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直面神秘的深渊-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25 直面神秘的深渊

    在陆清儿离开过后,北渊也关闭了星网连接装置,离开实验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一番洗漱过后,他躺到床上,看着天花板怔怔出神了片刻。

    北渊考虑了一会儿,喃喃道“既然很快就需要应付强大的对手,那我今晚应该好好养精蓄锐才是······”

    “但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对神秘的认识和烙印能力的强化,也需要一点点不断地积累······我都这么坚持几年了,也不想就这么忽然放弃今晚的“修行”啊。况且,突然要我正正常常地睡觉休息,反而会有些小小的不习惯。”

    想到这里,他嘴角微翘:“呵,习惯了神秘烙印的异变过程,我还真是变得有些奇怪了呢。”

    “那今天,就照常进行吧······”

    “只是,不要那么深入就好了。”

    于是,智能感应的灯光缓缓熄灭,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

    北渊轻轻闭上了眼睛。

    ······

    黑暗中的房间是安静的,就像是屋里深邃的黑色,贪婪地吞吃掉了所有的声音。

    但这种安静,却也只是一种相对的安静——作为一种社会性的生物,人类其实从来都不曾逃离出有声音所在的环境,所以世人们日常感知到的安静,实际上都是由那些微不可闻的声音,给衬托出来的。

    当人们在自己的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安睡,他其实依旧会经常听到风拂过窗帘的轻柔声响,或是窗外的遥遥人声,还有马路上过往的奔行车辆。

    也正是这些或遥远或渺茫的低微声响,与平日里的热闹喧嚣对比,才给了人安静的感觉。

    这种环境中的安静,会给予人心灵的平和与安宁。

    但它,却并非真正绝对无声的寂静。

    所以,没有经历过无声死寂的世人,其实,也从未真正品尝过那绝对无声的黑暗······

    会给人带来的绝望与恐惧。

    ······

    此刻,北渊就在黑暗中静静地听着那些低微的声响,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在他远比常人敏锐的感官中,他听到了很多声音:

    门外甬道中风流动的声音,那低不可闻的呼呼声,是那么的轻柔;他也听到了房间里机械设备持续运转的声音,那偶尔忽然出现的咔哒金属音,带着些微微的俏皮;他当然也听到了自己身下绵软床铺的声音,每次随着他的微微动作,都会悄悄地摩擦出温柔的声音······

    这些声响,让他感觉到自己仍旧活在这个世界上,有着陪伴。

    但北渊并不准备眷恋这种舒适,于是他无声地叹了口气,激发了自己的烙印。

    ······

    很快,随着空气中某些微不可见的存在不断涌动,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氛围袭上北渊心头,随着房间内的黑暗变得更加深邃,那些细细碎碎的低微声响也渐渐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于是周围彻底安静了下来。

    一片死寂。

    ······

    当北渊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心中了然,这里,已不再全然是现实世界。

    此时,即便他调动起自己的全部感官,也再也无法感觉到任何声音,而四周的黑暗沉寂,更是没有一丝光亮。

    更加古怪的是,北渊口鼻处呼吸的感觉依旧,让他觉得自己依然处于空气中的正常环境,但当他活动四肢,却会明显地发现身周处处有着阻力,身体也有些轻飘飘的······就像是潜在了水中。

    而身边的一切也都消失不见,没有身下的床铺,摸不着旁侧的床头柜——在北渊睁眼的那一刹那,他就像是漂浮在了黑暗无声的深海海底,来到了一片无人的水下深渊。

    这里没有光,没有声音,周围没有可以触碰的东西,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了北渊。

    但北渊没有丝毫的慌张,因为他很明白,就像是刘青被诡火灼烧的梦魇不断困扰,这里,就是囚困他的神秘深渊。

    ······

    已经得到神秘烙印十二年的北渊十分清楚,这里并非是现实世界,也不是他忽然到了另一个世界。

    而是神秘元素继续与他身上的烙印产生了共鸣,再次引发了异变的过程。

    这个过程诡异而神奇,它既像是虚幻的,但又切切实实地不断影响着烙印者。

    在这个过程中,北渊其实从来都没有“动”过——在现实世界中,他依旧好好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当环境中的无处不在的各种神秘元素与他的烙印不受控制地产生共鸣,他的意识就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丧失了对现实的一切感知,反而不可遏制地沉浸在了神秘元素营造出的怪异感官世界中。

