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神眷之地仙冥-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八十九章 神眷之地仙冥

    仙冥的改变接踵而来,邪神的信仰被驱逐,取而代之的是众神的降临。

    所有职业都被格式化,只留下神眷者一职。

    信仰神灵,就能得到诸神的赠与,掌握战胜邪神的力量。

    这一日被称为诸神回归日。

    仙冥二字只是流传在东方这片丧失信仰,被邪神玷污之地。

    西方称之为神眷之地,众神在这里接见他们的信徒,赐予他们力量。

    而东方,周易之前的自留地,因为邪神之力的扩散,让佛门的传道之路并没有往昔那样轻易。

    比起守序善良的佛门阵营,更多人选择了混乱中立,甚至中立邪恶。

    天庭依旧高冷,似乎想要保持绝对中立。

    之前说过,诸神图谋的,不仅仅是信仰之力。

    天庭也并不在意信仰,其实也有神系并不在意,但是信仰香火这东西就像是粉丝一样,没有嫌弃多的。

    只不过是宣传力度的大小而已。

    东方这边,天庭与佛门就是一个比较,佛门正在全力传播信仰,但是因为之前邪神信仰的覆盖,导致很多玩家对于佛门的规矩很是不喜欢,甚至是抵抗。

    尽管佛门并没有约束什么。

    只是不杀生,不淫邪之类的正经人该有的操守。

    事实上,邪神之力的传播还是超过了众神的想象,尽管没有半壁江山,但是却也分庭抗礼,甚至西方的一些叛逆的玩家也刻意的选择了信仰邪神。

    只是原先被周易寄予厚望的弑神者被取缔了。

    这是早有所料的事情,周易也并不在意。

    仙冥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了,诸神统御,共同制约。

    甚至为了保持这种信仰的粘着力,邪神所带来的诡异以及西方地狱生物,同样没有被驱逐。

    正如历史上的古人被自然之力所蹂躏,从而只能信仰神灵一样。

    人族的强大需要更加邪恶的东西去威胁,好让信徒保持虔诚之心。

    诡异与地狱生物就是很好的胁迫。

    人间,终究还是乱了。

    只是此时的周易,却已经坐上了前往京城的火车。

    仿佛一下子苍老,岁入暮年,周易身上的朝气是一点点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与面容嫉妒不符的沉稳甚至老气。

    一下子进入了养老生活。

    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喜欢纵地金光,反而是选择了火车这种缓慢的交通工具。

    玄相馆已经关了,哪吒在那边疗伤,恢复肉身,不好继续开着店。

    周易这边也要前往京大教授易学。

    诸神归来之后,恶魔也接踵而来,邪神彻底苏醒。

    传授护身手段,刻不容缓。

    然而对于周易来说,只是一份养老的工作罢了,他已经无力关心天下。

    也不配。

    周易也想笑傲风云,战无不胜,但是从他掌握全知能力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冒险的勇气了。

    越是清楚情况,却是没有反抗的勇气。

    邪神之力浸染,周易虽然外表还是常人模样,但是脏腑血液什么的早已被取缔,随之而来的是类似犹格的那种组合存在。

    类似无名之雾,或者无尽光辉球体那种。

    周易的体内是无数梦幻之光,也就是幻境。

    他正在改变,尽管外表上看还是人样,但是气势已经不是人了,而是邪神。

    变成一种抽象的概念。

    周易的面目也恢复了以前的样子,清秀,一点点白白胖胖,但是那种老练或者说暮气,让人不难看出这是个有故事的人。

    “同学,你也是去京城的么?为什么没有看到你的行李?”对面的是一个带着圆框眼睛的小女生,大概是被周易的那种忧郁气质所慑服,好奇道。

    “嗯,我东西,邮寄了。”东西自然都在核桃里面,只不过这里人多,周易没有盘核桃。

    “哎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

    “你是一个人么?”吐槽一声之后,小女孩似乎还是没看出周易的兴致缺缺。

    “嗯。”

    “去上学?”

