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四年前的变故-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18 四年前的变故

    “流民作乱。那是四年前的事了,当时在任的还是基地的上一任长官。”马名博叹了一口气,“有一群流民从战争废墟里淘出了机械战甲。当然,这不是荒土上第一次发现机械战甲了,之前流民们都老老实实把找到的战甲交给驻地换取物资了,但这一次,他们却没有这样做。”

    “机械战甲是帝**方的特殊装备,有很高的技术机密性,每一具机甲都需要操控者通过相匹配的军方身份验证才能使用,但大概是因为机械战甲在战争中有所破损,流民们偶然发现四年前发掘出的这几具战甲竟可为自己所用。”

    “北宸星的流民,本就大多是无法无天之辈,狂妄大胆。这群人异想天开,丧心病狂地想用战甲攻破北宸驻地,威胁当时那位长官,让其帮助他们用飞船逃走。”

    马睿博继续说道:“而更奇怪的是,他们最后竟然成功地实现了这个疯狂的想法。那批流民们冲杀进基地大肆破坏,挟持了长官,然后乘坐着战舰逃出生天,最终不知所踪。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有损军方颜面,所以消息最后被军方严密封锁了。而出于实际情况上的考量,军方本就不愿意在北屿群星这里浪费太多兵力,于是出了这件事后,军方便直接撤销了北宸驻地的飞船编制,但加固了基地设施,提高了军方巡舰定期前来输送物资和运走材料的频率。”

    白校尉眉头紧紧皱起,断然道:“这不可能!无论是机甲还是战舰,都是帝**方的重要军备,密码锁定手段多样复杂,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地被区区流民据为己用!”

    马睿博无奈道:“帝**方也始终认为整件事情极其怪异,但当年动乱发生后,驻地幸存的百余名官兵都是这么声称的,口径统一且详实。而且当时军方立即就远程封锁了那位长官对战舰的操作权限,但仍旧没能搜寻到他和那群流民的下落。于是无奈之下,军方最终还是只能以‘流民作乱’把这次事件载入了档案。而我也是四年前那次事件之后才调过来的,所以并不清楚当时的真实情况。”

    年轻校尉顿了一下,再次出声道:“可这样一来,你们北都军方就等同于对北屿群星放任自流了。”

    “是的。”马睿博苦笑道,“白校尉,我就坦诚地说了吧。你大概知道,北宸星流民的存在,是帝国在第三次边际战争结束后的安排,帝国让这些被流放的罪民们以拾荒为生,实际是在为帝国回收机械。但你想想,以帝国的科技生产力,有必要以这种形式回收战争机械吗?”

    白校尉的眸中闪过一丝思量,答道:“的确不需要。”

    马睿博继续说道:“所以你应该明白了,这北宸星荒土的真正价值,实际在于那座联邦命名为“传教士”的传送星门。帝国真正想从废墟中得到的,是这门联邦独有的传送技术,但“传教士”已经在二十年前的战争中被联邦自己在最后关头毁掉了,甚至所有大型部件都被炸成碎片。在战争结束后,随着帝国不断尝试搜集碎片进行修复,却又不断接连失败,到了今天,北宸星对于军方的意义和价值也就愈加薄弱了,所以……军方高层不想再在这里投入不必要的军力了。”

    “至于流民作乱的问题……”马睿博顿了顿,淡淡地笑道,“北都军方在我这基地里布置了一枚4级晶能炸弹-,这最高级别晶能炸弹的威力,足以轻轻松松覆盖整片荒土。流民们要是小打小闹就算了,但他们要是还敢触犯我帝**方的威严……”

    “那,就让他们直接和我这北宸驻地一起化为漫天的尘埃好了。”

    ……

    白校尉深深地看了眼前这个状似谦卑的男人,他面上的皱纹很多,相比一个身居高位的中年人,更像是个垂暮的老人。此刻,他坐在合金凳上,腰依旧保持微微弓着,目光稍低,传达着自己的恭敬。这幅样子,让人很难相信他有着敢于引爆驻地与流民同归于尽的决然傲骨和洒脱气质。

    但青年并未讽刺或者质疑,他只是默然不语,良久叹了声:“不愧是北都星域的军人,此番行径着实是你们北域人的风范。”

    马名博正色道,言语诚恳:“所以白校尉,真的不是我有心推脱,而是在下实在无能为力。您要是想离开北宸,恐怕还是得等待运送物资的军方巡舰到来。以您的身份,乘坐巡舰离开想必并不困难。”

    同时他也不住地腹诽,以你西原领袖弟子,西原三家白家之人的身份,哪怕到时候让军方巡舰放弃任务,直接改道送你回家,恐怕都不在话下······家中背景雄厚,还着实让人有些羡慕啊。

    “那么,军方的巡舰,下一次多久到来?”白校尉问道。

    “半个月,还有半个月。军方巡舰一月到来一次,上次到来正是半月之前。”

    白校尉沉默了,半个月,太久了。

    危险潜藏在黑暗中,步步紧逼,我们本就是在军方星舰上遇袭落难,乘坐飞船逃离,敌人的面目不清,凶残蛮横像是星盗,但极可能在军中也有内线或暗子,所以北域军方不能完全相信,而且北屿群星实在太过偏远,军方的支援恐怕很难即时赶到。追兵更是绝不会善罢甘休,如果逃往北宸路上所做的掩蔽和障眼法被一一拔除,六天,最多六天!敌人的追杀就会衔尾而至。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白校尉微微皱眉,曾今在战场上多次直面生死险境的他很清楚,越到了危急的关头越要沉着冷静,他沉思道:没有了飞船,无法及时离开北宸星,那么就只有在北宸迎战追兵……但因为我们逃脱过一次,对方一定会狠下毒手,绝不会再给我们喘息之机。以我们队伍的力量,哪怕借助北辰驻地的军力,恐怕也没有太多胜机……

    ……

    良久,见青年校尉仍在不语思考,马睿博用一声轻咳打破了会议室里长久的沉默。

    他张了张嘴,又有些犹豫,在校尉一行人的注视下,他终于开口道:“我确实没有办法帮助你们离开,但我会为白校尉你们提供能力范围内的一切帮助。眼下我所能做的,也就是尽快将情况上报北都军方,然后我会开始着手准备应对你所说的敌人。”

    不待青年回话,马睿博紧接着说道:“但或许,你们并非彻底没有了离开北宸星的希望。”

    白校尉神色猛然一肃,郑重道:“请讲。”

    马睿博叹息一声:“北宸星确实是帝国疆界边缘的流亡之地,这里到处都是骗子,恶棍,逃犯,流氓,充斥着帝国的败类和渣滓,是帝国荣光遗弃之地,就如这荒土大漠,是战争在北宸星上留下的斑斑劣迹。但荒土毕竟只是北宸星的一部分,这颗星球上还有更多的山川湖海属于瑰丽的自然,依旧残存有美好、瑰丽的一面,所以在那荒土之外的无尽原野森林,或许有着更多的可能性。”

    ps

    我的票王!是······

    我自己。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扑街(都不算)的一天,就从努力给自己投票开始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