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被火焰囚困的生命-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11 被火焰囚困的生命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放的很低很轻,带着敬畏之意,似乎是担心惊扰了那位伟大存在:“祂神秘莫测,不可知,不可测,但毫无疑问的就是······祂无比强大,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祂的掌控之中······”

    “我甚至不敢直视祂,只敢低着脑袋,因为在祂面前,我感觉自己像是蝼蚁般渺小而脆弱······”

    想起那段回忆,刘老四似乎又回到了当时的情景:

    他在诡秘恐怖的圣地森林中接连寻找了十数日,遭遇了无数难以理解的怪异生物,更是已经耗尽了所有的补给品。

    这时,他本理应及时地返回荒土,然后庆幸自己能够活着从那样的地方捡回小命。但在荒土多年的厮杀求生给了他孤注一掷的赌命狠劲,于是他把最后的一线生机也压上了赌桌,只求能赢得圣主的青睐······

    本来,他以为他会输得一败涂地,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死在那片诡异的森林。

    但是,他终究听到了那个伟大存在高远而晦涩的声音。

    紧接着,在他模模糊糊的朦胧意识中,一只白光组成的巨手凭空出现,轻轻一抹,物质空间扭曲碎裂,将他带到了一片璀璨的星空世界,带到了那神秘的万初圣主所在之处······

    祂低声呢喃着不可知的神秘语言,直接与他的意识或是灵魂进行了对话,庄严地询问他是否执意想要获得真正的力量,哪怕可能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

    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点头,立即答应了,因为这就是他所追求的。

    然后,他就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开始被渐渐扭曲,身边的各种色彩被混淆杂糅在一块,放射出斑斓的光芒······

    那是一个无比扭曲又毫无规则的世界,不只是视野会全部被混乱晕眩的光芒占据,就连其他的感官也会随之而混乱——他的耳边响起了无数诡异的声音,似乎有牙齿在咀嚼开合,又似乎有谁在细细低语,他的身边似乎有什么柔软而黏稠的冰冷生物在不断地游动着,一边不断挤压着,又一边撕扯着他的**,而他的身体内部,仿佛也钻进了什么东西,在钻噬着他的脏器······他承受着难以言喻的剧烈痛苦,但却很快又从痛觉中脱离。

    因为他甚至无法再感觉到任何疼痛,在某个刹那,一切的一切都瞬间燃烧了起来,包括他自己,包括他周围的一切东西······那熊熊不灭的火焰烧起,在燃烧着他的灵魂,在摧毁着他的理智!

    大火映照在他呆滞麻木的瞳孔里,似乎只有短短一瞬······

    却又分明要烧到永恒!

    ······

    “啪!”

    一声清脆的响指响起,让刘老四猛然从回忆中惊醒。

    仿若即将溺毙之人挣脱出水面,他开始猛然大口地呼吸起来,背后已是冷汗涔涔。

    ······

    ……

    在刘老四开始追忆之后,北渊一直在静静听着。

    而且不知为何,听着听着,他的嘴角还偷偷带上了一点笑意。

    直到刘老四突然没了声音,他才懵然片刻,转过头去,发现对方似乎是魔怔了,陷入了一个诡异的状态中。

    北渊皱了皱眉,端坐不动,神秘烙印激发,奇异的力量流转之间,再次进入了的状态。

    灵觉向四周蔓延,成球体状囊括了周围的空间,然后与天地间无处不在但又不可视的神秘元素产生共鸣。此时,世界在北渊的眼中,已然是另一番模样——一切事物都变得有些模模糊糊,看不真切,仿佛眼睛前蒙上了一层水雾,而在这朦胧的周遭世界中,偶尔有这儿和那儿闪耀着颜色各异的诡异光晕。

    如果说原本的房间是一幅古香古色的图画,那么现在就是在做了模糊处理的基础上,图画的一些模糊的角落,开始扭曲成了眩目的光晕。

    而此刻在北渊的眼中,面前与自己相对而坐的,赫然是一个被烈火缭绕吞噬,烧的如同焦炭的枯瘦人影!他身上的火焰狂暴又炽烈地跳动着,但却显得很不稳定。

    人影虽然端坐火中,一动也不动,但形似骷髅的面目却已经极尽狰狞,嘴巴张开到最大,似乎是想要发出痛苦的呼喊,但却始终没有一点声音,看上去很是诡异——他仿佛已经逝去,但身上灵动跳跃的火焰却又带着一种生命之感,总让人感觉他还残留着活人的知觉,可他偏偏又一动不动,看起来就好像是······

    被火焰永恒地囚困在了生命的最后一刹那。

    ······

    “看来当时用神秘元素强行激发神秘异变,然后打下神秘烙印的方法,果然有很大的后遗症啊······烙印之力虽然帮他续了一命,但偶尔也会像这样给他带来折磨······”

    “不过,这也和烙印者本身的精神状态有关······嗯,自我认知失调可能导致能力失控?这算什么,走火入魔?”

    北渊保持着的状态,观察了片刻,这才收回灵觉,眼前重新回复到正常的现实世界。

    他摸了摸下巴,定定地看了会儿面前这个络腮胡青年,只觉得他的脸庞,相较于数年之前,已经显得非常陌生了,而他的内心同样也······

    “唉,算了,看在你刚才碰巧吹得我很爽的份上······就再帮你一次吧。”北渊叹了口气,激发神秘烙印,打了个响指。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