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刀与剑(上)-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29 刀与剑(上)

    而另一边,北渊也一早就被床边联络器的嗡鸣声给唤醒了,他接过通讯后放下联络器,嘴角带上了些淡淡的笑意。

    “看来,贵客们今天就会到来了。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来的这么急,看来他们的确是急切地想要离开北宸星啊。”

    “咦?”

    北渊发现联络器里居然还有另外一条文字信息,似乎不久前才收到。对方虽然是匿名来信,但北渊还是轻松地通过信的内容猜到了来信者的身份,于是脸上不禁露出了些古怪的神色。

    因为其中的内容,很是有些耐人寻味:

    明日会有一支军方队伍找你,其中机甲战士七人,其余战士不下六名,领队者身份来头极大,身有要事紧急,切勿怠慢。如若你真有送人离开北宸的渠道,最好助以一臂之力。

    但其后有胆敢袭击军方的凶人追杀,追兵甚至可能与军方内部某些势力有所勾连,不宜牵扯太深。

    你且好自为之。

    “这老狐狸,刚刚才想到这家伙……这匿名消息是个什么意思?是在提醒我……还是想警告我呵,要不是本圣主只身赴险深入敌后,偷听……打探到了情报,我还难免真信了你的鬼话!”

    “嗯……那边借着有机甲战士的军方队伍来试探我,这边又好心地向我透露情报,还刻意地点明“可能与军方内部势力勾结”的信息,怕我不知道吗?看来,这老狐狸对那件事情的执念,比我想的还要深啊。”

    “不过,能让老狐狸专门传讯警告我不要太过火了,看来,对方的来头比我想象的更大。但想要我手下留情?哼哼,这糟老头子,想得倒真美!”

    北渊哼哼了几句,思量了片刻后,看了看时间:“嗯,现在还挺早的嘛,不如晨练一下,为今天的“待客”热热身······嗯,去找那头憨熊过过招好了。”

    ······

    于是北渊在简单地洗漱了一番后,径直来到了实验室,打开了星网连接装置。

    但他却并没有躺上去,而是走到一旁,戴上了一圈黑色的“眼罩”,又从装置一旁的箱子中取出了一件包裹全身的连体衣,看起来有些像古代的潜水服,然后脱掉鞋子和上衣,费了一番不小的功夫才将其穿上。

    随后,北渊赤脚来到了实验室中央一片被腾出来的空地,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拿着一个和星网连接装置匹配上的自由终端,给昨日想找他以武会友的“落雪刀皇”发去了消息和对战申请。

    不消片刻,北渊就受到了回信:“好的好的!嘿嘿,我刚刚正好带着道馆学员训练完呢,稍等一下哈,我马上上线!”

    北渊淡淡地回了个“嗯”,便把终端放到了一旁。他听对方提起过一二,说家里是开武馆的云云,所以大概清楚对方早上经常会有类似的集训。

    等了一会,实验室里空地周围的几台设备忽然运转了起来,北渊脚下所站立的地方也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光圈,约莫占据了小半个实验室,而被光圈包围在内的,都是平坦的空地。

    与此同时,北渊身上的衣服也沿着人体轮廓外形亮起了微微的荧光,在大致模拟出北渊身体情况的同时,衣服内层可以给予穿着者各种模拟感官的感应刺激系统也同步开启。

    北渊感觉身上的衣服紧了一紧,然后眼前本来透明若无物的“眼罩”突然变成了一片黑暗。

    然后,又是一阵光点闪烁之后,柔软贴合着北渊面部的“眼罩”为北渊展现出了一副真实立体的动态画面——眼前,已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雪原,呼啸的寒风中,大雪纷飞,脚下积攒的落雪已然没过了脚掌。

    北渊眨眨眼,适应了一下骤然改变的视野,正在眺望远处连绵起伏的皑皑雪山时,一道模糊的光影忽然在身前出现,然后组合构造出了一只憨态可掬的白熊形象,人立而起。

    熊本是雄壮强大的野兽,身体看似笨重,实则却有着无比的危险性。

    但此刻,北渊面前的这头······

    即使人立也没有超过北渊身高的个头,胖胖的身子,短小的四肢,充其量只能是头小熊,加上还在兴奋地挥舞着一支毛茸茸的手臂,嘴角大大咧开,一脸憨态的熊脸上居然还人性化地露出了笑意,显得十分开心······

    “南岳剑圣,你好啊,嘿嘿,好久不见啦······”

    对此,北渊只有一个字评价,憨!

    但这份憨傻之下,居然也还有丝丝的萌的感觉······

    停!

    北原赶紧打住了自己这种愚蠢的想法,因为千万不能让对面这种蠢蛋玷污了萌这个宝贵的字眼。

    于是只见他右手伸出,手腕一翻,一道光影闪烁,手中就多出了一把长剑。

    他挽了个剑花,冷冷道:“无需多言,出招吧!”

