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孤狼帮-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09 孤狼帮

    二十年前,发生在北宸星上的那场战争无比惨重,却也是结束帝国与联邦百年间第三次边际战争的历史转折点。

    第三次边际战争,开始于帝国景武四年,亦即光辉历1264年。

    在之后的十六年间,帝国和联邦在两国边际间广袤的星空掀起战争,打得宇宙动荡,星光黯淡,但即便如此,两个超体量的星际国度仍旧处于势均力敌的态势。

    为了改写对峙的僵局,光辉联邦派遣一批特种军队,分批次潜入了帝国北都星域的疆界,在北宸星隐秘集中后,组建了传送星门。

    然后联邦利用独有的星门传送技术,投运了大批军队,妄图在北宸星建立前军阵地。

    而这个计划一旦得逞,联邦就可以在帝**力相对薄弱的北都星域,开辟第二战场,然后以北屿群星为支点,大军长驱直入,撬动帝国根基。

    幸而,北都星域的一支巡航舰队及时发现了北宸星的异状,帝国皇帝当机立断,调集了附近几个星际行省的全部兵力进行围剿,与联邦不断传送投运的军队,在北宸星表面展开残酷的厮杀战斗,将北宸化为吞噬了数百万生命的血腥绞肉机,才最终摧毁了传送星门,阻止了联邦的阴谋。

    经此一役,帝**方再一次挫败了敌人的战争气焰,也进一步奠定了正面战场的胜势。

    不过,也因为这场战役,使得北都星域调兵的这几个星际行省都损失极其惨重,以至只能休养生息,而无力再开发北屿群星。

    而北屿群星中的北宸星,更是徒然被烙印下了不可磨灭的战争印记。这个印记,就是北宸星的战争荒土。

    荒土的面积极大,大约有几十万平方公里,目前共有十六个聚集地。

    而位于荒土西南的,则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因为在“流亡之地”北宸星,荒土流民们绝大部分的生活物资都来自于帝国在这颗星球的军方驻地。

    而北宸驻地,就在这的南方。

    ······

    聚集地,西北方向。

    这里是一大片“棚屋”,以灰色、黑色、白色的金属为主,看起来就像是一排排摆放的稍微整齐的巨型垃圾堆。

    这些“房子”形状怪异,不一而同——因为流民们不会建造,所以聚集地里的这些住房,要么是用拆下来的钢板堆积焊接搭建起来的,要么就是直接用废旧的舱体改造而成的。不过好在流民们也没什么太讲究的,在荒土苟且偷生尚且不易,大多数流民只求有一个能遮风避雨安心睡觉的地方便足矣。

    可在这么一大片“棚屋”中央,却有一座“府邸”鹤立鸡群:

    虽然材料同为废弃的机械钢铁,但这座府邸的四周却竖起了四面围墙,围墙里面才是几艘极为完好的小型飞船残骸,在用机械废料修修补补之后,还真带上几分原本的霸道神韵。

    不仅如此,观其院内船体摆放,以及其余一些奇形怪状机械的横竖布置,似乎还真是在模仿母星时代古典的庭院格局。只是这样的“山水园林”,里面全都是些冰冷的钢铁,实在是让人见了心生怪异。

    不过,即便如此,这座府邸还是很好地向外人展现了它的不凡——彰显出府邸的主人,绝不是一般的流民。

    ······

    此刻,这座怪异的府邸,也迎来了一位奇异的客人。

    “站住!这里是我们孤狼帮的地盘,闲人免进!”

    一个持枪的半大男孩守在府邸门口,对着前方正向这边走来的陌生来客大声喊道。

    他旁边几个同样半大不小的孩子更是直接举起了手中的枪械,对准来者,既警惕又有些好奇地看向对方。

    其中一个男孩叫道:“你是谁!你是怎么走到这儿的?”

