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动与静,生与死-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26 动与静,生与死

    烙印者,因为受到神秘影响而发生了异变,从而拥有了神奇能力的存在。他们的能力,其实就来源于神秘与现实碰撞融合过程中发生的异变。

    所以,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异变,你就会拥有什么样的奇异能力。

    而你拥有什么样的奇异能力,你就需要面对什么样的未知诡异。

    ······

    北渊曾今就把刘青当做案例好好地思考过:

    刘青在与神秘元素接触的时候,无疑也一样会遭受到“诡异”的侵袭,而那是因为影响烙印者感官的以及其蕴含的知识和力量,都是普通人,或者说这个世界的人类,难以理解的东西。

    在经历了最初的过渡阶段后,刘青所遭遇的“诡异”结合现实,演化成了现实中火焰的形式,但却带着奇异的力量。

    于是,在经历了这样特殊的异变过程后,他也就拥有了制造和操控火焰的能力,而且那火焰似乎还有些特殊的性质,只不过因为刘青本身烙印的强度不够而未曾显现出来。

    但在掌握力量的同时,他也需要时不时地面对被火焰缠绕吞噬的“诡异”再次侵袭。

    这,就是神秘初期的烙印者。

    开辟未知,获得力量,付出代价,

    如此循环往复。

    而北渊,也同样如此,

    甚至,他还在这条未知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更远。

    ······

    深邃而寂静的黑暗深渊中,依旧只留存着暗红的人影,独自的燃烧反应着,绽放着唯一的黯淡光芒。

    这夺走了一切,徒留空虚和寂寞的神秘深渊,就是十二年来不断侵袭着北渊的诡异。

    但,也是他的烙印之源。

    所以此刻无边的黑暗寂静,以及其中唯一留存下来的诡异生命,就是北渊烙印能力本质的最好体现。

    ······

    北渊眨了眨“眼”,暗红的灼热浆体在眼眶中缓缓流动。

    在北渊的感官里,他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了,只觉得自己一如既往地再次把可以瞎想的东西全部想完了,比如那些他听过故事里的异世穿越,装逼打脸,佳丽三千,降临诸天······

    所以此时,他只能百无聊赖地活动着自己的“身躯”,忍受着这无边的空寂。

    “这样寂静无声的环境,就像是一切都停止了运动,让人不得不想到,原来生命的本质,就在于「动」啊。”他喃喃自语道。

    “这么说起来,在现实世界中,又有什么不是一直在「运动」着的呢。对于整个宇宙来说,运动才是绝对的,而静止则是在不同运动程度对比之下,才存在的相对概念。”

    他忽然笑了起来:“那这么说来,其实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活」的,都是有生命的,因为一切都在动嘛······只是相对于我们人类来说,我们只能感受到和我们自己层次相同的运动罢了。”

    “就像是我们能看到其他人类的跑跳,然后能根据自己的日常行为,明白其他动物的各种「行为动作」······所以在我们的认识中,与我们活动形式和原理最相同的一切动物,才都是「活」的。”

    “而我们的肉眼看不到微生物,我们的寿命太短与长青的树木无法相匹······所以哪怕我们认为它们同样是生命,但也无法太多地去理解它们的生命语言。”

    “再更进一步的话,就连星球和宇宙都是毫无疑问地有着「生」的概念······但人类无论是从哪个维度与其相比,都太过渺小,所以也就更加难以认识到它们的生存概念。”

    “而我的烙印所带来的的这份诡异则恰恰相反——当抹消了世界上存在的一切,让这个世界都不再有任何「动」的存在,让整个环境徒然「静」下来之后,就好像······”

    “一切,都已经死了。”

    “只剩下了我一个活人。”

    “绝对的「静」中唯一的「动」,无尽的「死」中唯一的「生」······其实,也或许不是周围的一切静了下来,而是我的全部生命被神秘的诡异力量压缩到了短短的一刹那······”

    “然后,于瞬间极致爆发。”

    “这样,如我这般渺小的生命,也能释放出超越极限的强大力量。”

    “况且,这唯一辉煌的短短一瞬间,对我而言,却是生命的永恒。”

    ······

    ,这是北渊给自己的能力取的名字,但动与静相对,抵达生与死的尽头,依靠神秘的诡异力量,让一个渺小的人类生命释放出远超自身的强大力量。这,才是强化北渊“身体素质”的表象之下,他神秘烙印的本质。

    而北渊之所以能突破能力的表象,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正是因为与这十二年间诞生的大部分烙印者不同······

    他选择了直面深渊。

    其实大多数人在面临着从未接触过的未知怪异时,都会下意识地心生恐惧,哪怕因此得到了超凡脱俗的神奇能力,也会因为畏怯而产生抵触心理。又或者,如刘青那般产生一种敬畏恐惧混杂着渴望的怪异心理。

    但这么一来,就只能永远被动地等待着诡异的不断来袭。

    而北渊不同。

    他选择了主动接受神秘的知识与力量,因为······

    “即使是在无聊的日常生活中,也只有敢于不断打破固有认知,克服眼前困难的人,才有资格成为······”

    “真正的强者!”

