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协警名额-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九十一章 协警名额

    在鲁东的某个村庄,周易带着专案组找到了正在睡觉的尼古拉斯。

    交流的过程有那么一点点意外,但是在正义的呼唤下,尼古拉斯还是接受了特殊协警的名额,甚至还有一份特殊证明。

    公共安全与公众经济管理委员会的特殊外勤人员证明。

    这个特殊组织的地址就在朝阳区,由军警社会三方集合的特种人才组成,主要目的就是保护公共安全,换一个说法就是对付诡异以及黑暗生物。

    这个组织不属于官方,受管于独立出来的第九局。

    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本来属于国安局的第九缉查局,被独立出来成立了一个特殊的组织,直接对军方接口,统一听令与新任命的公管局。

    一个专门成立的用来针对诡异以及各种危害公共安全的超自然存在的部门。

    内部戏称天剑局。

    公共安全与公众经济管理委员会就是公管局下属的一个地方部门。

    拥有调动军队了多数闲置警力的权利。

    但是却又不在书面文件之中显露。

    涉及到这一部分的统一都是国安局背书。

    具体是什么情况,周易也没兴趣,他已经重新坐上了前往京城的列车。

    周易之前也算是和第九局有合作的,但是并不在体制内,这一次进京教授易学算是半个体制成员,属于特殊顾问,挂在国安局那边,也有些津贴,不过周易并不在意。

    虽然周易经历了一系列的事件,但是作为凡人,他还是那个千万富翁,坐享人间无数资源的有钱人。

    所以在钱没用完之前,他并不会刻意的求财。

    当然,这种心态在周易买完门面房之后,就没有了。

    难得到京城,不买个房子庆祝一下?然后周易的钱包,就瞬间清空了。

    也亏周易没敢想四合院,不然还得负债度日。

    好在最后周易力挽狂澜,给卖房子的算了一卦,收回两百万,不然,生活费都没了。

    钱花的多,地方自然也不小,二百多平,三层独栋,本来是个咖啡馆,周易也没改,只是在一边放了一张茶桌,周围用书架隔开,原本是演奏钢琴的,钢琴被带走了,地方也就空着了。

    可惜没有玄相馆的风水好,附近并没有河流,不过因为靠近学校,所以环境还算可以。

    倒不是周易热衷于门面房,而是招牌不能丢,作为玄相馆的传人,在一个地方落脚,就得将玄相馆的名字亮出来。

    总不能指望公寓或者别墅,挂这个牌子吧。

    咖啡馆的装修相当小资,不过估计是因为光卖咖啡,生意做不下去,这才卖掉店面,打算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

    摆上香炉,周易重新开始了自己的喝茶看书养老生活。

    “咖啡馆开门了?”

    “老板不是说不干了么?换人了?”

    “你看,玄相馆,换牌子了,看上去像是算命的。”

    门口两个小姑娘看了半天,还是打算进来看看。

    “老板?有人么?”周易在一边喝茶,小姑娘以为也是客户。

    “要喝咖啡自己磨,东西都在那边,刚开店,还没来得及招人。”柜台上的咖啡机还有灰尘,周易根本没有洗,也没打算招人,打算等小郡主从仙冥出来,就让她兼职清洁。

    “哇,要不要这么自助,话说,你是新来的老板为什么咖啡馆要用玄相馆这个名字。”一个小姑娘在找咖啡豆,打算自己动手,另外一个看了看杯子上的灰尘,嫌弃的撇了撇嘴,反倒是对一变的周易很是好奇。

    “因为我开的不是咖啡馆,而是看向算命的相面馆。”

    “面馆?”那边正在琢磨咖啡机的小丫头抬头好奇道,她没看到锅啊?

    “是算命的相面馆,还真是算命的,那师父能帮我们看看香么?”

    “可以,不打电话的那个先来。”周易放下书,拨弄了一下熏炉中的灰,不拜三清之后,宣德炉也没带来,只是把小郡主那里的博山炉带来了。

    小郡主的金身不适合摆在下面,被周易放在了二楼的供桌上,二楼也是咖啡馆,还有一个厨房,大概是上一个店主用来制作一些糕点的,都是些烤箱什么的,锅也有,不过很脏。

    “电话?”两个小姑娘看了看,没打电话。

    随后拨弄咖啡机的那个手机就想了。

    “我妈?”小丫头挑了挑眉,接通了,大概是有什么私事,走出了咖啡馆。

    “这么厉害!”站在一边的姑娘急忙走上去,打算让周易算算。

    相比较周围的西式风格,周易专门划分的这块,就很中式,不说方正的茶桌,上面的熏炉,一整套茶具,都是非常典型的中式风格,虽然怪异,但是并不突兀。

    “喝茶。”茶盘上,周易指了指早已倒好的茶杯。

    “啊。”忐忑不安的看了看周易清秀的脸,李思雅有些局促。

    “求姻缘?”抿了一口茶,这可是周易花心思买的龙井,用了纵地金光的,原产地的,不是之前的假货。

    李思雅急忙点头。

    “眉脚飞红带花心,姻缘将近,但是并不长久,主要还是姑娘的心不够虔诚,姻缘乃是大事,你不能肆意消遣,若是得罪了月老,可就没良配了。”

