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十二年前-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10 十二年前

    小男孩一路飞奔至府邸门口,气喘吁吁间正准备出声招呼,又想起了帮主大人平日里交代自己做事情要从容不迫,于是只好在门后停下,准备调整一下呼吸,却听见铁门外边,那自称“圣地来客”的灰衣少年与小伙伴们的对话声隐隐传来:

    “诶诶,你在你们孤儿帮······好好好,孤狼帮孤狼帮。你在你们孤狼帮是个什么位置啊?现在待遇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呢?什么待遇不待遇的!帮主大人收留我们这些无家可归的孤儿,给我们住的地方,给我们吃的东西,是天大的好人!为帮主办事,是我心甘情愿的!”

    “就是,就是!帮主大人甚至还无偿给我们武器,教给我们在荒土上战斗和生存的经验,这要是在荒土的其他地方,想都不要想!帮主的恩情,我们无以为报!能帮得上帮助大人,这是我们的骄傲!”

    “好好,是在下孟浪了,想不到各位都是这等好汉······佩服,佩服。不过,我记得当年我······咳咳,当年你们孤狼帮不是有个什么“按劳分配”的制度的吗?情义是情义,但大家在这荒土苟活着也都不容易,你们的这个······劳动成果,怎么分配呀?”

    “我们没有听说过什么“按劳分配”,帮主大人会安排好我们的全部生活所需。”

    “哦,这样啊······对了,我当年在这里还有几个老朋友,叫······啊,没听说过?好吧······诶,那帮规呢?你们现在的帮规是什么样的······”

    “……”

    门后的小男孩听着听着,觉得这灰衣少年实在是有些奇怪,他对自家帮派好像有些过于关心了,这样问东问西的,真讨厌!

    好在他终于调理好了气息,于是整了整衣服,便拉开大门走了出去。

    他这一出去,却连一个人影也都没见到,一扭头,才看见原来那灰衣少年和自己的小伙伴们在墙根下蹲成了一排,你一句我一句地瞎聊着。

    真是毫无纪律!

    这边北渊大概了解了情况,此时看到小男孩走了出来,也站起身来,微笑问道:“怎么样?”

    小男孩内心不满,板着脸说道:“跟我走吧,帮主请你进去。”

    “好。”

    ······

    来到现任孤狼帮帮主刘青的房间门口,北渊独自走了进去。

    走进房间,北渊环顾一周,却发现这间房间的风格和外面府邸的整体形象很是有些不一样:

    四面墙壁都贴上了淡黄带花的墙纸,脚下是红色的实木地板,房间里的家具如书柜、椅子和茶几,也都是木头做的,虽然看着简陋,但却别有一番意韵。就连房间内长长书桌上的照明设备,居然都仿制成了一盏这个时代非常罕见的“油灯”外形。

    北渊收回视线,对着张臂迎来的络腮胡青年打趣道:“刘老四啊刘老四······没想到你成了刘大帮主之后,倒是变得很有格调了嘛。”

    络腮胡青年几大步走到北渊面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豪爽地大笑道:“哈哈哈,安之老大你可说笑了!”

    北渊轻轻地回抱了他一下,收回手来,淡淡一笑:“我现在叫北渊,北都的北,深渊的渊。”

    络腮胡青年刘青刘老四微微一愣后,小心翼翼道:“怎么?这是······圣主大人赐予你的新名字?”

    见北渊笑而不答,他复又豪爽笑道:“哈哈,没关系,老大,不管你叫什么,咱们都永远是兄弟。”

    “嘿嘿,兄弟啊!老四我这几年是盼星星又盼月亮,也都没把你给盼回来喽。我昨个儿都还在做梦呢,梦到我们小时候几个孤苦无依的兄弟走到一起,相互扶持,一起在这荒漠废土上打拼的日子,醒了还不免感叹几句。可没想到,今天你就突然回来了!”

