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烙印者之战(上)-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13 烙印者之战(上)

    北渊这下是真的瞠目结舌了。

    他完完全全被刘老四的“合理猜想”给惊呆了:

    老哥!我还以为你猜中了真相,结果你不仅只猜中了一半,还疯狂开脑洞想歪到天边去了呀!我当时那就随口说的,你这莫名其妙地,也解读的太深了吧!

    等等,让我捋一捋······也就是说,在你的想象中,万初圣主是一个非人类的强大诡异存在,而你怀疑我早就和万初圣主勾搭上了······你骂谁呢!谁他么是人奸了?而且,那你他么还很羡慕,觉得我很幸运······你脑子不正常了吧!

    刘老四看见北渊因为自己一语道破“真相”而无比惊讶的样子,心中冷冷一笑,但面上却接着一脸诚恳地说道:“兄弟,你就不必瞒我了。这是多好的机缘啊!”

    “直到现在,在这荒土之上,我所知的烙印能力者含我在内,也不过八个,而兄弟你却更进一步,得到了神秘莫测的圣主大人的信任,甚至能够住进万初圣地之中。虽说不知道圣主大人和那位改变世界的神秘主宰者是什么关系,但祂既然自称“万初”,号称集众妙于一身,那么想必不会比那位主宰者差上太多······”

    “原来你说了这么多,又是讲述当年变故,又是回忆往事,其实就是想让我承认一点,那就是我其实是侍奉圣主大人的,同时还意味着向神秘更进一步的可能性,是这个意思吧?”北渊打断道,对他的这些小心思不耐烦了。

    但他念头一转,微微思量,脑袋里忽然冒出了个主意,于是决定顺着他的想法说下去,他故意叹了一口气道:“罢了,既然都被你看出来了,我也就承认了罢”

    “你说的不错,圣主大人正是此意,要我成为牧羊人,担起监管者的责任。”

    刘老四见他亲口承认,嘴角刚刚上扬了些许,可还不等说话,就听到对方继续道:“但有一点你却是想错了,那就是我放牧的对象,可不是你口中的荒土流民,而只是尔等一众得到了神秘烙印的能力者。”

    刘老四大惊,瞳孔骤缩。

    过了片刻,他扯起嘴角,僵硬地笑了笑,声音有些干涩地说道:“什、什么?兄弟,你是和我开玩笑的吧······”

    北渊再次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淡淡回道:“不好意思,还真不是。”

    “你应该记得,在圣主大人为尔等打下神秘烙印的同时,也给予了你们一定的使命,那就是在有了烙印能力以后,要在荒土上以强者的身份定下圣主大人传达的规则,以维护荒土的基本秩序······”

    刘老四当然记得这一点,而且不只是他,荒土上的其他几大首领也都是如此,几年来一向首先以自己所在聚集地的秩序为重······但在他的想法里,这不过是因为圣主大人把那些弱小而愚蠢的流民当做了自己的羊羔,在未来或许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

    他艰难出声:“可是,这是为什么······圣主大人会什么要重视那些愚蠢的······”

    北渊不理会他,径直讲道:

    “而我,身为,就负责暗中监管你们,确保你们会把这一项工作好好进行下去,而不是胡乱使用自己的烙印能力,给荒土带来更大的恐怖和混乱。”

    “可我没想到,你居然凭借只言片语,就“猜到”了我的身份······”他叹了口气,有些埋怨地看了他一眼:“这可怎生是好,这样一来,我就只能处理掉你了······”

    这一瞬间,刘老四浑身汗毛倒竖,如坠冰窟——他的灵觉并不灵敏,但仍旧感知到了一股忽然而来的决然杀意!

    他连忙下意识地做出反应,飞身离开木椅,而在他手掌离开椅子扶手的那一刹那,掌心中一股火苗猝然而发,紧接着,瞬间点燃了整张木椅!

    刘老四飞扑到地上,向前翻滚几圈拉开距离,同时神秘烙印继续激发,烙印能力调动,木椅上燃烧起来的熊熊火焰居然再次猛然爆发,烧出了一只吞吐着无数火舌的红色巨手,笼向了一旁的北渊!

    北渊神情不变,毫无惧色。

    他的动作看上去仿佛只是撑着木椅的扶手缓缓地站了起来,但实际上速度却快的吓人,起身的同时微微曲腿,在炙热灼人的火焰带着高温袭至他的脸庞之前,向前一跃而起。

    刘老四正欲撑起身子,一抬头却瞟见一个影子袭来,他赶忙一偏头,躲开了北渊从天而至的一记重拳,砸在实木地板上,轻而易举破开了一个大洞。

    北渊不管不顾,打入地板下的一拳竟是硬生生地弯曲回来,一拉之下带开碎裂的木板,抓向刘老四的后颈。刘老四自知躲避不及,却是心念一动,烙印能力再次发动,紧贴地板的双掌发力之下,身下的木板顷刻间剧烈燃烧起来!

    火舌刺人,北渊半屈身的姿态一个弹起,轻飘飘地落向了后方。

    他站在离刘老四五六步的位置,看了看一旁仍旧兀自燃烧的木椅,还有眼前身下点起一滩猛然爆发的火焰,就连衣服也被点燃而全身缠绕着赤红火焰的刘老四,淡淡笑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老四你是真的学会附庸风雅了呢,却没想到你房间里的布置还有这等妙用——你的烙印能力可以操纵火焰,但却无法凭空燃烧,所以你就提前准备好了“材料”,从而布置出了一个自己的“主场”。”

    “不错,你还挺小心谨慎的。”

    刘老四的衣衫已经被烧得破碎,露出**的臂膀,他缓缓立起身,脸色十分难看,他没想到这北渊居然说动手就动手,而且,是真的想置他于死地!不过,在他布置好的房间里,他相信自己就是火焰之王,即使是面对着更早获得烙印的北渊,他也没有任何畏惧。

    他暗暗咬牙切齿:“正好,那就在这里打败你,向圣主大人证明······”

    “我比你更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