    这倒不怪他们有这样的反应,毕竟他们的身后,可就是自己帮主的府邸。而更重要的是,这一片棚屋都是他们孤狼帮的地盘,有无数明明暗暗的岗哨,但对方居然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走到了这里,四周却没有任何信号或者警报发出,难不成,他竟然没有惊动任何人?

    于是这几个孩子不得不小心戒备,但他们同样也有些好奇,因为来人赫然是一位灰衣少年,看上去年龄比他们大不了几岁,但身为孤狼帮帮众的他们,却从来没有在聚集地里见过对方。

    而且,对方的穿着打扮也很是奇怪——荒土上的流民若非衣不蔽体,大多都会穿着从北宸驻地换来或是捡来的的防护服,以对抗荒土上的恶劣环境。而对方却只穿着一件灰色单衣,似乎是棉麻材质,仿佛对荒土上的风沙和严寒不以为意。

    来者正是北渊。

    ······

    在天外来客的一行人还在荒土迷失之时,北渊就凭借着熟知方位的优势先一步来到了聚集地,准备守株待兔。

    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举起双手,向几个孩子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我是来找“孤儿帮”的刘青的,我和他是旧识,这次来找他帮个忙,顺便也和他叙叙旧。”

    他刚一说完,持枪男孩就生气地大喊道:“死扑街!不准你直呼帮主大人的姓名!还有,不准叫我们孤儿帮,我们早就改名了!我们现在是,孤狼帮!”

    但他也意识到对方既然敢直呼帮主的大名,还知道帮派早在四五年前就不用了的旧名字,或许真有可能是帮主的旧识。

    于是他先按捺下心中的不满,示意身后的其他人也不要动手,再次叫道:“帮主大人岂是你说见就要见得?你先报上名来,我好叫人进去通报!至于你能不能进去,要帮主说了才算!”

    北渊有些不满地暗自咕哝着:怎么变得这么麻烦了?这刘老四当了帮主,现在架子摆的倒挺大啊。

    他表面不动声色,微微一笑,老实地回答道:“嗯,行!那你们就帮我进去说一声,就说是‘万初圣地来人’即可。”

    “万初圣地······嗯?圣地?”

    持枪男孩用怪异的眼神有些狐疑地上下打量了北渊几眼,但见他仍旧一脸坦然地笑望着自己,才对着身旁的一个男孩耳语几句,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进去通报去了。

    这男孩转身推开两扇铁板拼成的大门,走进了被钢板围起的院落,小跑着越过几架飞船残骸制作的房屋,来到院落中央最大的那艘,在通过了舱门处的身份验证之后,他快步上到最顶层的房间门口停住,直到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才伸手按上了门边的通告器。

    “进来。”房门自动打开,一个年轻,但又带着些威严的声音响起。

    小男孩板起脸,走进了房间,来到一张宽大的木桌之前,低下头大声道:“报告帮主!府外有一人求见,自称是您的旧识。他说只要告诉您他是“万初圣地来人”,您就知道来者何人了。”

    木桌后的孤狼帮帮主,是一位留着络腮胡的青年,面目棱角分明。

    本来,他是一副随意的姿态,低着头在一面腕带上投射出的悬空光屏上浏览着什么。但当听到“万初圣地来人”的时候,他却猛然抬起了头,面无表情地沉声道:“你说什么?”

    小男孩身子不由自主地一颤,不敢抬头,大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络腮胡青年盯住男孩:“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男孩赶紧道:“是个面相清秀的少年,长的很白,穿着灰色单衣,看上去比较温和。”

    络腮胡青年瞳孔骤缩,沉默片刻,对他说道:“这是我的贵客,去请进来吧,然后带他来见我。”

    小男孩恭敬应是,退了出去。

    看着他离去的方向,络腮胡青年眼神沉凝,喃喃自语:“得了圣主赐予的莫大机缘,你消失了这么多年,又突然回来,是想要干什么······”

    “不过,这也是个难得的机会,或许可以试探他一二,好知晓是否有更进一步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