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恶灵骑士尼古拉斯-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九十章 恶灵骑士尼古拉斯

    “几位让个座,我朋友来了。”周易面色严肃,直接开口道,周围的三个人也看出不对的架势了,急忙抓起背包做到一边去。

    “我在你眼中看出罪恶,尤其是第三只眼睛。”尼古拉斯看着周易的眉心,双眼闪现火光。

    “除了罪恶,你应该还能看出别的,比如,你的末日。”周易眉心的恶魔之眼闪动,尼古拉斯便已经被带入幻境之中。

    这是尼古拉斯内心最为恐惧的情景,地狱,墨菲斯托在神座之上目光微眯。

    “你!”尼古拉斯作为背叛天堂的天使,最后也背叛了地狱,最怕遇见的不是上帝,反倒是墨菲斯托。

    因为他现在的力量就是墨菲斯托赐给他的,在凡间墨菲斯托的力量并不强大,并没有能力取走地狱之火,但是在地狱之中,便意味着尼古拉斯的末日。

    “是你这个违背诺言的蝼蚁!”王座之上的墨菲斯托怒吼,周易再次挥手,取消幻境。

    “放肆!”耳边是墨菲斯托的怒吼,尼古拉斯却没了之前的嚣张气焰。

    也清楚了面前的存在是个什么等级的。

    幻境其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如果配合上内心的恐惧,很多时候往往不是别人击败自己,而是自己被自己的恐惧所慑服。

    周易使用的就是这样的方式,现在还只是忽悠一下恶灵骑士这样的蝼蚁,等实力强横之后,再次投影,周易甚至能借到墨菲斯托的威能。

    就像是圣人一样,名字和身影都是具有感知的,周易的幻境也能借来对方的力量,甚至强横一点,周易可以屏蔽对方的感知,而单纯的借助力量。

    刚刚那最后一声怒吼的原因就是墨菲斯托发现了周易的偷窃。

    简单的说,周易的幻境不仅仅是幻境,更多的其实就是投影,不同维度的降临。

    甚至他可以将漫天神佛都凑到一起打麻将,只不过那样打来的后果,可能就是被锤爆。

    全知全视,加幻术,周易已经初步掌握了这种力量。

    说粗俗一点,就是骗,高雅。也高雅不起来,只能说修饰一下,能叫做蒙蔽双眼。

    幻境撤去,尼古拉斯却是平静了下来。

    “恶灵骑士,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无法调节的矛盾,你抓捕逃脱地狱的黑暗生物,我做我的普通人,怎么样?甚至你可以寻求我的帮助,如果必要的话。”周易屏蔽掉乘客的感知,和尼古拉斯讲到。

    “可以。”尼古拉斯也摸不准周易的想法,但是迫于对方的实力,这位强大的存在只能退步。

    很多漫威粉丝认为恶灵骑士有能够和灭霸较量的能力,其实就是因为恶灵骑士的两个特性,不死,以及地狱之火的焚烧罪业。

    先说不死,在灭霸面前,不死其实算不得什么,就算是常态的灭霸,都是霸主级别的存在,更不用说集齐宝石的了。

    所以还是得看另外一个东西,地狱之火。

    地狱之火焚烧罪恶,是否能审判灭霸?

    在纠结这个问题之前,可以看看另外一个问题,墨菲斯托和灭霸之间,是个什么差别?

    可能还是不是很清晰,那么多玛姆和灭霸,单体实力上看,应该是多玛姆超越灭霸,毕竟多玛姆可是能够感知到时间变化的存在,灭霸不行。

    那么墨菲斯托和多玛姆又是个什么比较呢?多玛姆黑暗维度的主宰,墨菲斯托只是很出名的地狱恶魔,差距一目了然。

    转过来,作为多玛姆之下的墨菲斯托是否可以认为无法对抗灭霸呢?

    掌控地狱之火的墨菲斯托无法对抗灭霸,是否也意味着地狱之火无法审判灭霸?

    毕竟电影中地狱之火就没办法对巫心魔造成伤害。

    或者说可以,但是无法造成致命伤害?

    由此可以清楚一点,地狱之火焚烧罪业也是看情况的,一点点火苗和满地狱的地狱之火,显然不是一回事,抛开剂量谈毒性是耍流氓。

    就算地狱火能够制裁灭霸,那也得是无尽火焰,尼古拉斯身上这点显然是不够的。

    同样,周易虽然无法和灭霸比较,但是在尼古拉斯看来,也是能够无视墨菲斯托的存在,那么是否也可以确定一个信息。

    尼古拉斯不敢和周易较量。

    不仅仅是因为对方随手可以将它送入地狱,同时也是自身实力的差距。

    所以一大推的推测下,尼古拉斯退步,其实很正常?

