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水火磨盘-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七十八章 水火磨盘

    相比较于安宁和谐的淮南道,海南这边就要静寂的多,或者说就是一个死城。

    滴水杀人,并非传闻,而是真实投影的,现实之中无法复活,所以整个一个城的人,都在滴水声中死去。

    恐慌正在传播,这里只有全副武装的军队在四处巡逻搜查。

    然而网上却并没有反应过来,二十四小时通讯绝对限制令。

    这是一个流传在内部的特殊命令,如果爆发能引起世界恐慌的事件,军队有权利使用这个限制令,阻止消息的传播。

    二十四小时之内找到原因,或者制止恐慌。

    尽管很多人意识到南海可能发生了事情,但是却并不能清楚是什么。

    加上仙冥游戏的热度,成功掩盖了南海事件。

    当然同样,国家机器已经注意到这个特殊的全息游戏,其中隐藏着很多问题。

    比如说预警。

    游戏中的滴血事件要早于现实一个小时。

    这是周易所能做到的极限,他可以知道克鲁苏的动作,但是具体到那个程度,只能提前一个小时,甚至更短。

    比如犹格·索托斯,周易就无法预测他要做的事情,就算是回天返日大成也一样,犹格·索托斯超越时间和空间,根本无法预测他的行动。

    他们那个层次,已经不弱于先天魔神了。

    笼罩在南海的邪神之力并没有变淡,甚至正在逐步提升,克鲁苏作为水属性邪神,大海之上就是他的领域,沿海城市也无法幸免。

    能够遏制他的办法就是让哈斯塔苏醒,均衡两者的力量。

    他们是死敌,尽管一个主掌风,一个主掌水,本该是合作关系的存在。

    其实也很容易理解,地球之上能和海洋对抗的只有天空,大地也包括海底。

    也就是说,地苏醒邪神最强大,风水相敌,最弱的就是火克图格亚。

    真实可能不是这样的,但是可以这样理解。

    四大派系,彼此不融合,风水相对,可以这么理解。

    或者说这就是本书的设定了。

    周易手上一抹天蓝色的光,这是克鲁苏邪神之力的具象化。

    片刻之后神力消散,周易抹掉额头上的虚汗,这一点点的邪神之力,带给他的侵蚀,就需要他全力去抵抗,邪神之名,确实强大。

    但是同样的,他也找到了炼化邪神之力的办法。

    或者说弑神者成长的办法。

    意志,通过精神秘法锤炼意志,从而炼化邪神之力,不同于神眷者单纯的某一种神力,弑神者必须一次性炼化两种神力,保持平衡。

    比起神眷者,弑神者的风险更大,但是却也是周易设想的未来人类的希望。

    弑神,不只是一个称号。

    将大阴阳磨盘简化,周易很快就编写出一本修炼精神力的观想法,就算是普通人也能观想,比起大阴阳磨盘要温和不少。

    周易称之为水火磨盘。

    同时也是弑神者的修炼功法,以克鲁苏和克图格亚的神力为种子炼化成水火磨盘。

    之所以不是风火是因为这两种邪神之力不会有和谐的时候,用水火这一对传统意义上的相对属性,可以很好的处理相生相克的关系。

    转瞬回到仙冥,周易放开了四大属性的邪神之力,同时公告了弑神者的修行之法,水火磨盘炼神观想法。

    某处守卫森严的会议室,投影屏上正是邪神祭祀之法,以及水火磨盘观想法。

    “这位神秘存在,到底是什么目的?传播邪神祭祀,偏偏又有这样抵抗邪神的力量。”

    “或许真的是那句话,即便是信奉邪神,所谓的也只是获取能够战胜邪神的力量,比起诡异莫测的邪神,我们人类还是太脆弱,引以为傲的武器只不过是粗浅的破坏而已。”

    “对啊。”

    “那具体的方针是什么?”

    “还能这么办,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坐在首位的老人重重一叹。

    下面的几个大佬领悟,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白局长,第九局那边有什么线索?”

