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玄门新秀-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八十四章 玄门新秀

    其实在网络上也有一个内部论坛,玄门和第九局联合管理的。

    里面也就是讨论些什么天地灵机,地脉断绝,哪家的弟子又进步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新秀榜。

    是龙虎山的一个好事弟子发上去的,本来只是龙虎山内部弟子排名,后来到了论坛被扩充到了整个玄界。

    当然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定义,只是好事者加上去的。

    为什么又扯到这边呢?

    因为有人把周易放到了这个排行榜里面,第十名。

    淮南道玄相周布衣一脉,周易,精通易学,风水堪舆,命相占卜,同时可能精通炼器,据地府消息,为上古大能转世。

    众阁玄狐子补充,具有风水定穴换穴之大能,有赶山换气之能。

    玄狐子就是老道士的道号。

    这么牛掰的介绍,为什么才排第十?

    因为前面九个更牛掰啊。

    第一名,散修地师,前朝风水第一人白元方弟子,二十年前以京城龙运地脉突破**凡胎,人体极限,成就地仙之境,目前还在被通缉中,名字未知,手段冠绝青年一代,无人能比。

    第二名,北疆玄阴山白家遗孤,白屠,手持白家神器打神鞭,武力不输老一辈修行者。目前就职于第九局,为稽查局的局长。

    第三名,龙虎山首脉大弟子,张中乙,吞服龙虎山仅存的龙虎金丹,成就内丹,精通符法,丹法以及一门蜀山剑仙之法。

    第四名,崂山当代掌门,玄通术法继承老一辈掌门全部法力,曾经于渤海击杀一条成就妖丹的鱼妖。

    第五名,蜀山剑仙,因为没钱埋葬师父,卖身公门,全力之下,白屠也要避其锋芒。

    第六名,龙虎山雷法一脉弟子,黄元,学的是正统神霄宗的雷法,可以说是当世雷法年轻一辈第一人,可惜自身无法约束全部雷霆之力,还在闭关,很少出世。

    第七名,东三省黑婆弟子,巫神鬼道一脉传人,据说外婆还是苗疆长老,精通蛊术,背景强大,据说国色天资,可惜因为修行禁术,脸上有一大块黑斑。

    第八名,佛门净土宗莲花寺净虚,前朝白莲教弟子,后来莲花寺被佛门剿灭,所有传承都在此人身上,为人魔佛难分,善恶难料。

    第九名,麻衣弟子,一元,不过这排名不是因为麻衣一脉的相术,而是因为修行的茅山的御鬼之术,他的两个师父就是麻衣一脉和茅山一脉的两位高人,当年因为历史原因,将传承都交给了一元,后来因为身兼两派所学,茅山不收,所以以麻衣弟子自居,其实也算是散修。

    本来的第十名也是一个和尚,禅宗的小和尚,修行罗汉金身,精通凡俗武学七十二绝技,肉身无敌。

    周易能排第十名还是因为上古大能背锅,命相占卜的排位都很低,毕竟这是一个武力排行榜。

    周易能挤掉禅宗的小和尚,纯粹是那货练武练杀了,不休佛法,杀气很重,不和佛家根本旨意,所以不被看重。

    当然,这都是各门愿意拿出来比较的,不愿意亮相的,藏着作为底牌的也不少。

    尤其是佛门这种注重根基,又修行武学佛学的,大后期职业,新秀非常少,加上和尚们又异常低调,所以新秀榜上都没什么排名。

    水这么多字,很舒服,下面继续剧情。

    厉清雪给周易安排的这个队伍也包含了三位,白屠和剑仙赵毅以及崂山那个光棍掌门银菱。

    其他的还包括几位和公门关系不错的玄界高手,以及想要去寻找之前几人的弟子。

    阵营已经算是玄界能凑出来的顶尖了,和之前的第一阶梯比起来,这个阵营绝对的第二阶梯。

    本来公门安排的辅助占卜是麻衣弟子一元团的,毕竟除了能占卜,还能御鬼,能起很多作用的。

    但是一元表示自己的占卜名学其实并不强,之所以挂着麻衣的名号纯粹是茅山不收而已。

    上面这才通过厉清雪联系周易。

    当然,其实也包含了另外一个想法,周易体内还有一位强大的存在,这对于一行人来说,是一个不小的保障。

    然而很遗憾的讲,周易不可能动用占卜了,至少为了自己的小命,不会动用能力。

    另外一个就是一现身了,都进仙冥了,自然没办法帮周易。

    易先生可是以斩三尸之法斩出去的,已经算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了。

    也就是说公门带上周易,想要起到的作用,一个都不会有了,不得不说很遗憾。

    但是周易会说么?

    不会,因为没必要。

    他也要去昆仑,说了自己也会去,不说一样会去,为什么要说?

