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昆仑之行-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八十五章 昆仑之行

    “那是!”一行人整装进入冰天雪地的昆仑,在深入一个腹地的时候,忽然有人惊叫了一声。

    “虎躯九尾面如人脸,这是山海经中描述的开明兽!”

    不愧是饱读诗书的道士,直接叫出了开明兽。

    只不过和当初周易遇到的那时不一样,此时他已经被冻成冰雕了,只是脸上的惊恐,还在惊醒的来者,此处有大恐怖。

    “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

    “大家小心。”

    “周布衣,能看出什么么?”问话的自然是银菱,这里面也就他愿意和周易交流。

    “还能是什么,犹格·索托斯出来了呗。”

    “犹格啥的是个什么玩意?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银菱来了兴趣。

    “老道士,也就是玄狐子来昆仑的时候,曾经找过我,我给他算过,此行一番凶险万分,十死无生,可是他还是没有听进去,选择进来。”

    “后来我找人打听了,这里封印的是上古邪神犹格·索托斯,万物归一者,一个知晓世间一切事物的邪神,看现在的情况,大概是不太乐观。”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在一边警戒的赵毅埋怨道。

    “我警告过老道士,但是他还是来了,我再警告你们,你们就会退缩了?既然无用,何必解释,而且对于犹格来说,你们知不知道,他都清楚,何必徒增烦恼。”

    “知情不报,记一个大过。”一边的白屠直接开口定性。

    “随便。”搞得好像自己是手下一样,周易稀罕不成?

    其实进来之后,周易就发现体内有一股蠢蠢欲动的感觉,具体是什么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和犹格索托斯有关。

    上次来并没有这样的感觉。

    “你说那什么邪神会不会现在就在看着我们?”吊在队伍后面的银菱对着周易问道。

    “这里已经是他的地盘了,尤其是他所掌握的又是全视全知之力。”

    “也就是说,我们其实就是在对方的监视下进入人家的地盘?”

    “不知道,我不想再被记过。”周易阴阳怪气道。

    “得了吧,屠夫就这样的,冷冰冰的,你不知道他背后的故事所以才这样,其实吧,他人真的很差劲的,也就面瘫剑仙能忍受,我就不行了。”

    周易以为这货要为白屠解释的,没想到顺带还黑了一把。

    “那你的想法是什么?就进来送死?”

    “我,也不知道。”周易顿了顿,他确实不知道为什么过来,想过来,就过来了呗。

    可是他为什么想过来?

    不过来怎么办?这位的态度,可是决定了后续计划的很多内容。

    要是能获得犹格的帮助,周易自信能够为人族争出一片朗朗乾坤。

    也就是说这厮已经打算做人奸了。

    没办法,他这边也需要一个大脑带着,上面的那批似乎打算独善其身的意思,也有算计量劫的迹象,但是动作却很小,周易知道自己别指望了。

    西方那边就更不用说了,他这个人从出现就已经得罪了西方那位大佬。

    其他神系。估计更欢迎自己的神力,而不是自己。

    所以一切都还是要依靠自己。

    接着仙冥的这层皮,周易可以很好的做好人奸不是,是卧底这份工作。

    犹格可是全视全知的存在,这个卧底必须要认认真真的当成人奸,还不能有多少异心。

    至于为什么要为了人族舔狗成这样,周易已经忘了。

    一条路走到黑了。

    一行人很快就找到了当初老道士一行到达的祭坛附近,也看到了正在打坐参禅的老一辈高手。

    只不过和侠客岛一样,这帮人已经沉迷在手中的一块石板上的秘法之中了。

    从材质看,就能发现石板就是附近的石头现场开采出来的,但是上面勾画的符号却也并非是随手乱画的。

    只是一眼周易就看出了其中的玄奥,非常高深的一门秘法。

    只是一眼,周易便不敢深入钻研,他自身的进步其实是建立在全知全能之上的,现在不敢动用这份能力,自然不能去参悟上面的秘法。

    但是却也知道了是什么。

    神魂不朽秘术。

    名字不错,但是却是一门吸收他人魂力补充自己损失的邪术,之所以这么受欢迎,还是因为不朽。

    永生不朽。

    对于修道士来说,是再难拒绝的诱惑了。

    “师叔祖!掌门!这里发什么什么?”龙虎山的道士找到来这里的掌门。

    “不要打扰我参悟秘法,我这里没事,你先回去,不要管我。”张之洞难得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的道士随后不耐烦的回道。

    “这,天师府没有您可不行!”

