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风神哈斯塔-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九十五章 风神哈斯塔

    之后的事情周易并没有探知的兴趣,反正就是那样,课继续上,由原来的一周两节增加到一天一次,教室没得换了,再大就成会议室了。

    对周易来说唯一的好处就是原本的两千二变成了八千,可以吃新鲜的茶叶蛋了。

    只是可也多了一倍有余,基本已经达到主课教师的程度了。

    要不是周易竭力阻止,这个数据可能还要翻一倍。

    相当于一个国家知识殿堂的守门人,对于时代的风向还是非常敏感的,尤其是上面的风向标已经改变。

    比起之前的课,第二节课无疑要费力的多,面对无数想要拜师的学生,周易实在是不胜其烦,每次都得使用幻术脱身。

    当然,还有一件事交代一下。

    之前克鲁苏的肆意杀人,京大的学生直接少了三成,其中包括受伤住院的,直接报销的,还有一部分请假回老家不知所踪的,加上之前的诡异事件,整个学校似乎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即便少数几个,也是神色匆匆,不敢逗留。

    只是仙冥里面却是相当热闹,伥鬼也被即时更新了,都在游戏里面练技能报仇呢。

    虽然依旧是被伥鬼虐,但是因为玩家可以复活而伥鬼却不能刷新,倒也勉强保住了一股气势。

    相应的,又是一大半的学生转投邪神信仰之下。

    倒不是自甘堕落,而是周易之前的那番话。

    信仰邪神并没有什么不行,只要自身做的是有功于人族,无愧于天地的事情就行。

    几乎是所有学生的偶像的周易都是邪神的神眷者,还有什么不可以?

    除了四大邪神,三柱原神,还有很多冷门但是介绍炫酷的邪神被这帮学霸们翻出来信仰,很多都只是显露过一时,很可能早就被打爆了。

    所以很多人尝试的祭祀并没有得到回应,只能换成其他邪神。

    这样粗浅轻易的信仰,要是换做正神,早被拉黑名单了,也就是邪神这种根本不在意信徒,只想传播邪恶的存在才会这样毫不吝啬。

    事实上对于哈斯塔这样的强大旧日支配者来说,并没有邪恶这一概念,在他们看来人类只是随手可以杀死的蝼蚁,杀死蝼蚁也算是邪恶?

    这么一算,其实所谓的传播邪恶,其实只是传播邪神的威名?

    逻辑上倒也能忽悠上,就这么理解了。

    毕竟作为邪神,属于天生强大的存在,实力上天生已经确定,在这么修行也就那样了。

    只能追求实力之外的东西了,财富这种太庸俗,只能追求名利了。

    甚至为此将自己定义为恐惧与邪恶的存在,或许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毕竟英雄始终没有坏人来的更让人刻骨铭心。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角度,邪神才被称为邪神的?

    一波角度刁钻的分析,其实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就这么理解了。

    玩家愿意宣传邪神威名,自然给他们力量,反正只是借用,还能增加点乐趣,何乐而不为呢?

    扯远了,克鲁苏入侵一波也算是失败,消失了,下面登场的是象征风的哈斯塔。

    比起克鲁苏的传播恐慌,哈斯塔不屑一顾,他与周易约定在这座城的最高峰一战,输了,就听命周易,要是赢了,就不配管他们。

    其实看架势周易也明白,要是他输一场,四个派系都不会听他的,要是想要收复四个邪神,就必须一个个打败。

    说实话只是获得恶魔之眼一种能力的周易并没有战胜四个邪神的能力,但是周易偏偏一点慌乱的意思都没有。

    幻境加上全知,它能玩出不一样的战斗花样,面对太过于依赖自身力量的邪神,周易自信吊打,说不定还能耍着玩。

    简单的水一下这位风属性邪神。

    风素来属于天空,但是这位哈斯塔的名号却是叫做深空星海之主,显然象征风并不是他属于风,而是他掌握风这样一种力量。

    他或许被低估了?

