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熊孩子?-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28 熊孩子?

    在“绿洲壹号”聚集地的南方,北辰驻地白色建筑群最高主楼的天台上,最高长官马睿博负手而立,俯瞰着荒土中不远处的“绿洲壹号”和更远处隐约可见的几个聚集营地。

    此时晨光微熹,初升的太阳在黄沙飞舞掩映之下看不分明。黄沙之间,机械堆砌构筑起来的营地张牙舞爪,残酷狰狞,而此时早已有人影绰绰,离开钢铁的庇护,没入荒土,为了生计,四散而去。

    而在更加遥远的地平线上,遥遥得见一抹绿色,那是荒土与森林的边界。

    自四年前那次流民之乱,前任守官被胁走消失在星空后,作为北宸驻地的新一任守官,马睿博已驻守此地四年了。

    但整整四年,他其实也并不真正清楚,绿色的边界之后,到底有些什么——一颗资源星球实在太过广大,他很清楚自己守的不是这颗星球,自己守的其实只是这大片的荒土,荒土上的机械,还有荒土上无法无天的暴徒。

    至于这颗星球的其余,那起伏的山脉,广袤的森林,无边的原野,青山中的湖泊……还有潜藏其中的秘密,他其实都不了解。

    但有人了解。

    在他的四年驻守生涯中,马睿博已经隐约知道,这颗看似荒凉偏僻的星球似乎不知何时多了些秘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潜藏在荒土看似一成不变的枯燥生活之下。

    但终究,他也不曾深究,也懒得去深究……

    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看着那片绿色,思维不知道飘荡到了哪里,直到下属来到了他的身边。

    “将军。”下属唤道。

    虽然北宸驻地军官士卒总共不过两百之数,而马睿博也只是一个被发配来镇守流亡之地的最低阶的裨将,但马睿博仍旧很喜欢手下叫他将军,因为这会让他回忆起自己以前战争中的那段峥嵘岁月。

    “他们走了吗?”

    “走了。”

    “唉,不知道这件事会惹出多大的风波。”

    下属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问道:“将军,他们到底是?”

    马睿博瞥了他一眼,心中了然。

    昨日基地主控室监测到飞船信号,警报大作——有飞船未经通报,直接闯过了北宸星空防警戒线,让北宸驻地上下悚然而惊。除了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马将军本人表示这是小场面然后继续划水,其余驻地战士们都已经做好了与未知强敌鏖战的心理准备。

    出乎意料的,事情峰回路转,天外来客很快居然很快就自己找上门来,且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是帝**人。在对方一行人来到北宸驻地,双方正式接触后,驻地上下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想到这里,马睿博似笑非笑道,“怎么,看老子昨天恭恭敬敬的,你娃儿是想去抱个大腿?”

    下属连连拱手,苦笑答道:“将军,您就别调笑我了。您治下有方,对我们也都很好,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只是我们北宸驻地一向水惯……咳,没什么压力。所以昨日的事情实在是闹得有些吓人,兄弟们到现在都还有些人心不稳……我们北宸可都没有机甲战士,昨天那支全副武装的队伍突然降临北宸,实在是有些让人心中不安。”

    马睿博有些无语,你也知道你们这届不行啊,居然看到自己人都吓成这样。

    他暗自叹了口气,说道:“不必太过在意,对方应该是军方精锐中的精锐。你别看他们只是一支不过十几名战士的队伍,但就算是对上我们整个北宸驻地,恐怕也能轻而易举的潜入从内部瓦解。这也是为何我只派了小黑当他们队伍的向导,而并不派队随行护卫,因为以这支队伍的实力,已经足以横行荒土。”

    马睿博说完,再次转头看向远方那抹远在天边的绿色,心中默默补充道:“当然,或许只是荒土······唉,还是希望他们不要太吃亏吧。”

    下属心中大惊,下巴简直都快掉下去了:将军您都这样说了,我怎么还能做到不在意啊啊啊?