    龙虎山的道士可顾不得什么秘法,他来这里是因为龙虎山真的需要这位掌门去坐镇。

    “喊什么喊。”另外一个老道士不耐烦了,直接教训到。

    龙虎山的道士不敢顶嘴,对方的辈分比他高不知道多少辈,整个人的气焰下去了不少。

    “你回去吧,让他们重新选择一个掌门,我要在这里参悟长生大道,这是天师印,龙虎法剑,还有我的一些杂物,都不要了。”张之洞掏出掌门信物,一股脑的交给龙虎山的道士。

    “这。”

    张之洞可没管这个多少代之后的弟子,扔掉东西之后,重新参悟秘法。

    看到自家掌门一副闭关修行,不再搭理俗事的样子,龙虎山的道士有些懵。

    另外一边也是这样,几个来找自家大佬的,都失望的发现,自家大佬不想回去了。

    站在一边的周易还有银菱,倒也没有上去找个大佬扯皮,毕竟都不认识,就算是玄狐子老道士,也是有弟子的。

    “这就是你说的十死无生?这个上古邪神会不会是个好人?”

    “呵呵。”周易并没有解释,只是笑笑。

    “到时候他们要是找我,就说我回去了。”周易要去找犹格了,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喂,你去哪儿?”

    “不要擅自离开队伍。”

    前面的是银菱,他跟着周易追了过来,后者是赵毅,他很讨厌不遵守规矩的人。

    “早点回去吧,这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安全。”出于作为人的感性,周易还是提醒道。

    “站住,你是不是还知道什么!”赵毅飞剑飞出挡在周易面前。

    “我知道什么,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两个体制内的总有种自己是队伍的大佬,可以命令所有人的错觉。

    “周易,我希望你能注重集体的利益,现在的情况不是各自为政的时候。”说话这么官腔的自然是白屠。

    他从小接受的就是忠于人民,为党为国的那种思想,比之赵毅的还要伟光正。

    所以在他看来,周易的这种行为是要不得的,但是作为第九局的局长,他也是有分寸的,没有直接强求。

    白屠相对于第九局,更多是个战斗力象征或者名义管理者,真正的管理政务的是副局长,一个普通人,但是手段很老练。

    其实如果是白屠这样的乌托邦式的精神状态,其实并不适合成为管理者。

    他是公门第一强者,象征意义更重要。

    事实上这种精神状态,更适合公门掌握。

    除了银菱这个不靠谱的,赵毅也是这样的性格,上面的不会为了某些能力,就使用破坏规则的人。

    比起能力强,他们更需要守规矩的。

    “不是你们的事情,也关系不到集体,是我个人的私事,也不用麻烦各位去拯救我。”

    拯救,也就是这帮根本不清楚犹格力量的人,才能说出这么幼稚可笑的话。

    大概是怕追,周易直接动用纵地金光消失。

    “这是,传说中的遁术!纵地金光!化虹之术!”有关注到这边的道士惊呼。

    “那小子真的是上古大能转世!”

    “不然不可能掌握这等无上遁术。”

    而站在一边的白屠几人也是面色复杂。

    都小看这位算卦的小子了,他或许才是最强的那个,可惜不受约束。

    几人就是想要跟着周易去探索秘密,也没有机会了,周易已经走远了。

    昆仑通天路一共有九道门,都是由开明兽守护的,还有另外一只陆吾,开明兽死了,陆吾估计也好不到那里去,只不过周易并没有找到。

    此时通天路九门已经是一片废墟。

    废墟之前站着的正是犹格索托斯,此时他已经化成人形。

    典型的西方人模样,高耸的鼻子,深陷的眼窝,还有那苍白的吓人的脸色。

    “信奉吾,将赐予你智慧,无所不知的智慧。”

    “我要上帝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