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昆仑山神兽开明-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七十七章 昆仑山神兽开明

    昆仑南渊深三百仞。开明兽身大类虎而九首,皆人面,东向立昆仑上。

    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而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

    昆仑山传闻是人界通往天界的通道入口,开明兽看守天界之门。

    还有一个经常会和开明兽搞混淆的就是陆吾,两者样子差不多,只不过陆吾头只有一个,但是尾巴有九个。

    也是看门的,一个守西北,一个守西南。

    非常尴尬的一件事,这个神兽也有洞察万物预卜未来的能力。

    所以说全知其实也没什么多大的事情,都有,差不多的存在都会点,只不过程度不一样罢了。

    其实当初易先生让周易换成幻虚大道是有原因的,那就是这个世界的命运被无数存在编制或者隐藏,因果命运根本无法走完修行大道。

    相反,虚幻大道却是一条康庄大道,洪荒神系根本不在意这个小道,认为只不过是些小把戏而已。

    当然,当初并没有明说,还是只给了个建议,周易的路怎么走,还要自己说了算。

    就像是社会发展一样,各行各业都已经人满为患了,制度也已经足够完善了,你一个解读制度的不多余?

    算命的是最不讨好的,洪荒神系有哪个是靠未卜先知作为看家本事的?修道的多数都能掐两下,为什么要听别人忽悠?

    周易这么风光,还不是只是在普通人面前装逼,三太子,二师兄面前还不是靠着身份或者易先生。

    算命的就是忽悠凡人的,但凡有点本事,入了道的修士,都不会搭理算命的。

    因为他们不信命,修道修的是自身,你自身不信,道也不可能修的长远。

    驾驭纵地金光,周易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赶到了昆仑,主要是恢复神力耽误了一个小时,纵地金光作为远程遁术,一瞬天涯海角,轻而易举。

    还没有进山,就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守护神兽,开明兽。

    一点都不开明的神兽。

    “来者止步,昆仑圣境不容亵渎。”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亵渎昆仑了?”周易自然之道对方知道他的目的,也知道对方装作不知道的原因。

    不想他干涉犹格·索托斯的释放。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给易先生或者周易面子的,开明兽乃是西王母座下神兽,根本无需在意易先生。

    西王母乃是女仙之首,地位超然,虽然不是恶俗影视里面说的是玉皇大帝的老婆,但是也是有相当高的地位的。

    东王公西王母才是一对正经c,只不过这货所谓的男仙之首的名头有点大,加上三清,昊天大帝这种实力派大佬,只能在蓬莱苟着,自己的c也被凡人发给了玉皇大帝。

    在道经《无上九霄玉清大梵紫薇玄都雷霆玉经》中明确记载昔在初劫,玉清神母元君是浮黎原始天尊之后,长子为玉清元始天尊,其第九子位位高上神霄玉清真王长生大帝。

    玉清神母元君才是昊天大帝的老婆。

    至于玉帝和西王母做一起,就当是一对了。

    毕竟东王公。比较尴尬。

    其实东王公也很吊的,东华帝君,汉代的时候是作为类似玉皇大帝这一管理男仙的职位,先天阳气,阴阳之中阳神祇,女娲还没造人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

    不过毕竟潮起潮落,人生又起伏,神仙也是难免的,好好的阴阳,男仙之首,变成了西王母的前夫。

    讲这么多不是为了黑东华帝君,只是为了说明西王母的地位真的很高。

    作为其手下的爱宠,开明兽,根本不在意周易这么个小角色。

    而同样,开明兽的干涉也给周易透露了一个不是很好的消息。

    天庭插手了,继西方佛教之后,天庭也不甘落后的干涉量劫了,还是直接动的旧日支配者的二号人物。

    阿撒托斯没有理智,其实他就是第一人了。

    阿撒托斯作为最强大的旧日支配者,不仅仅是所有邪神的来源,众神之父,魔神之首,同样也是宇宙本源法则,运行力量所化,无法被杀死。

    古神只能抽出其智慧意识,使之愚昧,混沌,放逐于虚空,时间与空间之上。

    阿撒托斯只能按照本能行事,就算存在意识,也是疯狂而不可理喻的。

    正如整个旧日支配者群体一样,邪神之名由来已久,并非浪得虚名,他们真的很不可理喻,且丧心病狂。

    在不能涉宗教的大环境之下,只能拿这个尽情的抹黑了,他们只是神话故事,没有宗教。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回到原处。