    还容易给人留下贪生怕死的形象,何必去解释?

    只是有时候生活真的很戏剧。

    “你就是那个周易?布衣玄相?帮老道士我看看面相如何?”

    修道士不看面相这几乎就是共识了。

    我特么修长生的,你告诉我明天会死?

    周易瞥了两眼老道士,似乎是在思考。

    话说不动用能力,能不能动用神通?

    好像也不行,周易不敢轻易尝试,但是也不至于忽悠一个老头的话都水不出来。

    “前辈修行,早已炼化自身面相的气数,不过周易此番确实是看到了氤氲而生的黑气,恐有血光之灾啊,要小心。”周易扯得自认为有模有样的。

    “嘿嘿。”笑的是一变的一个青年道士,大概不到三十,但是整个人精气神四溢,阳气冲天,就像是快要爆炸的水壶。

    这是被醍醐灌顶之后,带来的副作用。

    不用多说,银菱。

    莫名其妙的道号,却是个高手,速成的也是高手。

    也真是这种德不配位的配置,让他成为了玄界有名的搅屎棍,明明有一门之首的实力,偏偏干的都是些小孩子的幼稚玩意。

    崂山不是没多少弟子了么?这货乔庄潜入大学,忽悠了大批的女生上山接受所谓的开光仪式。

    后来要不是军装到的快,这货得泄阳而死。

    就是这么个不着调的存在,其他人却也没有办法,崂山已经名存实亡了,就算外门弟子无数,但是真正会崂山法术的就这一个了。

    “哼!贫道只会谨慎,只是你可就不好说了,昆仑山上困境未知,到时候其他人可来不及照拂你。”

    “这就不用老道士担心了,再怎么说,周大师也是上古大能存在,有危险的时候变个身,说不定到时候还要你来搭救了。”银菱嬉皮笑脸的转过身看向道士。

    道士是茅山的,不是掌门,算是宗门实力第一吧,来的目的是和公门交换条件,帮助扶持茅山,顺便找找仙缘。

    为什么针对周易?因为周易实力看起来是最菜的,加上莫名其妙的沉了新秀,很让道士不爽的。

    新秀的定义并不是很明确,但是可以简单的说是年轻一代,四十岁的也算。

    白屠就是三十多的,因为新世纪才入世被人所知,也算是年轻一代。

    修行之人年岁都很长的,除了某些比较损阴德的修行法门。

    所以新秀这个概念也被相应的放大了,不过从前十的排名就能看出一个问题,都是背景带来的。

    要么是传承,要么直接就是力量。

    都是二代。

    就算是周易也不可避免的因为周老太爷或者易先生而排的名。

    但是这样一个在普通人眼里彻彻底底有失公允的榜单,却被玄界认可,也充分说明了一点。

    所谓的公平,都只是给弱者的虚假,在完全依靠实力说话的玄界,根本不会在意所谓的公平。

    因为天道至公,其余的那就是要自身修行了。

    话题回头。

    听到银菱的嘲讽,茅山道士不以为意。

    “我道是谁,你这个毛头小子,上次拐带良家妇女的事情处理完毕了?简直丢金角的脸!”

    金角是银菱的师父,也是崂山的上一任掌门,也算是励精图治的一代大师,可惜早些年修行穿墙术的时候伤了肾,八十多岁就不行了。

    “这话就没的说了,什么叫拐带良家妇女,我只是带哪些女居士上山测验根骨,说不定就有适合我崂山修行的呢,定是你们这些思想不纯洁的,龌龊想法来揣测我的用意。”

    “我怎么听说,还有几个被弄晕的?据说衣服好像也不怎么整齐。”剑仙赵毅和银菱都差不多,属于一脉传承的硕果仅存,独苗,不过两人并不对付。

    赵毅在成为剑仙之前只是上一任剑仙在路边捡到的弃婴,后来经过抚养,个人三观极为正,说是那种标准的正义少侠都不为过。

    毕竟修行剑仙之法,自身必须意志坚定,宁折不弯,这才能获得飞剑的认可。

    银菱什么德行之前也说了,这两个人要是能凑到一块那才是稀奇事。

    “好了,不要说了,快进山了。”

    说话的是白屠,又是一个势力的独苗,不过比起银菱和赵毅,白屠所在的势力其实属于那种暗搓搓干不光明的事情的家族。

    后来被玄界的有德之士灭门,一个人侥幸逃脱,得到了第九局老局长的收养,才有了后来的白屠。

    白屠,屠之一字可见杀气。

    偏偏用的冰刃却又是打神鞭这等没有利刃的,其矛盾复杂的内心不为外人得知。

    这三个都算是公门的人,其余的就是各大中门派来寻找老前辈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