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北渊-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01 北渊

    从太空里俯瞰北宸,你会发现这是一颗美丽而令人怜惜的原始星球。

    作为曾今帝国北屿群星的闪耀明珠之一,它的星球表面覆盖着大片的蓝色和绿色,让人不难想象北宸拥有着怎样广阔的海水和一望无尽的原野、草原、森林。

    在恒星撒下的温暖光辉下,北宸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清艳美感,就像是一幅明丽的油画。

    可惜的是,这颗星球却蒙着历史的尘埃,在星球表面的南半部分,有着大片大片的灰黄色腐蚀着这颗美丽的星球,令人心悸——那是二十年前第三次边际战争,帝国与联邦在这颗星球上的一场惨烈战争,给南半球留下的无尽焦土。

    荒土之上,黄沙滚滚,寸草不生,寂寞的黄沙与嶙峋的岩壁间,至今还堆砌着无数战争机械的残骸。

    ·······

    在北宸战争荒土以西,广袤的原始森林之中,有一处巨大的山谷,号卧龙谷,谷中有湖,名碧梳湖。

    在碧梳湖畔,有几间茅草小屋。

    此时正值北宸春天,一阵夜雨刚过,春雨似停未停,一丝丝地从无尽的黑暗中飘撒下来,空山寂寂,冷月如勾。

    夜色中的山谷,凄清幽冷,阴诡莫名,因为夜幕过于深邃,笼罩了万物。

    忽而,一声鸟唳划破了夜的寂寥和恐怖,天边的尽头微白,飞来寒鸦数点,才终于给这冷清诡秘的卧龙山谷,凭空添了几分生气。

    而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山谷,整个世界就突然变得明媚了起来:

    夜雨微歇,此刻明净的天空下,苍山的翠色是刚刚浸染的新绿。幸得春雨洗礼,山间微风拂过,谷中的泥土夹杂着清新的气味,青草葱翠,在树根、湖畔,在茅草屋下,慢慢地探头,安静地蔓生。

    山谷之中,绝壁之下,仿若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忽然,“吱呀”一声,打破了山谷清晨的宁静,一间茅草屋门被人轻轻推开,走出了一位少年。

    这少年看起来大约十七八岁,身着灰色布衣,身材看似有些单薄,但却对初晨的春寒不以为意,脸色平静而漠然。

    他踱步走到碧梳湖边,伏身鞠了一捧清水洗脸。

    少年洗罢,看了看湖面中自己的倒影,湖面上的少年有着黑色的碎发,面庞白皙,轮廓顺畅,剑眉星目,高鼻薄唇,称得上是清秀俊逸。

    然后,他伸出手臂,右手紧紧握拳,感受着潜伏在白皙肌肤之下,那缓缓流淌的奇异力量。

    他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动不动,平静的面容让人有些难以揣测他心底在想些什么。

    终于,感受到了昨晚一夜“苦修”带来的成果,他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然后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

    少年带着淡淡的笑容,负手立于湖畔,目光投向清晨朦胧的远山,看那山顶的寒雪,和那轻纱般的薄雾,看那若即若离的云烟,仿若几笔淡墨,涂在朝阳初起的天边。

    于是少年的气质,似乎也跟着有些缥缈高远起来。

    他眉头轻蹙,面露忧郁,忽而慨然叹道:

    “时光如梭,一晃十二年,我也终于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屁孩,历经千难万险,成长到了如今。”

    “身负源初烙印,执掌神秘伟力,可惜本圣主却如龙困浅滩,只能屈居此地。在这般偏僻而原始的北宸星上,又有谁有资格作为这个世界的见证者,来见证我浩瀚无尽的超凡伟力呢?”

    “曲高和寡,人生,可真是寂寞如同春雪啊。”

    ······

    只是,在初晨幽静的山谷之中,少年出世强者的姿态没能维持多久,就被毫不留情地给戳破了。

    “北渊,你在干嘛?”

    一个同样身着灰色布衣,看样子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女从茅草屋后一片山林中走出,缓步来到少年的背后。

    她的面容普普通通,脸色平淡,接着开口道:“你不会又是在强行装逼了罢。”

    听到少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少年故作忧郁的表情猛然一滞,随即转过身来,很有风度地淡淡笑道:“清儿,你说什么呢?我啊,自然是在欣赏这绝美的自然风光。”

    少女撇了撇嘴,定定地看着他乌黑的双眸,平静道:“你总是这样故作姿态,难道真的很有意思吗?”

    北渊一脸正气,正欲说话。

    可不待他严词否认,少女就继续说道:“这碧梳湖畔的风景,你也已经看过快六年了。而且你明明有更好的住处,为什么却偏偏仍要睡到这茅草屋里”

    “而且,哪怕你摆出了一副很厉害的姿态,但这里可没有什么旁人会看你。所以,用你的话说,这一定就是在强行装逼。”

    像是被戳中了痛点,少年一下子涨红了脸,但仍旧强自反驳道:“我这种清隽才子、神秘强者的事!怎么能叫装逼!”

