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圣主的牧羊人-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12 圣主的牧羊人

    又来了!

    刘老四举起水杯,大口吞咽,这才勉强抑制住了心头残留的恐惧。他的心中既是羞怒,又是愤恨:

    可恶,居然偏偏在这个时候!

    他看了看状若无事的北渊,心中暗道:幸好他刚才没有趁机对我出手,不过,我没有露出过任何破绽,所以他应该对我也还没有敌意······

    北渊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笑着问道:“怎么突然说起以前的事情了?”

    刘老四见他没有提起自己刚刚的异状,心底暗暗松了口气,但转而又有些怀疑,难道关于自己的异状,他知道些什么?

    不过他仍旧不露声色,只是苦笑道:“没什么,只是你提到圣主大人赐予了那个通讯器启示······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当年冒死进入万初圣地,为了获得圣主的烙印启示所经受的磨难和挫折。”

    北渊平静地回道:“哦,是吗?不过,为了获得力量而经受考验,付出代价,这也是你自己选择的吧。”

    “我记得,当年你听说隔壁聚集地的那个老董头在圣地见到万初圣主后获得了奇异的力量,便跑去缠着他询问经过。等到知道了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便也一心想要去获得神秘烙印。我那时也曾阻止过你,不过你最终还是一意孤行。”

    刘老四觉得他似乎意有所知,沉默片刻,叹了口气:“到现在,我也并不后悔当年的选择。只是,我那时候之所以执意要去那片圣地,其实是因为我一直以来都很羡慕你······”

    “你自称自己和万初圣地一样,是受到了神秘的影响而自然发生了异变,于是你在很早的时候就拥有了神秘烙印,以及强大的烙印能力······”

    我还记得,你在很小的时候就展现出了超出常人的力量和速度,甚至在我们这些孤儿身为荒土食物链上的最底层,只能备受欺凌的时候,你就已经能靠着诡异的强大和冷酷的血性,反抗那些暴徒团伙的压迫,在荒土上杀出一条血路······也正是依靠着你的力量,在你的带领之下,我们这群孤儿才慢慢形成了一个团体,终于有了一点生存空间。”

    “可是,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你的力量来自于神秘,你的强大,是童年就被打下的神秘烙印给予你的能力。而且,原来我也可以拥有神秘烙印······”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能像你一样自然而然地得到神秘烙印,早早就拥有烙印能力。那样的话,我自然不会,也没有必要去寻找万初圣主,向他祈求力量。”

    说到这里,刘老四眼中意味莫名,凝视着北渊。

    北渊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浑不在意地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唉,可惜呀,这确实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大家从小看我的长相就应该都知道了,如此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貌比潘安,将来必定是个要干大事的人物。天资如此,即便是我自己,也时常会因为自己超拔出尘的优秀而感到烦恼呢。”

    刘老四震惊了,接不上一句话来,他本来只是想试探一二,却没想到北渊竟会这样回答,在为对方的厚颜而感到无语的同时,他心里又是一阵烦躁。

    他么的,你这算是什么态度?

    ······

    刘老四按捺住内心的躁动,摇摇头说道:“我羡慕的,其实不只是这一点。”

    “本来,当我从万初圣地归来之时,我以为我终于可以追上你的步伐了······结果呢?兄弟啊,你却又一次远远地走在了我的前面——我为了得到和你相同的力量,历经千难万险,才九死一生地从圣地活着回来,可没过多久,你却来找我道别,告诉我你得了圣主大人的命令,要离开荒土,住到万初圣地的外围。”

    “我记得我当时的茫然无措,我不知道你又是什么时候接触到了圣主大人,你身上又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当我向你询问时,你却也只是用这样不着调的口吻,笑着告诉我,你得到了万初圣主的青睐,要去为祂看门和放羊······”

    北渊眨眨眼睛,疑惑地打断道:“这又有什么好羡慕的?”

    刘老四沉声道:“安······北渊,你我兄弟之间,还用得着这样遮遮掩掩的吗?”

    “你我都不是笨人,应该非常清楚,我们碰上了一件什么样的大事!”

    “十二年前神秘主宰者的降临,必定会改变整个世界!因为在神秘元素出现之后,就连世界的规则都已经发生了改变,就像荒土上发掘出来的低端科技产品,在神秘元素浓郁的圣地森林之中,甚至根本无法使用!”

    “所以,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北渊面色淡然:“哦,这意味着什么?”

    刘老四直视着北渊,目光中已经全部是掩盖不住的火热:“这意味着以神秘的伟力,即使是对足以征服星河的科技都有着难以想象的影响,将会轻而易举的打破现存的世界格局!把握好这个机遇,我们就可以走出这该死的荒土,回到帝国的文明社会!不止如此,我们还可以凭借我们拥有的神秘力量,打破阶级和身份的束缚,出人头地!”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几乎是低吼着说道:“这可是整个世界的变革!只要抓住机会,甚至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能走到什么高度!”

    北渊看着他几若疯狂的模样,沉默不语。

    他从来没想过对方的野心居然大到了这样的程度,甚至比自己还要敢想。

    但同时,他又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唉,这也是因为对于真实情况,我远远比你清楚得多啊,要是你说的一切真是那样,神秘的崛起真的有那么容易,那我的威名早就传遍了半个宇宙······哪里还需要像现在这样,老老实实地计划着如何种地,一心想着苟着发育?

    他一时有些无言,只好问道:“好吧,可这和你羡慕我去圣地隐居······咳,看门和放羊又有什么关系呢?”

    刘老四没想到他居然还在装傻,瞪大了眼睛盯着他沉声道:“我一开始其实也没明白你说的“放羊”意喻着什么······”

    “但直到有一天,我忽然想起了你小时候说过的故事——在母星时代,那些被同类当做食物的孱弱之人,会被冠以“两脚羊”的名号,象征着他们作为弱者,自己的命运却只能任由他人主宰!”

    “那时,我便已经想明白了,实际上,你根本不是因为所谓的自然异变而拥有了能力!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年间荒土上只有你一个人得到了神秘烙印?”

    “真相是,你早在所有人之前,就已经和万初圣地的圣主大人有了某种联系,甚至还幸运地被那位伟大存在选中,要培养成为替祂放牧人类的看守者!”

    “所以,你才说自己是······”

    “牧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