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烙印者之战(下)-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14 烙印者之战(下)

    他展开双臂,发出低吼,全身的皮肤都渐渐变得通红起来,而与此同时,房间里两处火焰再一次爆发,而且更加凶猛——火焰瞬间蔓延开来,吞噬过所有地板和家具,点燃了墙纸,再紧接着又一次爆发。

    整个房间,刹那间全部被火焰充斥!

    在这个不大的长方形空间里,此时除了红色,就全部只剩下红色,温度急剧升高,将这里化作了一个封闭的炙热烤炉!

    刘老四大吼道:“整个房间在你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完全锁死!你唯一的下场就是在这个红莲地狱里,被我烧成······噗!”

    他话还没说完,只是一个恍惚,视野就被一个忽然出现的人影全部覆盖,他带着急速中炸开的破风声袭来,轰开了层层火焰!

    一个拳头重重地击打在刘老四的腹部,瞬间让他的身子跟着离地,在半空中窝成了一个虾米。更糟糕的是,对方甚至不曾减速,径直带着他冲向了房间的墙壁。

    这边,正是房门的方向。

    北渊狠狠地把刘老四掼在了锁死的铁门之上,再带着惯性撞了上去。两个人竟然就这样直接将铁门从门框上撞飞了出来!甚至还不止这样,他身形不停,又再次单手带着刘老四撞上了房门走廊对面的空窗,又再次如出一辙地撞碎合成玻璃轰了出去!

    两个人从飞船废旧舱体的最高层一起落下,刘老四被北渊在空中抛开,身子狠狠地正面摔在了院落中荒芜的地面之上,好在他及时以双手撑地,做了缓冲,这才保下一条命来。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双臂断裂,头脸淤青,不住地口吐鲜血,再也站不起来了。

    北渊落在他不远处,却显得十分轻灵,只是微微一曲腿,便立直了身子,拍了拍身上些许被火焰点燃的火星。

    他向刘老四缓步而来,嘴里淡淡道:“思路不错,不过,你一个脆皮法师居然敢这样直面擅长高强度爆发的我,老四,看来被神秘烙印之后,你还真的是愈发自视甚高了啊,呵,虽然你一向就有些自以为是。但是啊,在荒土的流民身上找优越感又有什么意思呢?难不成,你还真觉得只要有了烙印,比其他的流民多出了点奇异的能力,作为“强者”的你,就已经高人一等了?”

    他来到刘老四脑袋旁边蹲下,看着刘老四微微颤抖的躯体,他把自己的脑袋深深地埋向了大地,看不见表情。

    北渊叹了口气,拍了拍刘老四的后脑勺,说道:“放心吧,看在我们过去情谊的份上,我不会收了你这条小命的,至于的事,你就当做不知道好了。这次的事情呢,也算是给你个提醒——不要太自以为是了,要知道,哪怕是伟大的万初圣主本人,都始终保持着对这片浩瀚宇宙的敬畏之心。”

    “嘛,虽然你的伤势不算轻,但也不重。我下手自己心中有数,不过是你的内脏多多少少都有些破裂,两只手臂也都废了。不过,老四你应该还私藏了圣地的红仙草吧,那就都没有太大问题了。”

    北渊站起身来,向一旁走去:“闹成这样,确实有些不太好看,我就先告辞了。对了,我所说有关军方队伍的事情,还得多多麻烦您了······刘帮主。”

    “毕竟,这可事关你万分拜服的圣主大人······”丢下了这最后一句话,他站上园中一个钢铁材质的奇怪装饰,轻轻一跃,飘向了围墙之上,再轻轻一点,身形又再次上拔,轻巧地跃到了相邻棚屋的房顶,身影渐渐远去······

    ······

    趴在地上的刘帮主身子猛地拱了好几下,似乎是想要撑起自己的身体,但最终还是只能无力地趴倒在地。

    他转过头来,露出一张狰狞扭曲间血水横流的恐怖面孔,死死的望着北渊离去的方向。他喘着粗气,发出了嘶哑的吼声:“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你事事都可以走在我前面?凭什么!你凭什么可以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获得我想要的一切!”

    他声音放低,喃喃道:“你察觉到了?你察觉到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一直想取你而代之,是不是?是不是!所以你才先下手为强······”

    他眼睛里充满血丝,又如同疯魔般低吼了几句,居然转而露出了丝丝笑意:“呵呵,你能把我打的像条狗又如何?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对圣主大人来说,荒土上的流民一文不值,烙印者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你才不敢随意杀我。你等着,你等着!我比你对圣主大人更加虔诚!终有一天,我会向圣主大人证明我的价值,证明我才是成为的最好人选······”

    “到那个时候,今天的耻辱,我会亲手了结!”

    ······

    北渊离开了孤狼帮的地盘,却没有走远,而是站在了聚集地里一处稍高的“建筑”上,回望向刚刚的方向。

    他并不是在看那栋帮主的府邸,而是在慢慢地扫视着西北方向整片杂乱的棚屋区域。

    “真的是变了啊······”北渊低声喃喃,“不仅是这块地方,还有人心······”

    “人心思变,孤儿帮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没有权威,只有兄弟的弱者团体了,而是今天荒土上的一方豪强······而当年的那些人,居然只剩下一个刘老四了······仇二,老三,小五······你们居然都不在了,否则,怎么会连“帮主大人”的门房都没听说过你们这批元老呢?”

    他轻轻叹了口气:“虽然,我早就知道你们都不是什么甘为人下之辈——荒土上能活下来的孤儿,都遇到过太多的磨难,很难再全心相信别人,而都更想把实力全部握在自己手中······”

    “也就是因为这样,我们之间不知从何时开始,多了太多的隔阂和勾心斗角,你们还都老是把我当成最好用的那柄刀······所以,我才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里······但即便如此,我也没想到再次回来,你们竟然只剩下了最后一人······”

    北渊放眼望去,将眼前低矮、凌乱、丑陋的棚屋景象,最后一次刻在了心底。

    然后,他忽而笑道:“罢了,本圣主现在可没有时间多愁善感。毕竟,创业艰辛呐!大力推动神秘侧产业化发展,加快宇宙多元化进程的艰巨任务,可才刚刚起步呢。”

    他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

    但他的耳朵又突然动了一动,似乎是听到了什么。

    灰衣少年眼帘低垂,隔着遥远的距离,轻轻地回道:

    “你说错了,得到神秘的伟力,我并非没有付出任何代价。”

    “代价的话······”

    “早在十二年前,我就失去了我的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