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一战成名-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九十六章 一战成名

    中国尊,也就是中信大厦,五百多米的高楼上,周易与另外一个黄衣服的站在顶楼。

    天台上的风很大,没练过的,都站不稳。

    “获得犹格垂青的幸运儿,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伟大的旧日支配者收敛?”哈斯塔脸上的似乎不是面具,竟然能够动。

    “你们也可以不收敛,现在诸神只是进入仙冥,如果你们肆意屠杀人族,你信不信他们会联合起来再次镇压你们。”

    “你也就这点本事了么?狐假虎威?笑话,我们可是统治诸天万族的无上存在,一个小小星球的土著神灵也敢说镇压?若不是额,若不是一时大意,这颗星球早就被邪神的威名所笼罩了。”

    大概是中文没学好,中间卡了一下。

    也可能是在找借口。

    “若是犹格那样的外神说这样的话,我自然是不敢多嘴的,但是你们,确定么?这么说,脸不会红么?”周易新技能百分之二百嘲讽脸,实力拉仇恨。

    “放肆!你一个幸运儿有什么资格评论吾等上古存在!”随着哈斯塔声音的提高,天台上的风也越发猛烈。

    怪不得选在高处,风大,好歹是上古邪神,这么耍小心眼是不是掉价?

    风吹在衣服上哗哗作响,周易却巍然不动。

    是不是感觉很不可思议?其实真正的周易正躲在角落里面偷笑,在一边装逼的是幻象。

    这么大的风,稍微没站稳,就要被吹下去的。

    哈斯塔没用真身,他周易自然不可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风很大,但是却没有影响到周易,这让哈斯塔收起了轻视之心,他的能力自然不会搞笑到只有吹风这么一个能力。

    “看来犹格确实相当青睐你。”本来这话虽然不是很霸道,但是气场也不小的,只是连个幻象都没有看穿,自然是起不到半点作用。

    原本狂暴的风忽然间安静下来,就像是忽然间不再吹了,但是原处还是能听到呼啸的风声。

    “但是也就是这样了,获得再强的能力,却有着弱小的心灵,不远放弃孱弱的肉身!这将是你败在哈斯塔手下最大的弱点!”

    哈斯塔相比较克鲁苏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说话就像是在念台词,极其中二。

    让作为对手的周易都感觉十分尴尬,好在没有其他人,不然,肯定没法见人了。

    事实上多数邪神以及部分大佬确实在通过各种手段观看,甚至仙冥之中易先生和小郡主也在看。

    比起克鲁苏那有些放水的打赌,哈斯塔这一战就要更加能说明问题,至少也是确定这枚关系重大的棋子到底成长到了哪个地步。

    其实不管周易怎么想的,只要还是在这个世界,还受到诸神的统治,就必然会被安排。

    这就是命运,因果。

    即便周易自诩全知全视,也无法阻绝这一情况。

    身不由己,我命不由我。

    喊出那些话的多数其实还是因为被操控的人生。

    日常一波负能量毒鸡汤,继续。

    哈斯塔的力量自然不只是风,但是在这里或许只能掌握风之力,而风所带来的力量,却很有限。

    第二个能力,风干。

    阴风阵阵,吹干**之中的水分。

    很明显,再怎么风干对于一个幻影来说,都是无用功,也就是一边被吹到的周易有些嘴干。

    吹了半晌之后,哈斯塔也看出问题了,黑色的阴风忽然加大,吹得周易有些一下子没控制住,幻象也散开了。

    周易坐待一边角落里舔嘴唇,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你,你,居然如此戏耍与我!简直目中无人!吾要杀了你!”黄衣之王气的身形都不稳了。

    “看,你爸来了。”周易抿了抿嘴,还是很干,这货的实力很强,但是运用方法似乎蠢得有些假。

    周易的俏皮话并没有引起黄衣之王的注意,他现在自身的怒火已经焚烧一切,势必要这狗贼吃点教训,最好毁掉这肉身!

    诸神有算计,周易也有算计,邪神自然不是无脑蠢货。

    包括之前的克鲁苏名不副实的赌斗,以及周易现在面对的哈斯塔搞笑一样的斗法。

    大家都明白,没必要计较。

    “你喜欢人类?那如果这栋楼倒了,你会怎么做?”半空之中的风忽然开始无规则的流动,不消片刻,一道通天的龙卷风异常诡异而不科学的出现在中国尊的附近。

    不提一边抓狂的气象部门以及诸多四处狂奔的职场精英,周易这边也清楚貌似自己惹了大麻烦。

    “臣服,或者死!”黄衣之王消散融合进入龙卷风之中,一张丑到爆的面孔在龙卷风之中。

    “快看那!那是一张脸!”