    “仙冥没有任何消息,但是关于邪神,玄界方面有一些讯息,我都整理在报告之中了,主要是之前佛门道门的几位大师去了昆仑之后再也没了消息,我们怀疑那边也出了问题。”

    “嗯,火烧眉毛啊。”

    “当下之急还是试验这两种法术能不能再现实中使用。”

    “已经有人在准备了。”

    一众大佬目光悠悠的看向投影屏中的修行功法,这个世界变化的太突然,让他们这一批坚定的社会主义信徒,没办法接受。

    “老了,跟不上时代变化了。”

    “是啊。”

    周易传下秘法之后,仙冥之中的玩家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试验,由于只有四大属性邪神的神力得到回应,还是有很多选择信奉外神的玩家,迟迟不能感应到邪神回应。

    “什么坑逼,到现在还不更新!摔!”

    “这游戏似乎一点不慌?”

    “毕竟是第一款全息游戏,没必要慌。”

    “楼上的还把仙冥当做游戏?”

    “传闻有人在现实试验了秘法,得到克鲁苏的回应了?有没有得到法力?”

    “屁,游戏里面试验了一次祭祀,百分之十的污染度,外面又试了一次,进来之后,居然变成了百分之三十?可是谁能告诉我,我究竟干了什么?为什么什么反应都没有?说好的邪神之力呢?”

    “这么说来,仙冥和现实有一定联系?可以理解为半个现实?”

    “大家快看!宗教事物管理局发了个莫名其妙的消息!”

    “请不要胡乱举行宗教祭祀仪式,尤其是将某些西方神话故事或游戏中的游戏活动,搬到现实,以免破坏社会和谐安定。”

    “”

    “这是哪位大佬弄出的大动静?都惊动了上层?”

    “还不是魔都的几个二代,包了一间大酒店,后来被举报了,非法举行宗教活动。”

    “会玩。”

    “话说这里面的东西,真的可以在现实中使用?”

    “谁知道,能不能再现实中使用再其次,最主要的是现实中要是也发生了滴血杀人,那就没得玩了,现实可不能复活。”

    “那正好,拿游戏里面学到的法术去镇压。”

    “你们说,这游戏的目的会不会就是为了这个?”

    “某个无上大佬不忍人间遭受邪魔入侵,特此借助游戏传法?”

    “很有可能。”

    “那你们说大佬现在会不会在窥屏?”

    “说不定。”

    “大佬,什么时候开放其他邪神的力量?”

    “大佬,我想要修仙!”

    “大佬,什么时候放出怪啊,玩游戏不刷怪,没意思。”

    “这个就不用问大佬了,昨天已经放出来一次了,只不过你们打不过而已。今晚不知道会不会出来,不说了,我厕所水龙头好像没关紧。”

    “我去,我这边好像也是,那玩意又来了?我这水火磨盘还没看懂呢。”

    “谁不是呢,完全看不懂好吧?”

    “不就是个观想法么?贫道添为道家学院正一教学员,观想过得法相不知多少,还真就没遇到过水火磨盘这样神异的观想法,一夜入门。”

    “真大佬,膜拜。”

    “大佬,求大腿。”

    “楼上小道士你不会选择神眷者吧?话说弑神者好像也不合适吧?都挺冒犯的。”

    “游戏而已,不过作为道家弟子,自然不可能信仰邪神,我选择的弑神者,今晚就炼化克鲁苏邪神之力。”

    “了不得了不得,我们还在考虑选择什么样子的死法,大佬都已经开始尝试炼化神力了。”

    “膜拜一波。”

    “膜拜。”

    “话说有选择神眷者的兄弟么?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只是不会被莫名其妙的杀死而已。”

    “话说前天才只是水属性克鲁苏,今天四个邪神都开放了,会不会各来一遍?”

    “按道理说,复活冷却一个小时,四个来一遍,需要八个小时,一个晚上不够吧?”

    “或许是分地区?”

    “很有建设性的想法。”

    “我这种咸鱼还是选择睡觉吧,这烧脑游戏玩不起来,大佬们有具体攻略了,教我。”

    “加一。”

    “1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