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神秘烙印-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02 神秘烙印

    陆清儿在碧梳湖畔缓缓而行,不多时,穿过湖边一片葱郁的山林,她来到了山谷的尽头。

    只见嶙峋的岩壁间,一道瀑布飞流而下,发出了震天的轰鸣。

    这个瀑布,正是碧梳湖的源头。从瀑布的侧边,贴着岩壁逐渐靠近瀑布,竟可以绕到瀑布后面,在隆隆水声遮掩之下,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天然岩洞。

    走进岩洞,就会看见一道厚重的钢铁大门镶嵌在其中,陆清儿在大门前站定,门上的一枚红色圆珠扫描了她的脸部和瞳孔。

    “面部识别通过,虹膜识别通过。确认身份信息,大管事陆清儿。您好,欢迎回到万初圣地藏仙洞窟,请进。”冰冷的机械音突然在洞穴中响起,大门缓缓升起。

    陆清儿深深地了解北渊对取名的执着,对“藏仙洞”这种奇怪的名字也早已默默习惯,所以她面无表情地跨进了大门,走过黑暗的岩穴甬道,来到中控室里。

    ······

    中央控制室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房间,其中,陆清儿身前的一整面墙壁都挂满了巨大的屏幕。而其中一面,现在正显示出一副画面,画面中是一片森林,两侧树木却在急速的向后倒退——很明显,这是北渊所带探测器返回的画面,显示出北渊在山林中快速地奔行。

    而其它的屏幕上,也各有不同的内容,有的是项目复杂的事项和数据表,有的是运转中设备的界面,但更多的还是实时的监控画面,画面中的内容不一而同,有的似乎是洞窟内部,有的却是一片无人山林,而有的,甚至是远在荒土的流民聚集地,甚至可以从中看到拾荒者们的隐约身影。

    ······

    陆清儿一个人坐在黑暗的中控室里,看着北渊那边传回的画面,想着他怔怔出神。

    “突然降落北宸星的两艘飞船,一定不会意味着什么好事。希望北渊这次不要遇上什么太大的危险。”

    “嗯,北渊······说起来,哥哥本来可不叫这个名字。”陆清儿默默想到。

    本来呢,从在荒土上的初遇开始,清儿就一直是哥哥的小跟屁虫,总是亲昵地叫着“哥哥、哥哥”或是他原本的名字。但是自从某一天男孩突然说什么要埋葬自己的过去,强硬地要求清儿再也不许那样称呼他开始,清儿无奈之下,只能听从了男孩的命令。

    可是直到今天,陆清儿也始终不曾明白,为什么北渊非要舍弃自己的姓氏,改掉自己的名字。

    “对啊,也是因为这个,我和北渊大闹了一场呢。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他的心里,一定藏了很多很多东西……”陆清儿有些出神地想到,“从那以后,我就不再任性了。但是,又有多久,我没有叫他哥哥了呢?”

    陆清儿把目光移到了屏幕上,看向北渊携带的探查器传来的画面——他还在原始森林中向着西南方向搜寻。

    探查器自然是有交流通讯功能的,但陆清儿却并不准备聊天,因为大多数时候,北渊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

    甚至,从那次矛盾以后,陆清儿也越来越少见到他。

    平日里,北渊要么是闷头在洞窟里鼓捣着来自荒土的机械废料,要么是深入更加遥远的深山原野做着一些神神秘秘的事情。

    所以,即使对陆清儿来说,本来温和亲切如同兄长的北渊现在也很是有些神秘——他似乎有着一个自己的神秘世界,而他正沉浸其中,发掘着它的力量与奥秘。

    正因如此,陆清儿才渴望着成长,渴望着重新接近自己的兄长。于是她一点点担负起了许许多多的职责,数年后摇身一变,成为了如今北渊所谓的大总管。

    就在陆清儿把两支小脚搁上椅子,抱着双膝,思绪不知道飞去了哪里的时候,“嘟嘟”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她的梦回往昔。

    北渊终于发来了信号!

    ······

    “清儿,我找到了。”北渊的声音响起,却有些格外严肃,“开启智能检索,帮我对比数据库,即时检验探索器传回去的画面。”

    陆清儿应了声是,急忙在中控台台前操作了起来。

    而此时山谷西南方向百余里处,这里是一片广袤宽阔的森林,北渊此刻正站在一株高大乔木的粗壮枝干上,遥望森林的中央,在那里,静静地停留着两架大约二十余米长,十余米宽的飞船。

    “不……与其说是飞船,这种破损的程度,不如说是残骸……”北渊喃喃道,“如果不是方圆几百里的土地我都比较熟悉,或许我甚至会以为,和荒土上的机械一样,这两艘是战争年代遗留下的飞船残躯。”

    “这两艘飞船,都是迫降……不,是坠毁在这里的。”北渊通过探查器对陆清儿说道,他皱起眉头,清秀的脸庞带上了严肃的神色,“看来,事情比我们想的还要麻烦。”

    从北渊所在处远远看去,飞船只有双拳大小,但即使如此,飞船的损毁也严重得清晰可见。而在两艘飞船的后侧,森林遭到了巨大的破坏,层叠的葱翠树林被犁出两道“刮痕”,无数树木折断,倒向一旁,上面还有火焰燃烧的焦黑痕迹。应当是两艘飞船在空中就已经失去了动力,最后不得已选择了这片平坦一点的森林迫降。

    北渊从一棵树上,轻轻一跃,跳到另一棵树的树枝上,就这样一点点悄然靠近了两艘飞船,直到距离飞船还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时,他停了下来。

    在这里,他看的更加清楚,两艘飞船的船体表面有着各种触目惊心的痕迹,舱体都已破裂,在钢铁外壳上,有着许多大小不同的数处裂洞。

    “这样的话……”北渊暗自在心中判断,“看来还是先用探查一番比较好。”

    他闭上双眼,静气凝神。

    在心神沉凝之间,他仔细地去感受着自己身体中那份与众不同的“异常”之处:

    若是从现实之上的一个奇特维度去“看”就能观察到,无数现实中不可见的诡异线条犹如蛛丝成网,贯穿密布于他的整个身体内外,还在散发着淡淡的白光——那是诡异未知的,在他身上打下的无形烙印!

    北渊的身体在这种奇诡未知的超凡力量影响下,产生了某种难以理解的变化。

    这种异变在他身上并没有物质层面的外在体现,所以他从表面看上去仍旧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少年。但是,这种异变又确实存在,而且仿佛被烙铁打下的印记一般,深深地刻在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与他紧密结合。

    所以,北渊给自己身上这种由未知神秘引发的异变痕迹起了个形象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