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弑神者可得神力-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七十六章 弑神者可得神力

    克鲁苏神话四大派系。

    水之克鲁苏,风之哈斯塔,火之克图格亚,地这一脉没有明确的划分,因为都是比较牛掰的外神。

    三柱原神都属于地,这就导致这个属性派系太强,一般的旧日支配者没有资格代表。

    通常认为地的代表就是之前提到的邪神信使,奈亚拉托提普。

    喜欢诱惑和欺骗人类,毁灭得到喜悦。

    仙冥论坛上很快就讨论出了对付克鲁苏滴血杀人诡异的方法,据说有人成功了。

    用播放器播放哈斯塔的神名,再以吹风机或者风扇对着水龙头,干涉流水的频率,可能能够抵挡克鲁苏的杀戮,甚至杀死诡异。

    经过信息大爆炸的洗礼,很多人对于事情的接受也不是那么艰难。

    通过对无数信息的分析,不难得出这个克鲁苏滴血杀人,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诡异。

    至于为什么杀人,怎么杀人的,只能粗浅的分析。

    或许就是想要向所有人传递他克鲁苏回来了,或者单纯的想要杀人?

    至于手段,倒是有个比较靠谱的说法,流水的频率产生的次声波影响到了血液的流动,甚至最后冲破血管,内出血死亡。

    其实不管是什么手段,都只能说明人类是真的太脆弱了,不堪一击。

    按照论坛的说法,这才只是第一尊邪神,等众神归来之时,迎接众人的可能是不断的刷死亡冷却时间。

    邪神之所以称为邪神,就是因为做事完全是不符合人类的逻辑,没办法理解,杀人跟踩蚂蚁一样。

    其他无论是哪个神灵,都是有所需求的,信仰,或者传播神明。

    话说,其实也有人试过在游戏中祭祀呼喊其他神系的神灵,但是都被周易屏蔽了,现在不能让其他神灵知道仙冥。

    周易还没做好对抗诸神的准备,至少得等十二神通全部大成。

    周易选择的十二神通都是七十二变之中中等难度的神通,比起腾云驾雾,飞沙走石,撒豆成兵之类的要难一些,但是比起补天浴日,斡旋造化,颠倒阴阳,移星换斗这种更改天地的伟力,要差很多。

    以全知全能的力量,周易修行起来很快,所缺的就是时间,以及内丹之法的修行。

    离开仙冥,周易回到玄相馆也在思考仙冥未来的发展,克鲁苏的归来其实是周易模仿的克鲁苏的力量,他只不过是想要教会更多人如何去应对邪神的力量,没打算这么快就让他们接触。

    而滴血杀人其实已经在南太平洋多个地区发生了,只不过由于当地政府的封锁,并不知道。

    周易的仙冥没有覆盖三界之外,因为他怕被西方神灵发现,从而破坏。

    西方本就在诸神的信仰之中,无所谓反抗,但是东方不一样,没有必要供奉西方蛮夷,也没有必要供奉无情无义的秃子。

    这就是周易费尽心力做这个的原因。

    克鲁苏的力量已经复苏,不久的将来,其他旧日支配者也会苏醒,最后强大的外神归来,奴役众生。

    留给周易和其他人的时间不多了。

    他需要去南海找到对付克鲁苏邪神之力的办法,以真正的常人的手段可以对付的办法。

    他原本以为可以在众多玩家之中看到新奇的方法的,但是很可惜,他们是有足够的智慧,但是对于邪神之力的了解,还是非常浅显的,周易必须自己去。

    神眷者的力量路线没有问题,但是弑神者周易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办法。

    按照周易的想法,神眷者只是延缓邪神入侵的中坚力量,真正对抗邪神的是弑神者,但是很可惜,这一职业起步似乎还没找到,更不用说未来的发展了。

    周易要走的是带领玩家走出一条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没有走过的路,对抗邪神。

    诸神对抗邪神依靠的还是力量,绝对的力量。

    但是普通人做不到,他们必须找到对付邪神的办法,不需要绝对实力的办法。

    周易全知,但是也需要接触邪神之力才能了解其缺点。

    克鲁苏神力的投影让周易知道的仅仅是神眷者那些东西,或者四大派系之间的相克,更多的就需要真实的接触这样一种力量了。

    “周老弟在不在?”