    “你来既是亵渎。”

    这话基本就是在骂人了,这地方不是你能来的,来了就是污染这里。

    周易正在思量刚刚入门的五行法术能不能对他造成伤害,不过显然这个不现实,人家可是山海经有名的存在,上古神兽,又是西王母的手下,看护的又是昆仑山天门,自然不可能被他小小的法术伤到。

    “哼!”周易转身化作流光消失。

    纵地金光的高境界就是化作一道金光远遁而去,现在周易这个只能叫做化虹,也很了不起了,花了周易不少的功夫,毕竟有大用。

    扭头看了一眼老道士几人的动作,开明兽的脸上也并不轻松,严格说,他这已经是渎职了。

    只是天命不可违。

    老道士那边一行人也很轻松的找到了门所在。

    一个巨大的园坛,上面刻画各种诡异的符号,半米粗的铁链从一边山头拉下,深入园坛中心的井中。

    这里曾经应该是一个祭坛,犹格·索托斯的信徒召唤祭祀的地方,古神从这里将其驱逐,封印住门。

    “怎么来?”

    龙虎山当代天师张之洞直接开口询问。

    “封印这处的为佛道两家的古神,我等只需各自施展各自的法力注入这根锁龙链之中即可。”禅宗第一任慧古开口回到。

    “这样轻易?”

    “不知居士有何高见?”慧古身边的大和尚开口问道。

    “不敢,只是不敢相信加固封印竟然这样简单。”老道士也说不上毛病,只能不疼不痒的挑了个刺。

    “这是我佛传下的旨意。”大和尚直接开口解释,似乎不配和老和尚搭话。

    不容置疑。

    同为玄界势力,彼此之间也不是对等的。

    同为九大传承,神霄都没了,龙虎山却在上面还有不少祖师爷,能比?

    佛门靠山那么大,灵山大雷音。

    老道士是没有资格质疑的,这不是什么瞧不起,就是玄界的潜规则。

    要懂规矩。

    上游的可以不讲规矩,但是下游的一定要懂规矩。

    到现在老道士已经确定七层把握,这次的封印有大问题了。

    平常抓个鬼,还要手段封印的,上古邪神,一点点凡人修士的法力就能镇压了?

    老道士的话也让其他几个人心中起了波澜,佛门的自然不会质疑,但是道门的就不同了。

    虽然不说,但是已经不是之前那么言听计从了。

    “你们无需多疑,古神封印早已布置,只是需要我们补充法力。”开口的是张之洞,道门之中还和天界有所交流的门派。

    其他的就是大猫小猫两三只了,和老道士差不多。

    茅山因为二战的时候断了传承,所以并没有能拿的出手的高手,玄界道门基本上就是龙虎山一家独大了。

    大概是身先士卒,老和尚不管其他人的质疑,率先将双手贴在了巨锁链上,金黄色的法力涌出,引动锁链发出哗啦啦的巨响。

    其他的和尚也紧跟其后,跟着上去输送法力。

    道门这边相视一圈,似乎不甘落后,也跟了上去,老道士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没能独善其身,孤身事外,握住了一边的锁链。

    极颠珠峰之上,周易摇头。

    一切已成定局,能做的大概就是引入犹格·索托斯的力量,让玩家尽快适应。

    周易转身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前往南海,他还需要了解真正的克鲁苏邪神之力,对于犹格·索托斯,这位万物归一者,周易还没有胆子去接触。

    按照传承来说,克鲁苏只是这位犹格的儿子。

    老道士那边随着法力的灌注,巨锁链散发出金光,并且下面传来响动。

    “再加把劲!”

    “不对,他在吸收我的法力!还有本源生命力!”

    “松手!”

    “松不开了!”

    “凡人,厌恶自身的愚蠢么?吾可以赐予你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