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被掳走的老大-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27 被掳走的老大

    还不到日出的时候,天刚有点蒙蒙亮,荒土上最大的拾荒者聚集地“绿洲壹号”就已经是一片喧嚣。走近聚集地,你会看清这里形状各异的一栋栋“住所”,都是用荒土上的机械废料堆砌而成的。

    而在这片钢铁丛林的各个角落,此时已经点起了大大小小的火堆,飘着缕缕炊烟。在帝都星圈和六大星域的繁华星球的住民们享受高科技智能烹具和美味佳肴的时候,北宸星上的拾荒者却还在依靠着最原始的烹饪方式,点起火堆,以烤熟的生肉为食。

    在这样蛮荒落后的荒土里,拾荒者的人间百态,将人与人的差别,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更加直观残酷地展现了出来——有的拾荒者装备精良多样,他们多是三五成群,神态桀骜狠厉,狼行虎步,穿着从荒土深处扒拉出来的精良防护服,携带着各式刀棍、智能目镜、铁皮盾牌;而有的流民却衣不蔽体,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屋,或瘫坐于地,或横卧在肮脏的街道上,他们的脸上,除了畏怯和恐惧,就剩下了麻木和颓然。

    在这颗与主流星际社会已经脱节了的边远星球上,有的拾荒者仍旧在挣扎着生存,于是他们早早整好行装,随即投入了漫天的黄沙,向着远方的机械废墟前进;而有的流民,则已低头屈服于凄惨的命运,绝望于流放生活的毫无意义,开始静静地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有人激发了野兽般的凶性,有人暴露了懦弱的本性,于是争斗、暗算、背叛、欺凌,一直都是这片荒土上最常上演的戏码。

    ……

    正如这个早上,正如这条小巷弄中所发生的事情。

    四个穿着破旧的灰色防护服的男人,围住了一个蜷缩在地的长发女子,一顿拳打脚踢之后,在为首的独眼男子示意下,众人散开一点。

    独眼龙蹲下身子,单手揪住女子的头发,扯起她的脑袋,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脸,嘿嘿笑道:“燕儿姑娘,好久不见,老子可是想念你得紧哪!”

    随即他面色一变,恶狠狠道:“但你上周居然敢偷到老子的头上来了!嗯?是不是活腻歪了,啊?今天你可总算让我给逮住了。”

    独眼龙看了看女人,即使被打的鼻青脸肿,但仍旧可以看出她原本应有那么几分姿色,他故作同情道:“其实我也是可以理解你的。听说你犯了事,被清风楼韩大当家给赶走了,现在流落街头,活都活不下去了吧。”

    “啧啧,真是可怜,本来就一无是处,现在沦落到连用皮肉混口饭吃的机会也没了。”

    听到独眼龙提到那个姓韩的女人,女人睁了睁肿胀的眼睛,目光中流露出深切的恨意,正要开口,却被独眼龙一巴掌扇倒在地,只听他阴冷地说道:“料想你从老子这偷的东西,都被你这婊子拿去张屠夫那换了吃食。叫你还,你估摸着也是还不上了。不过没关系,老子心地善良,给你一条生路。我掂量掂量你这副皮囊,还勉强可以用用,把你带回去,以后常给兄弟们泄泄火,就算是给我还债了。”说罢,他便和手下三人淫荡地哈哈大笑起来。

    手中的女人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独眼龙愣了一愣,然后故作豪迈,实则无耻地说道:“别紧张,你放心。我们绝不是和你“做生意”,因为我们一点吃食都不会给你!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姓韩的来找你麻烦了!”

    但他随即发现有些不对,女人的目光,原来是在看向他的身后!

    独眼龙心中一惊,转过身来,却见巷弄口处不知何时站了三人,待看清了为首者,竟是一名戴着豹形面甲的黑甲战士,他心中一沉。

    在荒土上,作为一小群拾荒者暴徒的头目,消息灵通一直是独眼龙赖以生存的本能,所以他自然知道,昨日有一支队伍到了北宸驻地,破天荒的,其中甚至有北宸闻所未见的军方机甲战士。

    独眼龙很清楚,一百个他也不可能是传说中拥有各种特殊作战机能的机甲战士的对手,但他并不怎么在意那支队伍,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不认为那样的存在会与自己这样的流民扯上联系——机甲战士即使在军伍中也地位不轻,作用重大,他们的对手如果不是同样危险的机甲战士,就是极其困难的特殊任务。

    总之,反正不会是他这样卑微的流民。

    但此时此刻,忽然真正直面这可怖的杀人机器,独眼龙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了。流民虽然愚昧莽撞,但好在荒土上的求生挣扎让他们学会了更快地向强者低头。

