角色,像大老爷,大帝这种等级的,根本不在意这些。”

    周易附和的点头。

    真的不在意?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周易不愿意猜,但是之前的怨气还是影响了他。

    作为一个散修,或者说曾经的散修,对于天庭这种庞然大物天然的厌恶,这种体制所带来的无情,冷漠,却又强大,对于他们这种漂泊无依的个体来说,是一种天生的压制。

    “师兄你玩过游戏么?”

    周易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游戏?没有,没意思,只有没能力的才玩那个,躲我来说,人间的游戏都已经够无聊了,更不用说那个了。”

    周易尴尬一笑,自从他有能力之后,别说游戏了,他也觉得现实没有意思,如果不是经常碰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早就被自闭了。

    “我想开发一个幻境,充当全息游戏,然后传播对付邪神的办法。”周易有这个自信,全知能力进一步开发,他已经能够感知到邪神的一些信息了。

    二师兄一开始还没意识到问题,忽然间想到一个关键。

    “你疯了?啊。”先不说能不能让凡人获得弑神之力,单单对抗众神的意志,这场博弈就不可能有结果,因为周易会死的连渣都不剩。

    封神一战,通天够叼吧?一套诛仙剑阵以一敌四,但是又如何?最后剑阵被拆了,剑也被封印了,剩下什么?

    偌大一个截教还剩下什么?

    圣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周易一个继承神力的幸运儿哪来的胆子去做这件事的?

    “你这是要和所有人作对?”二师兄不敢相信,但是却又有些理解。

    初生牛犊不怕虎?

    不知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