    所以,现在这般诡异的状况,其实是每一个烙印者都会遇到的。但是,每个烙印者会遇到的诡异,都会有所不同——拥有着什么样的能力,你就需要面对着什么样的未知怪异。

    这无尽深邃的黑暗死寂,就是北渊十二年来一直面对的超凡诡异。

    ······

    北渊静静地等待着,任由自己漂浮在冰冷的和黑暗中,一动也不动。

    他知道自己接下来需要面对些什么,所以放空了大脑,给自己一点轻松的空间,默默地等待着。

    果然,渐渐地,北渊身边的黑暗依旧,却一点点得变得越来越冰冷,森森寒气包裹了他。

    “黑暗”突然涌动起来,就像是海底的平静被骤然打破了,无形的暗流涌来,把北渊轻轻地带离了原本的位置。

    越来越冷,越来越黑······

    周围的动静也越来越大······

    直到最后,北渊被汹涌的冰冷黑暗无情裹挟着,仿佛已经身处巨大的漩涡中心!无形的巨力裹着北渊将他甩到四处,他在这翻天覆地的猛烈旋转中只觉得头晕目眩,一切的感官再次开始变得模糊。

    但北渊强自镇定心神,开始渐渐激发烙印力量,让自己从这种失重感和莫名的窒息感中挣脱了出来。

    因为他知道,神秘对被烙印者的锤炼,现在才要真正开始。

    ······

    只一瞬间,身周的黑暗就忽然改变。

    如果说原本的四周,像是冰冷的海水在涌动不休,那么现在,周围的一切都像是在暴动中震裂着,变成了疯狂肆意的无尽沙土!

    被裹挟在狂暴旋涡中的北渊只觉得身体所接触的到的一切都变得细碎而坚硬,无数细如砂砾的微小粒子毫不留情地猛烈撞击着他的每一寸体表,就像是触碰到炙热的铁砂般带着刺痛,但那分明又是冰冷的寒意。

    而且不仅如此,在周围世界如此疯狂地剧烈暴动中,不知自己身处何方的北渊开始感觉到自己的皮肤上粘粘上了愈来愈多的颗粒,它们无比诡异,像是拥有了生命般黏附在北渊的皮肤上。

    更加可怕的来了,伴随着一阵阵微微的刺痛,无数诡异的细小“生命”竟然透过了北渊的体表,无处不钻地进入了他的身体。

    而这些明明刚才还冰冷刺人的无数颗粒,刚一进入北渊的体内,就转而猛然释放出了无尽的能量,带上了恐怖的灼热。于是伴随着北渊的一阵低吼,只见无尽的黑暗中他的皮肤下忽然膨胀起一块块暗沉的红光,就仿若体表下的肌肉已经烧成了岩浆!

    北渊却不去反抗,甚至心神沉凝之下,竟然再次主动激发了自己的神秘烙印!

    只见淡淡的白光开始细密地浮现在他的体表,仿若蛛丝,又像是裂纹,身体中烙印之力不断涌动之下,竟与身周的无尽黑暗产生了巨大的共鸣,磅礴的黑暗颤动着,更加疯狂的涌向了他!

    北渊不知何时已经成为了这诡异风暴的中心,而随着越来越多的“黑暗”蜂拥而至,刺入了这具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已经通红的整个体表裂出一道道缝隙,红光透射而出,于是人影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北渊双掌交叠于胸前,此刻眼瞳中已经是一片赤红,身体里的力量已经积蓄到了最大,炽热到即将爆炸······

    “极意!”他低吼道。

    终于,无尽的黑暗中,一阵刺眼的光芒轰然绽放!