    李思雅也不是胸大无脑的蠢妞,周易说的委婉,但是却也足够清晰,这是说她滥情了,虽然不好听,但是之前周易露的一手神异,还是让她没有发作。

    “我其实也不是消遣,只是不知道我的真命天子到底什么时候来,加上相处的不是那么顺心,就分手了,大师你也年轻,懂吧。”

    没有谁是想真花心,只是一直找不到自己的另一只翅膀,这才滥情。

    周易不置可否,也没有辩驳。

    “姑娘目前的福泽还看不到你所希望的天生一对,不过今年中秋你会遇到和你姻缘最深的那位,若是希望长久,还需双方共同修行。”

    “中秋?大师的意思是我中秋就能遇到真命天子?”

    “不好说,不好说,是不是真命天子还要看你们两人的缘分。”

    爱情这东西,在周易看来,真的没有谁注定和谁天生一对,命运安排的是一回事,自己满意不满意又是一回事,如果说命运安排的就是真命天子,显然多数人都不会满意。

    怎么说呢,很多人的真命天子都被她们量化或者说数据化了,这就产生了一定的差距,有差距自然不会满意,不满意怎么说是天生一对?

    周易看的很远,也清楚某些话说不了,只能含糊其辞。

    “那具体有什么特征么?”

    “相信自己的感觉,另外姻缘是一回事,缘分又是一回事,姑娘不要强求。”

    “什么?”李思雅脸色一慌。

    “没什么,不是所有真情都能圆满,还需各自努力,天生一对不是本该如此,而是修行而成,需要共同努力。”

    “哦,明白了,那这个钱。”

    “信口一论,算命运,财运都可以明白,一挂千金,唯独这姻缘牵扯到人心,千金难说请,卦金就不用了,对也好,错也好,不能计较。”

    “没事,我身上也没带多少,这四百,就算请大师喝茶了,就算不对我也不计较,至少给了我一个目标。”冲周易这气势,讲话云里雾里的,李思雅就不好不给钱,当然一挂千金是不可能了,只能意思意思。

    “你们算好了么,准不准,还我来。”门口打电话的小姑娘也进来了。

    “你算什么?”李思雅调笑道。

    “额,当然是姻缘了,你的怎么说?是不是要孤独终老?嘻嘻。”

    “滚,我的真命天子马上就要到了,我看你才孤独终老,大师我走了。”李思雅起身鞠了一躬,走下了台子。

    “你干嘛这么客气,真那么准?”下面的妹子兴冲冲的拉着李思雅问道。

    “准不准你试试呗。”

    金璨撇了撇嘴,急忙上去,看到茶桌上的四百块也是一愣,不过片刻之后还是带着好奇的看向周易。

    “你确定算姻缘?”

    “怎么?不能么?”

    “你最近有一笔横财,还有横财带来的一点点灾祸,姻缘,你的姻缘比起她的更加简单,水到渠成,不值得算。”

    “哈哈,不值得算,哈哈,金璨璨你这得是多没人要啊,简单。。”一边的李思雅反倒先乐了。

    “小胖纸你说什么呢,什么就不能算了,我还就要了,横财要算,灾祸也要,姻缘也要。”金璨瞪了一眼一边的李思雅不满道。

    “说是横财其实也不对,应该是学业上的奖金之类的,不过钱财动人心,你要小心的是**,应劫不远,需谨慎行事。”

    “我得奖金了?很多?有人嫉妒?”金璨一愣一愣的,但是却也没有反驳,这种事情胡说不起来的,也不可能事先调查。

    “那姻缘呢,姻缘呢?”金璨还是放不下爱情。

    周易转了转手中的核桃,似乎在措辞。

    “你夫妻宫饱满圆滑,山根高耸,主早婚,婚姻顺利,婚后幸福,夫妻恩爱,平平淡淡,少有波折。”

    “这是好事喽?”金璨不服气的看了一眼李思雅。

    “是好事,但是其实没必要算,现在是否感觉没有一点期待了?”

    金璨附和的点点头,但是随后又反驳。

    “没有,我还是很期待的,我什么时候遇到另外一半?”

    “如果不出意外,两年后,你的第一个男朋友。”

    “然后呢?我这一生不会就一个男朋友吧?感觉跟没人要似的。”

    “却是,你的夫妻宫相当美好,并没有波折。”

    “合着,我真是个普通人?”

    周易和一变的李思雅配合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