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黄财主的报恩-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九章 黄财主的报恩

    又是一天清晨时,周易满意的收好念叨许久的法香,晚上那位还是靠谱的,不仅给了供奉鬼神的法香,还有辅助修练的。

    供养诸神,感召神灵,传递心愿。

    静气凝神,通灵达圣,开天地桥。

    除了这两种,大佬还留下了另外一种只有一只的线香。

    返魂香,名香谱中记载的一种神奇的香,效果就一句话,尸埋地下者,闻之即活。

    起死回生的玩意,一根一条命。

    周易郑重收好,不敢乱放,同时心中也在思索。

    晚上那位和地府有仇不成?这返魂香都能称为阎王敌,正儿八经的从地府抢人了。

    有了正经香,周易自然没兴趣再用假玩意,都是香精弄出来的,伤身体不说,还带有污秽之气,影响了神灵的观感。

    点出一根卖相不行的养魂香,清理掉熏香炉中的杂灰,郑重的换上去。

    修炼是不可能修炼的,这辈子都不会打坐,就平常烧一烧,当熏香了,高大上不说,还能带着增长精神。

    得来的太容易,周易就不在乎浪费了,反正晚上也没时间修炼,还不如白天带着观想大阴阳磨盘太虚观想图。

    周易也不是那种丧心病狂的要追求什么长生,宇宙无敌的人,只要所有看到自己的,都非常礼貌客气,就够了。

    很显然,在易先生的带领下,周易很轻易的就达到了这个程度。

    人生还需要有什么目标?坑点零花钱,潇洒潇洒,这辈子够了。

    还折腾个啥?还没进地府,都已经当判官了,愁啥?难道你还想弄个阎王当当?

    不怕被猴子打?

    大主顾要来,自然是养魂香候着。

    刚点燃,一个胖胖的中年就进来了。

    “你就是周大师的儿子?能看出我要求什么么?”这样问虽然没礼貌,但确确实实的是考验人的一个问题。

    “本来是想请一尊风水法器的,看到我之后想算算运程了。”

    “不过,果然有两手,听周大师说,你还有泰国佛牌的门路?瞧瞧?”黄财主相当不把自己当外人。

    “不算运程?”周易有些摸不准这位的态度了,有些诡异啊?

    “不急,先看佛牌。”

    周易不好拒绝,走到货架一边,捧出一个在古玩街弄来的漆木方盒,收拾的干干净净,上面陈旧的花纹,给里面的东西增加不少岁月痕迹。

    佛靠金装,佛牌得靠宝盒装。

    据说是海南黄花梨,清朝的真宝贝,花了周易两百多呢。

    就是合页是不锈钢的,有点亮眼,没有用青铜来的正经,不过对于周易来说,足够了。

    打开盒子,里面是摆成一溜的佛牌,看上去卖相确实不错,易先生有一点让周易相当满意,那就是做东西精致,颜值贼高,卖起来就舒服。

    “这都有什么讲究?”黄老板似乎又对佛牌产生了兴趣。

    “佛牌啊,转运,避祸,招福,还有求姻缘的。”

    “不是,我知道这些,我也请了不少,我就是问问,都是什么路子的?看样子都是阴牌?碌葛,坤平将军,魂魄勇,燕通,符管?还是别的什么?”黄财主看来是真的关注过这东西,说的周易没一个懂的。

    周易对于佛牌的了解,还停留在什么阴牌正牌上,在细化分的阴派,就根本没在意。

    当下也顾不得这位的变化,急忙动用能力去了解。

    刚接收到,就看黄财主一副语重心长的教导后辈的模样。

    “小周啊,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照顾你爹?”

    周易也正纳闷啊,老豆那边说好不管怎么糊弄都信的,怎么到了他这儿就成这样了?

    “二十年前,我只是一个空有把子力气的小年轻,不比你老豆强多少,后来遇到你爷爷,他告诉我,我有发财的面相,只是缺少机缘,让我今后二十年只碰建筑,不要怕,尽管闯,不会失败。”

    黄财主大概是给周易解释,周易也懒得自己看,索性就听了。

    原来,还是老爷子留下的后手,算是周家的另外一场富贵。

    点拨了当年的黄财主,导致了现在的地产大亨黄财主非常感谢周家老爷子。

    可是老爷子走的早,黄财主只能将报恩的对象换成周连山。

    林端这样的混子都能看出周连山的水准,在商界摸爬滚打的黄财主自然不可能看不出来。

    接触过几次之后,黄财主也确定了周连山的水准,索性做了几回傻子,给周连山不断的送钱,保证周家不会饿死什么的,黄财主也怕自己说出缘由会让老周不努力,所以就这么一直装傻。

