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教材问题-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九十二章 教材问题

    绝望的金璨被李思雅带走了,玄相馆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周易重新拿起梅花易数。

    他需要选一本教材,因为易经已经有人教了,是一个正经的研究易经的老教授,他只能重新选择一门易学术数占卜类的书作为教材。

    初步敲定的是梅花易数,只不过校方希望更加简单一点,不要这么直接。

    就是看上去要像是学问,而不是迷信,不然影响不好。

    然而事实上,周易并不觉得其他的更加合适,或许是那些普通人解读易经的注释书?

    周易可没兴趣帮人家改正,要么就是太乙神数这种更加嚣张的,比起这些,梅花易数要更合适。

    最后周易还是让步,敲定了一本普通人写的易经杂说,至少周易看起来没有胡诌,很多方面都有其独到之处。

    反正周易去也不是解读易学的,他是去教人算卦的,用什么都一样,哪怕书拿的是一本,讲的是另外一本,又如何?

    反正能懂易经的本来就少,忽悠两句,能懂的几乎没有了。

    高逼格的学科都是这样,就算讲错了,也没人能纠正,因为连我也不知道讲的啥。

    周易的课属于选修课,其实教材什么的也并不是很重要,主要还是书面形式,好整理成文件。

    不然教完一学期,教的是啥都说不上来。

    确定好一系列事物之后,开学前一个星期,周易的课表也下来了,一周两节课,都是大公开课。

    相当清闲,不过也因为等级不高,所以工资只是基础的两千加上课时补贴,一共两千二。

    在京城这地界儿,也就够每天早上加个茶叶蛋。

    还是前天卖剩下的那种。

    毕竟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这是共识。

    扯远了,教师这个职业吸引人的从来都不是薪水,那是那种悠闲的养老生活,要是再堕落一点,说不定还有寒暑假。

    应付掉几个学生之后,玄相馆的名声也算是传播开了,也都知道了玄相馆的周大师将兼任京大的讲师,任讲易经杂说大课。

    真正迷信的人其实没想象的那么多,更多的还是凑热闹,周易的名声传出去后,很荣幸的发现,他的课居然没有因为报名太少而被取消。

    得好好的奖赏他们,每周一次万字论文,手写。

    少一次期末总评扣五十分,六十分及格。

    手中转动两个核桃,周易美滋滋的给自己倒上茶,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有时还能看到闪电。

    可能是要下雨。

    也可能是什么东西要过来。

    比如说面前的这位,刚到门口,外面便已经下起了暴雨。

    “我原本以为你会有一个章鱼头的。”

    “没带。”

    闻名已久的克鲁苏,水属性邪神。

    “父神的旨意,让我们听候你的差遣,但是。”克鲁苏就是犹格的儿子,虽然很扯,但是百度词条写的,你得信。

    “但是先要试验一下我的能力?”

    “没错,三天之后,我全力释放邪神之力,感染诡异,你能保存下七层的人族,我就听你的。”

    “只是你?”

    “当然,他们在我之后,希望你能真的如犹格说的那样强大。”

    说完索托斯便化作水散开。

    正如他所说,他来的不是真身,自然不带章鱼头。

    “搞得一地的水,还是海水,劳资的地板都被你毁掉了。”周易撇撇嘴,放下手上的核桃,找到一边的拖把。

    “这里,怎么这么多水啊?漏雨的么?”

    “是你们?”来人正是李思雅和金璨。

    “你们下雨天的过来干什么?”

    “我们本来是在隔壁商场的,刚出来就突然下雨,就想到大师这边来喝杯咖啡。”

    “下雨天和咖啡更配呦。”

    “正好,咖啡随便,把地板拖干净就当是咖啡钱了。”挑挑眉,刚刚都在想克鲁苏的事情了,没想到居然来了两个劳动力。

    “不是吧大师,你能接手这家咖啡馆,还差点钱雇佣个服务员?”