    ······

    “而只有不断变得更加强大,适应自己的烙印力量,更加接近神秘的本质去理解它!我才有资格真正继承母亲遗留下的,找出十二年前的真相,肩负起这因为一己之私而变革了世界的责任。才能引导神秘······”

    “成为的引领者!”

    ······

    ······

    不知,又过去了多久。

    仿佛,已经到达了时间的尽头。

    终于,暗红的诡异人影似乎厌倦了无边的空寂。

    于是,祂张开双臂,炙热滚烫的力量开始疯狂地在祂体内不断涌动。

    白色烙印绽放光芒,而繁密诡异的烙印图案之下,红色的股股浆体也越来越灼热,越来越明亮,渐渐膨胀。

    死寂的黑暗虚空中,怪异的身影扩散出了无尽的诡异气息。

    随着炽热狂暴的诡异气息席卷而过,炽红的身影绽放出了极致的光芒!

    祂,开始随着莫名的节奏,踏起了自以为是的狂热步伐!

    在这无人知晓的孤独深渊,无垠深邃黑暗中舞动的炙热身影,如同冰冷宇宙间一位疯狂的诡异神明。

    祂在这万物皆亡的虚空寂寞中,肆无忌惮地释放着极尽的生命活力,

    祂的胸中承载着野心,

    狂热冲破了冰冷的理性,

    它渴求并接纳着,

    的伟力!

    ······

    ······

    孤独和寂寞不只会带来痛苦和寂寞,还会点燃心底无法抑制的疯狂。

    “但是!”

    “那用冷静和理性压抑住的,但却永远无法被彻底毁灭的,贯彻自己的意志,向往自由的疯狂!那,就是男人心底永远不变的热血和浪漫啊!”

    狂舞的神明呢喃着莫名的低语,诡异的声音传遍了无尽的黑暗空间,点燃了这里的寂寞和冰冷。

    “我如混沌般疯狂!但却将带着诡异的神秘,重建世间逐渐崩塌的秩序!”

    ······

    无尽的寂静黑暗近乎永恒,

    渺小的狂热生命极尽绽放,

    静即是死,

    动即是生,

    哪怕是一个渺如尘埃的微小存在,也要点燃自己的一切,将自己的生命极致绽放,让自己相对于整个「静」下来的世界,成为唯一「动」的存在。

    “万物皆寂,唯我独生!”

    这,就是北渊烙印能力的诡异本质。

    ······

    ······

    不知过去了多久,又似乎只过去了一刹那。

    绽放的炽热熄灭,即将回归现实。

    于是炽红的诡异人影慢慢冷却,一点点碎裂开来的凝固红色下露出了原本的平凡少年。

    少年久久不语,清秀的脸上有些默然。

    过了良久,他才轻轻感慨道:

    “所以说啊,我从前冷漠孤傲又矜持,一直是个勤恳务实的好少年,真的才不是什么混乱侧的大逗比,更是一点也不会去想什么人前显圣的畅爽快感······但没办法,主动寻求烙印力量的诡异空寂实在是太过难受了,所以我总得想些好玩的东西,做点能自我投入的事情。”

    “好在,想必每个人都会像我一样,总有那么些时候会在独处的无人时刻干一些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来释放自己······”

    “所以,大家一定也会理解我的叭。”

    ······

    在百无聊赖的等待中,少年忽然想起了什么,歪了歪脑袋:

    “说起来,很快就要正式对上帝**方的机甲队伍了呢,作为正式的出道战,我要不要想一句有意思的名台词呢?嗯,得用上我烙印能力「动静生死」的本质······”

    “那就『当我发“动”能力的一瞬间,你们就已经都“死”了!』怎么样?”

    “念出来好羞耻啊,这也太中二了······”

    “但是!我喜欢!”

    “那就到时候悄悄念出来就好了······”

    ······

    ······

    终于,共鸣的神秘元素彻底稳定了下来。

    于是少年身边的深邃黑暗开始渐渐黯淡,仿佛潮水般慢慢退去,少年的脸庞也彻底恢复了一片平静。

    北渊叹了口气:

    “终归,回到现实后,路还是要一步步走啊。”

    “神秘与这个世界的结合与兴起,现在才只是个开始呢。接下来,如果这次北宸星的突发事件真的是我的一个契机,那就顺势正式开始本圣主的计划吧。”

    “嘛,作为神秘的第一人,总是要多受些苦的。”

    ······

    平静的少年孤单地站在黑暗的寂静深渊,身形逐渐黯淡远去。而那残留下来孤零零的身影轮廓,在无声的黑暗中,不禁显得更加落寞。

    毕竟,时代的先行者就是这样,

    开辟未知,付出代价,终获力量。

    无人理解和陪伴的他们,孤独、寂寞而疯狂,

    只能不疯魔,不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