    “末日降临了!”

    “是诡异!”

    即便是明知自己身处险境,很多吃瓜群众却没有离开的意思,甚至更加兴奋甚至疯狂。

    平淡的生活不断压抑那颗追求超凡卓越的心,当世界一下子改变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和往常一样淡漠无闻,而是选择享受。

    享受难得的中心视线。

    仿佛自己这一刻成了世界进程的参与者或者观察者。

    这份殊荣让人无法拒绝。

    但是周易却没了之前的悠闲心思。

    “请真君法相!”

    这情况能抗住的大神很多,但是周易认识的只有二爷。

    之前也说过,周易的幻象能够充当投影,蕴含原主的力量,配合上周易之前用过的请神咒,周易自信能够创造一个蕴含二爷七层力量的投影。

    二爷和猴子和其他神仙最大的差别就是,肉身强大,所以构筑投影所带来的力量也远超其他神仙,同样负担也大。

    周易第一次全开幻境,恶魔之眼显现,散发诡异神秘的光芒。

    一道堪比龙卷风的巨大投影出现在半空之中。

    “那是!”

    “三尖两刃枪!是二郎神!”

    “我去,这么碉堡的么,科幻大片?”

    “漫威算个毛线,二爷吊大各路超级英雄!”

    “路人转粉!”

    “话说有打算改信仰二爷的么?”

    “你们看二爷的样子是不是很熟悉?”

    “宝莲灯里面的那个造型,焦恩俊!”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小李飞刀。”

    “有的人表面看上去是小李飞刀,想不到背地里居然这么碉堡。”

    随着现场的视频不断流落出去,在四处旅游的焦恩俊再次被顶上了热搜,尽管他确实是二爷转世,但是被这么莫名其妙的曝光,还是很尴尬。

    话转回头,拥有二爷五层力量的投影手中三尖两刃枪挥动直接破开了龙卷风,然而其中掺杂了黄衣之王力量的龙卷风早已变成一个大型的诡异,不断地重新汇聚,移向大楼。

    此时的大楼早已晃动不堪,摇摇欲坠,无数玻璃破裂掉落,惨叫声不绝。

    顶楼上的周易感觉其实很不好,但是此时只能希望二爷足够给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二爷的投影也终于影响到了二爷,随着主管的介入,周易也开始发现投影拥有意识,这是二爷介入了。

    虽然上面有命令,不干涉人间,但是遇到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还是必须要管的。

    何况这种事情,有功德捞,还可以避开政策,何乐而不为。

    天庭为什么限制显圣?还不是尊重人道,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就不是尊重不尊重人道的意思了。

    里面还牵扯了东西方停战合约等等一系列复杂的因素,总的来说,就是水浑,因为某些原因,东方神系选择退出量劫。

    但是今天还是被打破了,周易很成功的充当了一次申公豹。

    几次劈开龙卷风都无功而返之后,二爷的投影也看向周易。

    邪神之力才能攻击邪神。

    周易也是邪神。

    比起传统的法术,邪神的力量更加接近本源,就像是宇宙运行的一种法则。

    周易直接调动幻象之中的邪神之力汇聚到二爷的第三只眼睛上,投影上的天眼并没有天眼的能力,简单的说,就是一个摆设,天眼只有一个,就在二爷额头上,投影借的来二爷的神力,借不来天眼的力量。

    这是限制,但是现在周易需要的就是讲恶魔之眼的力量,补充进天眼的那个位置,对付哈斯塔。

    到最后,还是周易的力量和哈斯塔的力量之间的较量。

    按道理说周易的力量源自犹格,是高于哈斯塔的,但是因为周易所得到的也只是相当于部分犹格的力量,所以其实也就相当于克鲁苏那个层次。

    也就是说半斤八两,和哈斯塔比较起来的话。

    二爷额头之上的恶魔之眼逐渐成型,哈斯塔似乎也有所感,想要散开汇聚在一起的神力。

    但是周易怎么可能允许这一切的发生,阴阳大磨盘祭出,运转当初犹格交给他的炼化邪神之力的办法。

    龙卷风之中,阴阳大磨盘隐隐若现,将哈斯塔的神力困住,虽然不能当场湮灭,但是却也牵扯了散开的速度。

    二爷眉心的恶魔之眼直接激射而出,一道黑光破入龙卷风之中,随后二爷投影脸色一变,消失在半空中。

    而下面观看了整个过程的吃瓜群众也是意犹未尽,这可比大片什么的好看真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