    “不是,工作。”这个小女孩让周易想到了韩琳,只是比起韩琳的粗神经,有些好奇宝宝的意思。

    “工作,你看上去很年轻啊?”说话的是一边的,大概是小女生的父亲。

    “特殊情况。”

    “是哪个方面的?总觉得小兄弟有些面熟。”

    周易眨了眨眼睛,最终还是拿出了阴阳磨盘。

    “教书。”

    “教书?你是老师?是幼儿园的么?”小丫头有些吃惊。

    “大学。”

    “大学老师?哪个?你看上去很年轻啊?”

    “京大,易学。”周易手中的核桃转的更快了,他有些烦这对父女了。

    眉心恶魔之眼瞬间闪动,随后消失。

    “京大?”

    “易学?”两人连带着附近窥屏的乘客都很吃惊。

    “我想起来了,你是之前网上很出名的那个玄相馆的周易!你之前不是看上去很老么?化妆的?”

    过道另外一边的乘客忽然喊道。

    “算卦的?”

    小丫头好奇不减,只是一边的父亲却是有些鄙夷了。

    “大师是要去京大教授易学?是梅花易数的那种?”一边的乘客是个年轻人,大概也是学生。

    “死了,现在已经不是以前了。”

    “最近好像却是不太平,到处都是军装。”

    说到这个话题,车厢这边突然安静下来。

    现实不是游戏,因为邪神之力的扩散,一些地方确实诞生了诡异,只不过和游戏里面最大的差异就是现实之中的诡异真的会杀人,非常惨烈的那种。

    整个车厢的,多多少少都已经接触了诡异,只不过因为人道的压制,并没有游戏中那样普遍。

    “大师是有真本事的,对于仙冥的公测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

    “好事。”

    “好事?为什么?听说西方那边很多虔诚信徒都得到了神灵的回应,并且获得了同样的力量,但是我们这边好像只有佛门那边有反应,是不存在道门或者天庭么?”

    “天庭不回应是因为政策,其实你们可以试试地府,或者邪神,当然是愿意接受信仰的邪神,那些丧心病狂的就不要尝试了。”

    天庭不接受信仰,是因为上面有大帝镇压,不知道有什么计划,不愿意让天兵天将的力量分散,同时也是尊重人族皇权。

    但是地府却没有限制,甚至他们需要信仰香火之力,好提高自身,同时地府方面也会缉拿地狱生物,不过涉及到诡异,就需要人族自己来了、

    不过地府方面的信仰,不是很受欢迎。

    而且东方神系,最受欢迎的不是大帝或者三清,而是财神或者福禄寿,这就比较尴尬,他们可不敢冒头,只能忍痛隔绝掉信仰回应。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可给不了人族力量,二爷那种实战类型的,又不屑于信仰之力。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神系构成的不同。

    事实上能吸收香火的神灵很少,最强势的还是被周易分掉一半力量的那位,另外就是佛门了,不过效果比起西方那位,就差远了。

    名声不是很好。

    而且佛家是不可能和西方神系那样直接给你力量的,所以效果和付出是最不理想的。

    现实中信仰佛门的,偏偏不会进入游戏,所以很尴尬。

    事实上,在仙冥之地的传道之路并不好走,很多神系对于人心的贪婪,了解的还不够,尤其是这样一个人道昌盛的时期,飞天遁地已经算不得神仙了,没有捏爆星球的实力,只能算是强大的生物,神,应该无所不能。

    “那大师信仰的是哪个?”

    周易揉了揉手中的核桃,他现在也算是神眷者了。

    “万物归一者,犹格·索托斯。”

    “这个,是那个传闻中会给人智慧的邪神?大师不信仰三清吗?听说好多道士都信仰三清还有什么天师的。”

    “严格的说,我不是道士,也不是三清门下,玄界的称呼叫做术士,术士道士统称方士,不过那都是玄界的说法。”

    周易以前可以说是三清门下,但是现在不可以了,就算拜三清也不行。

    属于被逐出师门。

    “这个玄界又是什么?修真界?”

    周易看了看其他被他的话吸引住的乘客,想了想,还是解释道。

    “没你们想的那么神秘,就像是娱乐圈文学圈一样,修行者也有一个圈子,只不过自古以来都是以玄界称呼的,现在不比从前了,末世,这些也就无所谓了。”

    周围乘客一副听到大秘密的神情,有些神往。

    “死人了!有人死了!”

    忽然另外一节车厢传来了喊叫声,周易抬头,正好看到一个西方人看过来。

    “恶灵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