    但他终究耐不住心中猫抓般的好奇,便再次问道:“将军,那这行人到底是……”

    “西原三家。”

    这一次,马睿博直截了当的给出了答案。

    下属听到“西原三家”这个答案,一下子只觉得脑中轰然。待反应过来后,他心里发寒,大脑一片空白——很显然,即使下属有所准备,这个答案还是重重震撼了他的内心。

    只见他瞠目结舌,脑门上冷汗直流,说不出话来,半晌才结结巴巴道:“西原……星域的三大家?那个……苏、白、叶三大家?”

    马睿博没好气地瞅了一眼自己这个少见多怪的下属,冷哼一声:“整个偌大的西原星域,除了苏、叶、白,还有谁称得上三大家?”

    他接着说道,“我昨日之所以恭敬谦卑,不是因为级别和礼仪,而是身为帝**人,敬重于百年来西原三家为帝国的奉献与牺牲。”

    马睿博遥望向远方的地平线,眼中意味莫名,那正是那支队伍刚刚驶离的方向,他沉声道:“那为首的校尉,乃白家之人,姓白名元成,即使是我这发配边疆的军方老人,也不止一次听说过这位军方新星近来在西原边疆战场上运筹帷幄的智将名声。而不止于此,比这更重要的是……他乃是西原雄狮的弟子。”

    下属喃喃:“西原雄狮……竟然是西军领袖苏总司令的弟子……”

    他咽了口口水,片刻后涩声道:“这种西原星域的顶级大人物,怎么偏偏跑到我们北宸这种帝国北疆最偏僻的地方来了……将军,我们岂不是摊上大麻烦了。”

    “不是大麻烦……”

    下属脸色稍霁。

    “是天大的麻烦!”

    下属的黑脸一下子再次变成了苦瓜。

    马睿博脸色也显得有些阴沉:“白元成只告诉了我他是白家之人,而我之所以知道他的具体身份,还得多亏了往日同僚传来的消息。”

    他眯了眯眼:“这只西原星域的队伍,本该乘坐北都军方“锋刃3”,由北都星域返航西原。但谁能想到,“锋刃3”居然在途中遇袭,那可是北都军方的3级星舰,虽然是五十年前的“老兵”,已经半退役了,武器装配并不齐全。但袭击3级星舰,绝非普通星盗敢为之事。”

    “我的老战友提醒我要注意北域最近的风波,我本来还不以为意,想着老子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什么事能扯到我身上?但谁曾料想,这口大锅,还真他么的突然掉在了老子的头上。”

    下属脸色愁苦,咬了咬牙说:“那您也应该知道,这种事情,掀起的滔天风浪,可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可以涉及的。”

    “我当然知道。这次事件,若是一个弄不好,触动了西原星域和帝都星圈之间的那根敏感神经,说不定整个帝国都会被搞得风雨飘摇。”马睿博叹了口气,接着面色恢复淡然,“所以,我只能把这个烫手山芋给丢掉了。”

    下属面色缓和稍许,却变得十分古怪,他咳了咳道:“所以……您是想推给那位来处理?”

    马睿博大怒,训斥道:“什么叫推给!什么那位不那位的!一个自以为是的小混蛋,把北屿群星搞得乌烟瘴气!这麻烦来了就该他受着!”

    听罢此言,下属不由得暗自疯狂腹诽:

    一个巴掌可拍不响,那不是您也想要清闲不管事,乐得给对方操作空间吗?

    不过表面上,他还是只能讪讪道:“可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你他么放什么狗屁!孩子?你见过这样的孩子?仗着背后的神秘和那些诡异能力,都快骑到我头上来了!”马睿博骂道,吊着死鱼般的眼神看着下属:“即使是,用他那些没头没脑的话说,那他也是个熊孩子。”

    “而熊孩子,就应该被好好收拾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