    不是说地狱之火就代表无敌。

    尼古拉斯遇到灭霸或许还会试试,但是遇到周易却不会,为什么?因为较之灭霸,周易可以将他送到墨菲斯托面前。

    这就很尴尬,没的玩,甚至不能碰他。

    在火车顶捅出个大窟窿,尼古拉斯消失无踪,而周围的人也恢复清醒。

    然而感受到那呼呼的风声,再看一边云淡风气的周易,一股恐怖如斯的错觉油然而生。

    这是个真正的高人,去京大不是划水忽悠人的。

    火车上的乘务员很快就过来了,除了控制住一遍的凶案现场,周易的这节车厢也别要求暂时留下,配合军装做口供。

    周围乘客惊魂未定,周易却并没有在意,刚刚尼古拉斯坐下之后,周易就已经让所有人陷入幻境,最后睡着。

    所以确定情况的军装,很快就让其他人去了另外一辆列车,将周易留了下来。

    “姓名。”

    “周易。”

    “年龄。”

    “二十。”

    “性别。”

    “男,口供是这么录的?”

    “不是,我们是在审问,你已经被确定为嫌疑人之一,希望你积极配合。”

    “嗯。”周易不置可否的点头应道,却是在拨弄手指头,核桃和身上的乾坤扇都被搜过去了。

    “k265列车,九号车厢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中途坐到你旁边的外国人是谁?”

    “这件事情你们就算知道了也什么都做不了,我告诉你们也没用,还不如让能说话的过来,等一等,大概还有三分钟。”

    “啪!”审讯的警装猛地一拍桌子。

    “你什么态度!如果不能洗清你身上的嫌疑,我们就要起诉你破坏公物,损害人民财产安全!希望你不要知情不报!有什么情况我们不能知晓?”

    “周队。”旁边的队员劝到。

    “不好意思,因为最近发生的恶性。事件比较多,所以我们队长的态度不是很好,我们现在需要你的证词来确定你与案件的关系,排除嫌疑,具车厢的其他乘客反映,凶案发生的车厢一个外国人进入过你们车厢,你知道他的情况么?我们在监控中看到他的样貌,但是并没有在售票系统中找到他的信息。”旁边的是一个年级稍大的女警员。

    “既然你们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们呗,那个外国人之所以没有信息是因为他不是站点上车的,而是半路,如果你们在车顶上查看过,应该有一些痕迹,对方应该是骑摩托车的,至于监控,别指望了。”

    “车顶?你是说跳上去的?”中间脾气不是很好的队长眉头一皱,拥有这种手段的,基本上可以肯定不是普通案件了,寻常人可做不到,要是什么国际杀手,肯定是要移交给重案组的,甚至专案组。

    “最近很多案件?是不是很多死亡原因诡异的死者,其实你们心中应该有数,具体原因就不明说了,这个也是一样的,就当是特殊案件。”

    这一次中间的队长并没有呵斥,之前只是杀杀锐气,吓唬一下周易,好让他说出自己知道的,但是现在听到的消息,很显然不是他们能够管理的了,自然正在思考。

    “死者的尸体像是被火由内而外的碳化了?是不是很像一部电影中的那样?”

    “恶灵骑士?”一变负责记录的年轻警员开口道。

    “真的有那种东西?你又是谁?”中间的队长虽然也有听到一些风声,但是却从来没有当真,自认为是某些人玩游戏玩多了。

    但是现在发生在面前的一桩桩命案,各种诡异的死法,甚至停尸间不翼而飞是死尸,种种诡异,都让他没办法不胡思乱想。

    “管这事的来了。”周易莫名其妙的说到,几人顺着看向门口。

    和多数电影里面的区别就是,国安局的也是穿警装,没有黑西装。

    “同志们辛苦了,上面已经成立专案组,这位是负责人林队长,你们去忙吧,案件交给他们了。”大概是局长之类的人物,冲着队长示意。

    “局长,这件案子,我想参加,我们可以配合专案组行动。”周队长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开口道。

    首当其中的林队长看了看审讯室的情况,点了点头。

    于是情况再次回到一开始,只不过坐在周易面前的不再是周队长,而是所谓专案组的林队长。

    “国安第九局已经将周先生的资料交给了我们,我们也清楚周先生不是凶手,但是希望周先生配合我们确定或者找到作案的凶手。”林队长将一份文件摆开,上面是关于周易的一些信息。

    周易挑挑眉。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看过电影没有,恶灵骑士,就是这个,具体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你们查一查死掉的那个人就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恶灵骑士?”林队长皱了邹眉头。

    旁边的年轻警员低声解释。

    “你是说类似漫威电影的那种超级英雄?他不知道私自行刑是违法的?”

    “怎么说呢,他其实也算是你们阵营的,只不过还没来得及接触,就杀了一个人,其实我已经和他交流过了,他以后不会随便杀人,只抓地狱生物。”

    “地狱生物?你是说那些东西?”

    沉吟片刻,林队长再次开口。

    “周先生有没有办法让我们见一见这位义警,我们并不排斥民间力量打击罪恶,但是需要符合法律,不是这种方式,引起民众恐慌。”

    “行吧,把核桃和扇子还我,我帮你们找找。”

    “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