    北渊也有些唏嘘:“是呀,没想到一转眼就就过去了这么多年······看起来,你现在还过得不错。”

    刘老四把他引向茶几旁的木椅,笑道:“哈哈,还行!来,兄弟,坐下说,我们好好叙叙旧。”

    北渊在木椅上坐下,摆摆手道:“我们多年不见,当然是应当好好叙叙······不过,我此来却是为了一件正事,还要先请刘帮主听听,看看你的孤狼帮能不能帮忙一二。”

    刘老四殷勤地给他倒上一杯水,把杯子搁到他的面前:“好说!好说!兄弟你叫我刘帮主作甚?这也太显生分了!兄弟你有什么要求直说,我一定做到!你回到我孤狼帮来,不应该是和回到家里一样嘛?”

    北渊不置可否,淡淡地说道:“我此来是想请刘帮主帮我关注一行人的动向······那应当是一群军人,但不是北宸驻地的人,他们应该今明两天之内就会前往北宸驻地。老四你坐拥孤狼帮,可是这现在当之无愧的地头蛇,所以我想请你派人盯住他们,无论是到来,还是离开,都得麻烦你通知一二。”

    刘老四果断答应道:“此事简单,我答应下来了。”

    他沉吟一会,问道:“不是北宸驻地的帝**人······难道这群人是外来之人?兄弟你莫不是是奉圣主大人之命,来处理他们的?”

    北渊拿起杯子,轻酌了一口,回道:“具体怎么处置,还得看看他们的动向如何······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句,接下来的北宸星,可能很难再保持平静了。”

    刘老四一惊,赶忙问道:“怎么?难道会有什么变故发生?这······圣主大人是否有什么启示?”

    北渊轻轻摇头。

    刘老四沉吟片刻,心底暗自揣摩,然后开口说道:“好!我知道了,谢谢兄弟提醒,我会多加小心的。至于那群人的行踪,我也会多加注意,只是不知道,到时候我如何联系你?”

    北渊从包里摸出一个不过手掌大小的通讯器,递给他道:“用这个就行了。”

    刘老四露出几分犹疑:“这是荒土上挖掘出来最低级的通讯器?可我记得,只要在稍微靠近圣地一些的森林里,这样的通讯设备就不怎么好用了。”

    北渊笑道:“没事,这个通讯器经过了圣主的,相当于也被打下了一半的烙印。”

    刘老四瞪大了眼睛:“这、这玩意也能被神秘烙印?那它岂不是也有烙印能力”

    北渊否定道:“这倒是没有,不过是帮助它作为科技造物,变得不会受到神秘元素的太大影响和干扰。”

    刘老四看着手中的通讯器,神色有些感慨莫名。

    北渊见状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了自己当年得到神秘烙印的经历,心里有些感触······”刘老四眼神复杂地唏嘘道。

    他的目光,变得悠远起来。

    片刻后,他忽然开始追忆:“自从十二年前,那场神秘异变突然发生,仿佛一瞬间把整个北宸星拖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神秘世界,却又瞬间回复了正常之后,无数坚信着那绝不只是一场梦的人,冒着生命危险,前赴后继地投入荒土西南森林中诞生的神异之地,想要探寻出它的秘密,但最终却都不知所踪······”

    “直到四五年之前,整个荒土才陆续有人得以深入圣地,侥幸见到圣地的主人,并从他口中得知了十二年前的真相。”

    “原来十二年前爆发的神奇异象,竟然是我们的世界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那是神秘的主宰在降临世间!它的降临,远远不止影响了北宸,而是影响了整个世界!”

    “神秘元素开始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中,并且会对现实宇宙的事物产生影响······比如说那片因为神秘主宰者降世而造就的奇异之地,就是受到了浓郁的神秘元素影响,而发生了神秘异变,成为了一片人类不可知也不可触及的神秘之地。”

    “里面到底有多少奇怪的生命,又发生了什么诡异的变化,没有任何人清楚······”

    “甚至,其中还诞生了那位自称万初圣主的伟大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