    不清楚,哈斯塔和克鲁苏属于表亲,只是两者相互敌对。

    由于长相不为人知所以又被称为无以名状者,传说本体被旧神幽禁在昴宿星团中的恒星昴宿增十六的行星上,古代都市卡尔克萨的废墟附近的哈利湖中。

    这一串绕口的地名不知道真假,但是至少也清楚一点,他一样也被囚禁了,不过比克鲁苏强的一点,大概是这位还有分身。

    有名的分身有两个,一个是黄衣之王,不可描述的大祭司,身穿黄衣,带着柔软的面具,类人形,据说也有章鱼的特征,不然也不会被称为表亲。

    另外一个分身叫做,遥远的欢宴者,具体形态为黑色的满身皱纹的,顶端有触手的奇异个体,能飞,喜欢割开人类的颅骨,吸食大脑。

    邪神似乎都喜欢触手。

    周易见到的是黄衣大王,,,,黄衣之王。

    名号有点挫,大概是因为翻译过来的原因。

    thekftheyellodress

    更挫了。

    好吧这位实力可能要比克鲁苏强上一些的旧日支配者之所以没克鲁苏出名,我想称号得占三成原因。

    或许是自己取的?也可能是别人取的?谁让他一身黄衣服呢。

    邪神的形象很多都是他通过信徒传播的,虽然可能存在某些偏差,但是不可能往差了说,更不用说这么挫了,只能说明他本身可能就这么挫。

    行了,咱也不能做颜值党,不能以貌取人,这是周易才做的,我们要客观分析哈斯塔的实力。

    为什么说风之哈斯塔实力比克鲁苏强呢?

    现实中风不是能一直调戏水么?哪个浪花不是风吹起来的?

    而且领域上讲,哈斯塔拥有整片天空,属于天空之子,风神。

    克鲁苏就算拥有水,那只是地表的七层,被大地与天空夹在中间。

    这么一扯,哈斯塔是不是就应该比克鲁苏强上那么一点点呢?

    当然,也可能克鲁苏强,只不过人家喜欢水,所以被归结为水之邪神。和那个深空星海之主一样,或许属性其实只是邪神随便选择的,本身并不能代表他们所有的力量?

    毕竟水之邪神被封印在海底,实在是太无能了,或许真的就像是某个封号一样,只是叫做水之邪神克鲁苏,而他本人其实怕水呢?

    比如说三柱原神奈亚拉托提普,象征大地,作为外神之一,甚至和其他外神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是唯一一个没有被这个空间削弱力量的存在。

    强大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如果仅仅是四大派系的说法来限定奈亚拉托提普,很明显是不可靠的。

    这个存在比肩犹格·索托斯,甚至他只听命于阿撒托斯,也是最喜欢忽悠人的一个外神。

    同样,地只是他的属性之一,并不能代表他的一切,由此及彼,风也并不代表哈斯塔的一切,克鲁苏也并不是就是水元素成精。

    各自给各自的标签而已,就像是梁山好汉一样,出门在外没个响亮的名号,你还好意思叫好汉?

    几堂课下来,周易也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也适应了教书育人的习惯,尽管他还只是一个高中生,很遗憾的一件事他的同学没有一个来京大的,没能装逼。

    “八卦,顾名思义八个卦,卦也是单卦,是由三个爻自上而下排列而成的记号,爻即是阴阳交织,就是常见的阴阳两个状态,三个阳组成乾卦,三个阴就是坤卦。”

    周易指了指投影屏上的图案,继续开口解释。

    “传统占卜手段六爻摆盘就是这个,根据摇出来的卦象排列好,六爻自然是六次成像,之后按顺序自上而下摆开,这就是卦象了,两个单卦组成一个重卦,六十四卦就是这么来的,八八六十四,为阐述天地阴阳变化,天地万物变异之学,在易经传播的过程中,就有术士根据易经整理出一些卜筮之法,类似六爻摆盘,金钱卦,大衍蓍草算法之类的。”

    “龟卜筮蓍之法以后给你们讲,现在先了解一下,下面我要讲的是。”

    “等等,周老师,能不能讲讲观想法,水火磨盘,或者法术呼神护卫,我们想学那个。”

    “对啊,周老师,现在学校人心惶惶的,都没有安全感,就给我们讲讲诡异吧。”

    “是啊,周老师,这里没人会举报你上课讲游戏的,是吧,大家。”

    “当然。”

    “我们不会说的。”

    周易转了转乾坤扇。

    “行吧,满足你们的要求,不过教学任务不能落后,你们关于易经方面的学习不能差了,这样,下周的这节课,给我每人交一片五千字手写的关于易经方面的报告。”

    “啊,不是吧,周老师要不要这么狠!”

    “做个人吧,五千字手写,杀了我吧!”

    “我想回到小学了,至少那个时候的作文还是五百字的。”

    “有点出息行不行,想不想学法术?除了我哪个老师会给你们讲仙冥攻略?”

    随着周易开口,下面的吧嗒吧嗒吵闹声也小了下去。

    “上次我好像是教的另外几个班的,你们这里有上过我课的同学么?就是上过讲水火磨盘观想的?”

    “没有。”

    异口同声。

    “行吧,先重复一下观想教程,来,看我的扇子,别不看,你们这里面有几个可是上次故意闭眼的,别不长教训。”

    带着一众学生重新学习观想法,对于周易来说,也是练习幻术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