    “要不我来兼职,怎么样?你每个月给我两千怎么样?包喝咖啡。”

    “不怎么样,我在京大教书才拿两千二,你一个擦桌子的要两千,过分了,最多一千,时间随你来,少了扣钱。”

    “哇这么黑心的么?如果你愿意教我占卜,我就答应,甚至不收钱。”金璨回去之后很快就得到了五千的奖学金,但是同班的一个女生居然去辅导员那边打报告,说她用钱买奢侈品,要不是早有准备,肯定要被坑。

    “露出真面目了?无所谓,反正我到时候也要去京大教占卜,多你一个不多。”

    “那不行,我可是要当你亲传弟子,能学到真本事的那种。”

    要是学会了大师那么牛掰的占卜能力,到时候想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想谈多少男朋友,就谈多少。

    流弊的不行,让我插会腰。

    “京大的?”

    “当然不是,我们可没那么牛掰,外国语的,来这边蹭蹭才气。”

    “行吧。”

    周易通常使用能力,但是并不代表他不会正经占卜算术,只不过比较费时费力而已。

    教人不成问题,甚至不需要感知到气机,也能有七层准确性。

    这已经很强了好吧,还是在能力提升后,从麻衣秘法那边借鉴而来的,降低准确性的同时,也保证了副作用的降低,很了不起了。

    这还是因为要应付京大方面才临时编的,要是用心,周易自诩数道无敌,真不是吹,犹格是什么存在,超神态全知,就没有他不知道的。

    周易的这个稍微差一点,属于完全态全视全知,上帝之眼变异也有上帝之眼的全部能力。

    完全态全视全知,除了某些大佬捂着不让人知道的,周易就没有不知道的。

    克鲁苏要给他来个下马威,他不知道?他甚至知道克鲁苏的邪神之力什么时候扩散,到什么程度。

    全知就是这么恐怖。

    第一节课,周易就要拿出干货,怎么水洗克鲁苏。

    滴水杀人只是克苏鲁神力最浅显,有冲击力的一种方式,也是最有效率的,这一次克鲁苏摆明了要给周易下马威,自然不可能这么直接。

    而最有效果的就是散播恐惧,让这里的人活在恐惧之中。

    诡异,不仅仅是某种现象,也可能是亡灵复苏,不死军团。

    这是散播恐惧最有效的办法,而且冲击力不弱于滴水杀人。

    周易的办法是什么?不知道。

    金璨和李思雅也顺利的成为了玄相馆咖啡屋的服务员,当然金璨是干事的那个,李思雅负责当吉祥物。

    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李思雅是那种富家千金,大家小姐,气质冰清玉洁,活的像个公主,不可能兼职打工,来周易这边只不过是为了打好关系。

    金璨那边就要稍微贴近生活了,大概是和韩琳差不多的假小子,虽然没有韩琳粗神经,但是也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女汉子。

    “师父,你这个咖啡机怎么不转?”

    “后面有个开关,你没开。”周易看着面前的李思雅再帮他泡茶,随口回到,他虽然没用过咖啡机,但是清楚怎么用。

    “我以前经常帮我爸爸泡茶,他有好几套茶具,都用起来比大师这个还要复杂。”偷偷看了看周易,李思雅继续道。

    “大师,要不你再帮我算算,不算姻缘也可以看看别的。”

    “行吧,左右无事,金璨璨把柜台下面的木盒子拿过来。”

    “哪个?哦,看到了,是什么?好沉。”

    “别摔了,我全部身家。”

    全部身家自然都在阴阳磨盘之中,都是以前老周攒下的装备,有些还是周老太爷传下来的,抛开后来的奇遇,这确实是周家的家当。

    “哇,这么多宝贝,这是罗盘,龟壳,还有桃木剑,师父你还会抓鬼?这些是什么符咒?这些玉佩又是什么?这块石头是小说里面提到的灵石么?”磕磕绊绊的帮周易搬过来木盒子,金璨一脸惊异。

    “问那么多干什么,今天叫你六爻占卜法,把龟壳和铜钱拿出来,不是铜钱剑。”

    摊开八卦图,周易拿起三枚铜钱。

    “六爻排盘,是使用易经算卦的一个典型的算法,也是相当常用的,学六爻就要先学会排盘,排盘也分为很多种,今天我要讲的是六爻排盘,除此之外还有四柱八字,奇门遁甲和紫微斗数的排盘。”

    “你来摇,心诚则灵,心中默念所要占卜之事。”

    “感觉好麻烦。”

    “麻烦什么,这不是师父教我么,我学会了,天天帮你算。”一变的金璨不乐意了,兴致正高,自己死党不乐意了。

    这怎么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