    周易抬头,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老道士?”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贵阳遇到的众阁的老道士,辈分应该在周老太爷那辈分。

    看到老道士那满脸讨好的模样,周易就知道没好事了。

    “干嘛?你不是云游四方去了么?”

    “当然了,这不是想念周老弟了么。”老道士拉开椅子坐下,似乎是在打量周易的玄相馆。

    “要不要脸,你都这么大了,叫我老弟?你怎么找过来的?”

    “不叫老弟叫什么,你本事那么大,我可不敢乱叫。”老道士见识过易先生之后,也不敢肆意了。

    “行吧,不说这个,找我什么事?”

    “你算算?”大概是不好开口,老道士让周易自己算。

    “昆仑。”周易眉一挑,有些意外,然而更意外的是其中封印的存在。

    万物归一者,犹格·索托斯。

    昆仑山在西部,非常远,西藏与新疆的交界处。

    道家神话中为神仙的住所,神域,原始天尊的昆仑玉虚宫就在那边。

    作为仅次于阿撒托斯的存在,犹格索托斯所拥有的力量超越常人的想象,即便是神明,在其手上也只不过是蝼蚁,强大到支配时间与空间。

    不受时间与空间束缚的存在,自然无法使用空间与时间去镇压。

    所以说他被封印其实并不准确,只是昆仑山封印着他与这个世界交流的窗口。

    门。

    犹格·索托斯被称为门之钥匙,与这个世界的交流就是一扇不存在于维度之中的门。

    全视全知存在,并且是超越周易全知层次的力量。

    联系到克鲁苏之前的事情,不难想象,居然有人丧心病狂的要放出这样一位存在。

    “你知道你要做的是什么么?”

    “当然知道,那个封印里面是一尊上古邪神,现在封印松动了,玄界众人自然有义务去加固封印。”

    “你们为什么认为,封印上古邪神的力量,可以由你们加固?是谁引导的?”

    老道士刚要反驳,忽然意识到面前的这位可能就是上古大能转世,可能知道内幕。

    “是禅宗,慧子辈仅存的大师,可能是当今玄界辈分最高的存在了,据说地府都要敬重,法号慧古,据说是灵山大雷音寺的旨意。”老道士摸不准了。

    “是佛门那倒也不奇怪。”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老道士心里痒痒,他这种已经差不多算是散修了,众阁修行艰难,传承早就差不多快没了,自然不可能得到上面的消息。

    而且还是因为周易算是被安排的量劫成员,这才被刻意告知的,不然一样是糊里糊涂的。

    “不知道,你要是还想修行长生,不要参合,这不是功德,是无边业力。”

    老道士眉头一皱。

    “你的意思是这里面会出现意外?阴谋?佛门的?为什么?”

    “事情很复杂,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安心修行,不要乱参合。”

    “可是。”老道士还是不甘心。

    “你想提醒其他人?”

    老道士没有解释,没有辩驳。

    “你怎么解释?怎么说?有证据?还是打算拉我下水?”

    老道士更加犹豫了,独善其身是不错,但是也要分场合,这样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事情还是没法接受的。

    “你真的了解昆仑山么?元始天尊的道场,西王母也在那边,封印的是需要你们这种修行小角色都能欺负的上古邪神?”

    佛门在因果上的造诣也不小,那个禅宗所谓的慧古,估计就是拿来背锅的,对于玄界来说,那确实是一尊堪比罗汉的大和尚,但是对于灵山来说,只是一个信徒,金蝉子说坑就坑,还第一弟子。

    这帮人被利用死无葬身之地不说,还要连累世界,犹格·索托斯可不是什么仁慈和蔼的正神。

    这个世界之前阻绝了门,他自然会对这个世界产生报复。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才只是一角,世界各地无数地方,邪神都在被放出来,或者是克鲁苏的原因,或者是那帮人的原因。

    总之天下乱的节奏更快了。

    周易本来计划去南海,但是现在的情形是不得不改到去昆仑了。

    他不是要去阻止什么,现在对方裹挟大势,以所谓正义,道德制高点前去封印,周易跳出来必然要被打压成邪道。

    最让人无语的还是这帮人根本就分不清究竟是封印还是破开封印。

    所谓的为你好?

    周易的话并没有让老道士彻底妥协,他还是打算跟着去,如果真的有阴谋,他认为自己有所准备,应该能救下几个道友。

    还是那句话,苦海度信徒,命解有缘人。

    不信的,你说的再对,也不会信。

    一双眼睛是自己的,为什么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说到底还是太自以为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