    ······

    这头看起来有些萌······呸,傻不拉几的白熊,自然就是那位“落雪刀皇”了。

    而现在它和北渊所身处的这片雪原,则是星网的模拟战斗系统通过强大的计算力模拟出的虚拟环境,并与参与者相应的传感装备相联系,从而可以给使用者带来逼真的虚拟体验。

    正如北渊所穿的这套连体服,就是用于感应和传感的设备,而他所处圆圈之外的几台机械,也是这套系统的配套装置之一,可以配合特殊服装,再从多个方向精准捕捉北渊的动作。并且,它们还会在使用者可能走出圆圈的安全范围时予以提醒。

    当然,帝国和联邦因为历史缘故,科技发展的方向不同,在神经科学和虚拟现实技术上,帝国和对方甚至可以说尚且不在一个档次,所以自然也就暂时还做不到传言中“联邦能够直接思维接入虚拟网络”的那种程度了。

    况且,北渊所使用的这些设备,全部都是从荒土的战争废墟中捡出来改造而成的,所以别说是和联邦的超前技术相比较了,估计就眼前的这头白熊使用的设备,都绝对要比他的好上太多。

    别的不说,想必,对方起码是有配套的感应靴穿的,而不会像北渊一样······

    只能打着赤脚。

    ······

    看到北渊一上来就摆出了架势,体型不大的小白熊挠了挠脑袋,呵呵笑道:“你挺着急的呀,看来也是和我一样,已经打遍星球难遇敌手了,所以此刻故友终相逢,真的好不期待!”

    北渊面色冰冷,却并不言语。

    哦,此刻他故作高冷,倒不是对落雪白熊有什么意见,而是因为他此时的虚拟形象是他自己设计的一位无情剑客,身穿飘飘白衣,傲然独立。

    因此,为了完美呈现自己的剑圣形象,北渊坚持保持一副冰块脸的样子。配上他捏出来的一张帅气冷漠的大叔脸,挺身而立,似乎还真有那么几分意思。

    长剑在手,北渊忽的脚下一动,身形急蹿而出,竟是先声夺人,步生雪莲,眨眼间便到了白熊面前。

    手中长剑直刺,竟是直向白熊的面门而去!

    落雪刀皇本来还准备再说两句,可才刚一张口,就见一道人影踏雪而至,突然到了自己的面前,一道冷芒闪过,一点寒刃已直指自己的眉心。

    它心中一凛,立马闭口不言,身体下意识地便动了起来,右脚一踏,腰一转,微微侧身,整个身体重心就偏到了右边,十分惊险地躲过了这一刺。

    可北渊手中的长剑得理不饶人,手腕反转,跨步扭腰,手臂一紧一收,化刺为劈,向白熊斩来。

    剑快若影,劈开了雪花纷飞。

    然而白熊像是早有预料,趁着重心偏移,竟是兀自向后跌去,险之又险地再次避过了森冷的剑光。

    只见它两只熊掌往后一曲,一撑地,灵活地支撑起了自己看似笨重的身躯,然后下身凌空,更是接上一记势大力沉的弹腿,踢向了北渊的胸口。

    北渊预料不及,只来得及以手臂挡在胸前,便硬接上了这一脚,手臂打在自己的胸口,胸口一闷,整个人向后飞去。

    北渊往后跌了好几步,左腿后支,稳住身体。他甩了甩左臂,只感觉到一整酸麻。

    当然,这股感觉是由模拟系统根据双方设定的各项身体数值,加上动作受力计算得出的,然后由模拟战斗服制造出相应的感觉传给了北渊。

    白熊慢悠悠地从地上爬起来,就像是雪地里钻出了一个大雪球,镶嵌着两颗乌黑的眸子。

    它呵呵笑道:“南岳剑圣,你的一招一式攻击意图还是太明显了,在明眼人看来威胁性大降······不过这样直来直去,也是你的一贯风格嘛,我个人倒是非常欣赏。”

    北渊没有回话,只是举起手中长剑,便再次攻了上去。

    不过这次白熊显然有准备了,在北渊身形微动之前,它就伸出手指在只有操作者本人能够看到的模拟战斗系统界面上轻点了两下,然后光影变换,系统模拟的一柄薄刃长刀便出现在了它的掌中。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帝国的虚拟技术与联邦的虚拟现实确实存在很大的距离,因为白熊手掌握住刀柄的样子很是怪异。

    显然,哪怕看起来再生动形象,但“白熊”的确只是模拟出的一层虚拟外壳,准确的说,就像是游戏的皮肤一样。而操作者本人的实际感官,依然是来自与自己“人”的角度。

    所以北渊也一直难以理解,落雪刀皇把虚拟形象设置成白熊,到底又能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