    “而且帅是我自己的事,才没想过要靠别人吹嘘打脸来证实!”

    ······

    “对、对了。”北渊从少女淡淡的眼神中看出来她根本不信,于是板住脸,一本正经地补充道,“其实,这事儿可是与降临的有关,乃是一种极其特殊的秘仪,只有我才能使用,所以你才不能理解。”

    看着少女依旧一脸狐疑,北渊赶紧转头问道:“清儿,怎么了?你这一大早的就跑来找我,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涉及正事,被称作清儿的少女立即正色道:“我在洞窟中依例查看设备运转,但却发现有意外发生。昨夜中控室发出了警报,似乎是有两艘没有经过标记的飞船,闯入了北宸星。”

    “飞船?来到这里?”北渊愣了愣。

    少年眯了眯眼睛,暗自想道:

    北宸星荒蛮而偏僻,这颗星球除了战争荒土之外毫无价值,更是丝毫不受帝国的重视。不然的话,十二年前,这里也不会成为我的逃难躲避之地。

    ······

    确实如此,居于卧龙谷中的少年,其实完完全全是北宸星上的异类,但他也是因为身负着力量与秘密,所以才选择了深居山林。

    而对于北宸星的其他“居民”来说,他们从来不曾在意过什么原野,森林和山川河海,在乎这颗星球上大自然留下的美丽——对他们而言,反而只有那片荒芜的战争废土,只有荒土上的机械,只有飞船和武器的残骸······那些蕴含了人类智慧的结晶,才是这颗星球的价值所在。

    因为只有依靠发掘那些废土上的战争遗迹,在漫天黄沙的废墟中拾荒,北宸星上的居民们才能够获得生存的资格——这颗别称叫做“流亡之地”的星球不曾被开发,完全没有任何工业,所以这颗星球上的流民们,总是日复一日地徘徊在荒土大漠的漫天黄沙中,冒着生命的危险深入那堆积如山的钢铁废墟,忍受着饥饿和困乏,用疲惫的双手翻找搜寻着那些有价值的东西。

    只有这样,靠着拾荒,他们才能够向帝**方在北宸星的驻地,换取军方飞船定期送到这里的各种生活物资。

    ······

    “所以,除了军方定时来访的物资星舰,应该不会有人刻意来这儿才对。”

    北渊沉吟片刻,说道:“这可就有些意思了,看来我得亲自去看看。”

    清儿点了点头:“好,那我这就回洞窟那边进行支援工作。对了,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详细位置,但那两艘飞船,应该是落在了卧龙谷的西南方向。”

    说着,她伸出一只手来,把手中的机械探测器递给少年。

    她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解释道:“我知道你一定会选择自行前去探查,所以我提前做好了准备。但那边其实已经超出了你的掌控范围,而且我们并没有在那个方向做太多布置,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北渊笑了笑,将探测器接过,在耳朵上别好,这个探测器前端是单片眼镜的外形设计,除了联络功能,还可以拍摄佩戴者眼前的画面,并且在镜片上显示一定的信息。

    清儿转身,走向她刚刚出现的山谷深处。

    ······

    “对了,虽然现在还只有三个人,但本圣主的第一个神秘圣地到底也算是正式开张了呀。”

    “所以……”

    北渊看着前方少女的背影,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大声喊道:“陆清儿,作为山谷的大总管,你应该得尊称我圣主大人,下次一定要记得!”

    清儿继续走着,却头也不回,只有清冷的声音远远传来。

    “好的,北渊。”

    ……

    北渊抓了抓头发,倒也对少女的忤逆不怎么在意,毕竟对方怎么样都是自己亲眼看着一点点长大的,算是自己最亲近的妹妹。

    但他心中却也暗暗地有些叹息:清儿乖巧懂事,小小年纪担起山谷的诸多事务,很是让人省心。这些年也是多亏了她的帮助,我才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研究。

    但是,除了偶尔挑拨自己两句,在其他地方,她还是变得有些过于清冷了。

    ······

    ……

    少年思量片刻,便不再多想,转身面向湖泊。

    他身形一动,竟是向湖水而去,两步迈出,下一步已然踏在了湖面!

    说时迟那时快,心念微动间神秘的力量流转周身,少年脚尖一点,身形不坠,一步数米,竟如蜻蜓点水,在水面上奔行而去。

    走远的清儿悄悄回头,但见静谧宽阔的湖面上,少年飘逸远去,只留下身后的一串涟漪点点,摇晃不远,圈圈水波也渐渐消失,湖面一抹而平。

    那洒然的身影越来越小,终于没入了那近山如簪,远山如烟的青山叠叠。

    于是她不再多看,只是转过头来,嘴里嘟囔着:“有路不走……”

    “果然就是想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