    但是到了周易这边,他不想看到周易也混日子,白白浪费周老爷子的本事,这才选择告诉周易真相,好让他正正经经的学本事,不要搞乱七八糟的玩意。

    周易说不感动那也是假的,他也没想到他们一家都当成傻子的黄财主,才是真正的精明。

    一场点拨,用了二十年还,这份真诚,少有了。

    说到头,也不得不承认,老爷子是想办法的让自家富贵啊,可惜周连山没大本事,只是温饱家庭。

    “我也知道你比你老子有本事,但是不要骄傲,像周老爷子,不想山不露水,富贵在人也看天,乱来肯定要出事的。”

    黄财主指了指漆木盒子里面的佛牌。

    “咱炎黄子孙的东西有什么不好,周老爷子也算半个道家人,你这搞乱七八糟的外国玩意,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家的不行,你说是吧。”黄财主比老周要大一点,所以教训起周易,也是以一个长辈的态度来劝慰的。

    “这个,其实佛牌是真的,这不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吗,现在年轻人都喜欢外国货,我也只能请人把法物做成这样子。”

    “哦。”黄财主点头了然。

    “你还认识其他人?周老爷子那边的人脉吗?你老子什么本事我也清楚,他可没什么真货。”黄财主说着一笑。

    周易自然晓得之家老豆是个什么角色的坑货,妄他之前还得意忽悠了个大财主。

    “以前认识的,手段不凡,专门做这些法器牌子的,别看这些佛牌都是自己做的,那都是正正经经用的黑法,都是入过大灵的。”

    黄财主点头示意。

    也是来了兴趣。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一身财富都是命运带来的,迷信的很,身上挂满了佛珠,菩萨,要不是道家这方面的玩意少,多数都是大物件,他肯定也要整两件带身上。

    周易的本事,他进门也算是考较了的,加上又是熟人,自然愿意相信。

    “你这个要是真管用,我就不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周老爷子走的早,没能求一两件护身的,你老子也是个水货,靠不住。”

    “我的需求你也晓得,就是财,权名什么的不指望了,等以后你黄哥毕业了考公务员再说。”

    “黄叔要求小财的话,这些佛牌也够了,如果是那种大财的话,还得用风水法器步局。”黄财主也算真心对他们一家,周易自然不能糊弄。

    “大财小财都是财,做生意不能嫌弃,都要。”这话虽然贪,但是却相当实在,正经生意人。

    “那就先看看小财吧,风水法器要等两天,我这边没备着。”周易坐馆,满打满算没过一周,店里面都是假货,所谓的没货,自然是晚上那位去做,要是碰到个好糊弄的,用假玩意应付一下就行了。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看脸说话,算命的基本操作。

    “行吧,到时候请你去我那儿坐坐,帮忙看看那些风水局管不管用。”因为亲身经历,黄财主对于周家的传承是打心里信服的,现在见着真传人了,自然高兴。

    周易挑出一块佛牌。

    “这个,按照派烫制作的佛牌,里面请的是位民国时期的大商人,被仇家暗杀掉了,还有五年阴寿,之后就要送回下面去轮回了。”

    泰国佛牌出现的意义也是为了帮一些冤魂横死鬼还债,做善事积德,减少罪孽,好去轮回。

    那边没人管,需要这样的,华夏这边下面地府看的严,根本不让你乱来,就算有罪孽,下油锅洗一洗,十八地狱走一趟,也就够了。

    哪来的条件给你做善事。

    其实所谓的做善事就是帮人做事,好借功德洗清罪孽,转世轮回。

    都是一个道理。

    “这只能管五年?”黄财主有些不满意,不说一辈子,五年确实少了。

    “没办法,人家阴寿尽了,就要轮回,阻拦要增加业力,还会惹恼了他,而且佛牌戴久了,也会对自身有影响的。”

    道家术士都知道一点,人鬼不能纠缠,时间长了,鬼气侵染阳气,减少阴德事小,折寿就不好玩了。

    也就是东南亚那边的法师不讲究这些。

    虽然心中有些不满足,但是黄财主也接受了,只要有效果,大不了之后再请一块。

    当然这些都只是小财,黄财主最在意的还是周易说的大财。

    周易也没多要,还是五千,最重要的还是那句话,做事的是牌子里的那位,得供奉好,他这边只能算是介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