    仿佛······照亮了整个世界,

    但,却又瞬间熄灭。

    ······

    黑暗重归,无尽的黑色之中,只留下了一具暗红的人影,被透着淡淡白光的无数细密线条纠结缠绕,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诡异烙印。

    而在白色的神秘烙印之下,是一股股融化了的炙热浆体,在缓缓地流动。

    此时的北渊早已失去了具体的身形,化作了这般诡异的暗红人影,但他无比坚毅地硬挺过了那一阵诡异的变化,此刻的神智依旧清明。

    “其实现实的形体在这里本身就没有意义,当下留存下来的,才是我能力的本质。对于我来说,我的身体在现实中当然也在发生着变化,但那都只是发生在身体的内部,和这里并不完全一样。”

    “而我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更多是因为我的感知受到了影响——神秘改造的不仅仅是身体,更是精神和意识······反过来说,只有适应了烙印异变的过程,才能更好地掌控自己的能力。”

    北渊尚且还能够腾出心神来进行日常的分析。

    但是,神秘的异变仍在继续。

    ······

    黑暗停息了,四周的一切都不再涌动,仿佛从狂沙的风暴,或冰海的旋涡,变成了什么都没有的寂静真空。

    但黑暗,依旧那般无比深邃。

    暗红的人影就这样漂浮于无垠的黑暗之中,除了北渊自己,再无他物。

    经历了诡异的剧变,现在却只剩下了暗红的人影独自反应,而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空。

    看不到任何东西,

    听不到任何东西,

    闻不到任何东西,

    触碰不到任何东西,

    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就只剩下了北渊自己。

    这才是,绝对的死寂。

    ······

    ······

    北渊就这样独处于一片死寂的无垠黑暗当中,不知过了多久多久。

    只有在这样的环境里,人类才会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精神的脆弱——人其实永远不是独立的,你的意义,很难真正在于自己,而其实在于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事物。

    在实际生活当中,人们其实从来不曾离开自己“心中”的依靠,离开那些被自己施加了概念和意义的物体:

    我们温暖的床铺,带来乐趣的通讯工具,亮丽的衣衫,有意思的读物,蕴藏着知识的书本,代表着过去的照片,象征着未来理想的计划······其实生活中的一切,都有着我们的寄托。而我们的意义,也都来自于这些东西。

    所以脆弱的人类才永远需要依靠,需要羁绊,无论那是友人是亲人是爱人,寄托的是友情是亲情是爱情······

    但人总需要有寄托······

    人的生活中,总需要有······自己触碰得到的东西。

    否则,人就失去了意义。

    ······

    所以,对于北渊来说,相较于之前所经历的一切,接下来他需要面临的黑暗寂静,才是更加艰难可怕的东西。

    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只剩下了黑,只剩下了静。

    于是,留给身处这里的人的,就只有同样无尽的孤独和寂寞。

    以及失去了存在意义的了无生趣。

    ······

    北渊在黑暗的寂静中不知漂浮了多久,在这无垠的神秘深渊中,没有了除自己以外的一切,时间和空间也就都失去了意义。

    此刻,北渊唯一还可以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仍旧在不断地发生着诡异的变化——沸腾的灼热炙烤着他的每一寸“身体”,试图扭曲着他的坚韧意志,炽红的“岩浆”股股涌动,在白色烙印下不断崩解,又再次重构。

    些微的疼痛持续提醒着北渊他还“存在”着的这个事实,但不巧的是偏偏是在这个时刻,在这个除了自己失去了一切的黑暗寂静中······

    你愈发明白自己仍旧活着,你就愈发孤独,也就愈发痛苦。

    在近乎永恒的黑暗枯寂中,仍旧活跃着的思维就是唯一的的巨大错误,亟待纠正,当想尽了一切可以凭空回忆和想象的东西,通过死亡投入寂静黑暗怀抱的念头将会充满诱人的致命吸引力。

    空虚噬咬着北渊的内心,将他一点点拖入了真正的黑暗。

    北渊,选择了直面无尽的深渊。

    ······

    这无声的黑暗深渊,只是······

    小小的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