    于是独眼龙脸上惊惶中挤出几丝谄媚的神色,强自笑道:“想必几位就是昨天去往北宸驻地的大人吧,不知有何贵……”

    可是还不待他话说完,黑甲人狰狞的豹形面甲点了点,他身后的两个银色机甲便同时向前,大迈步,低身,动作出奇一致,在腿部蓝色晶能纹路闪耀之时,身形已然奔出,仅三两步,就跨越了十米的距离,来到独眼龙四人身前,四个流民表情大变,怒吼还未出声,就已经被击中脖颈打晕在地。

    黑甲人见之,无甚反应,普通人的身手本就和千锤百炼、层层选拔出的精英战士相距甚远,加上身着机械战甲,更是天壤之别。

    他指了指独眼龙和那个瘫倒在地的女子,待两位机甲士兵一人一个抱起独眼龙和那女子后,便转身离开。

    三名机甲战士走出巷弄,对街道上好事探头的流民们视若无物,径直向聚集地南方出口走去。

    在那里,一支车队已经整装待发。

    ······

    两颗脑袋从一处墙角悄悄地探了出来,“折凳”和“撬棍”畏畏缩缩地窥探着三名机甲战士离去的背影。

    待到对方走远,“折凳”一屁股坐到地上,颓然道:“完了完了,老大被他们抓走了……”

    “撬棍”不以为意地说道:“放心吧,没事的。”

    “折凳”见他这种态度,呆了一呆,不由得大怒:“都是你!我就知道,本来就不应该相信他们说什么“要拜访一下老大”的鬼话。都是你,平时自诩聪明,但却被这般简单的谎言给骗了!这下好了,老大被抓走了……”

    “行了行了,你怎么这么能哔哔呢?”“撬棍”掏掏耳朵,打断道,“我当然知道他们是要掳走老大。”

    “你知道你还……”“折凳”破口大骂,但说到一般就不由得呆住了,眼神惊怖地望着“撬棍”,“你、你……原来你是故意出卖老大的!”

    “撬棍”阴笑了起来:“哈哈,不错!你这蠢猪,现在才明白过来?这样一来,我头上就没人啦!哈哈……从此以后,我就是真正的老大了!”

    “折凳”一下子涨红了脸,双目圆瞪地就要冲上去和对面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拼命,但还不待他有所动作,“撬棍”就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说你蠢,你还真是蠢。这种瞎话你都信!”

    他鄙夷地睥睨着“折凳”:“所以我才这么讨厌你,蠢货!我可是从来荒土之前,老早儿就跟着老大了干活儿了。我们一起长大,一起逃课,一起偷鸡摸狗,连进号子都是一起的!这什么情谊?那个时候,你还不知道在荒土的哪个旮沓里挣扎着吃土呢!”

    “折凳”站起身来,有些犹豫,但还是握紧了拳头,紧盯着他问道:“那……那你还是出卖了老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撬棍”撇了撇嘴,似乎不屑跟他解释,但想了一想,觉得凭这家伙的智商恐怕永远也不能自己想明白,于是还是叹口气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找老大嘛?”

    “折凳”茫然道:“为什么?”

    “撬棍”回道:“还不是因为你先说了老大去过森林里的圣地!”

    “折凳”更懵了:“这和老大被抓有什么关系?而且,你还不是也说……”

    “撬棍”没好气地打断道:“闭嘴!你想想,这群军人急急忙忙跑来北宸驻地,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他们却又这么匆忙地准备离开,多半是目的没有达成。可是,对他们这群军人来说,这北宸星上,还有什么地方能比军方驻地更有价值,他们还能去哪儿?”

    “你是说……圣地?”“折凳”全身缓缓放松下来。

    “不错!我有十成的把握,他们一定是去圣地了。所以,咱们不用担心老大的安危。我仔细观察过那位队伍的领头人,他显然是个行事谨慎的人,所以,他们既然抓走了老大,就一定为了带着老大进入圣地。”

    “而圣地里,可是有圣主大人在啊!”

    “折凳”挠挠头,呵呵笑道:“圣主在上。那确实不用担心老大了,毕竟他可是能从圣地生还的男人啊。”

    “你笑个屁笑。”“撬棍”不爽地骂道,“你觉得我们现在就没有需要担心的了吗?”

    “啊,还要担心什么啊……”

    “唉,有圣主大人护佑着老大,他一定能逢凶化吉,不用担心,但你倒是想想我们那些被机甲战士砍到打伤的兄弟们呀!也不知道他们安全回去没有……唉,就算活了下来,但伤成那样,恐怕以后在这靠拳头说话的荒土之上也不好过了……”

    “啊,那这可咋整?”

    “你怎么一天只知道啊啊啊的?能不能动动自己的脑子!我他么咋知道咋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