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刀与剑(下)-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30 刀与剑(下)

    此刻,只见白熊脚跨马步,横刀胸前,眼神格外认真起来。

    而当一点寒芒再次出现在它的眼前时,它凝心静气,看准时机,一刀劈出,直迎而上!

    刀剑相碰,发出了清亮的铮锵之音。

    北渊回剑,剑势一改,便欲再次向白熊咽喉处斜斜刺来。

    但白熊却不给机会,扬刀,下砍,其势之疾,直若力劈华山,逼得北渊不得不以剑相挡。

    而它更是趁此机会,抢占主动,手中长刀来去堂皇,大开大合间以势压人,接连几番劈砍,压得北渊不由得左支右挡,连连向后退去。

    白熊的刀法虽然堂皇正大,没有什么阴险奇诡的招式,但相较于北渊的直来直去在出招之时就已经把自己的意图暴露无遗,它的一招一式显然极有章法。

    白熊出刀,刀芒吞吐攻向北渊身体四肢的各个方向,但却并非全然相同,每一刀的力道和方向都各有不同,有时只与北渊长剑轻碰,便一触而走,有时则带上全身的力量,压得长剑变形。

    刀风如网之下,是白熊清晰的战斗思路和熟练的刀法技巧,所以才能如这般将手中的长刀化为自己躯体的延伸,心念掌控之下,长刀来去自如,每一分每一毫都恰到好处,冷芒交织,让北渊难以招架。

    这其实倒也正常,因为此时的北渊,实际上是在以“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在进行战斗。

    换言之,北渊之所以要使用模拟战斗系统来进行训练,其实就是为了刻意地排除烙印力量对自己的增强。

    在模拟系统中,双方录入的都只是系统配套的感应设备能够监测到的“正常人”的身体数据,所带来的烙印力量自然不在其中。

    所以,北渊当下所用的这个剑客角色,实际上只是根据他作为“正常人”的能力水平创建的,并不比“落雪刀皇”强出多少。

    而另一方面,在真正的搏杀技巧上,落雪刀皇经受过大量的专门训练,有条件与人切磋,因而把自己的战斗技艺打磨的炉火纯青。而北渊在荒土厮混长大,又在丛林中磨炼自己,虽然自小也经历过不少斗殴,更面对过许多次危险,但客观上讲,他也确实从来没有对战斗进行系统的学习和钻研。

    就如白熊所说,北渊的战斗风格直来直去,实际上就是这样养成的——他的动作没有太多掩饰,也不需要太多的掩饰。

    因为在现实中,北渊有着神秘烙印,烙印给予了他足够强大的力量和速度,让他只需要简单地直来直去,就足以在与流民的争斗中无往不利。

    但北渊清楚,仅仅把眼光放在北宸这颗偏远的流亡之地上是不行的。

    他很明白,且不说个体力量从来就不是科技文明真正的实力所在,单是帝**方各类型的强力装甲,就足以将战士们武装强化到更高的强度。

    所以,在自我发展的道路上,北渊并不盲目自大,而是细心地分析,决定充分兼顾到方方面面,至少补足自己的短板。

    也因此,他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来弥补自己的技巧和意识。

    ······

    但北渊当然也不准备就这样一直被动下去。

    毕竟,他是来打磨自己的,而不是来挨打的。

    所以他手中长剑一抬,再次挡住了白熊一记劈砍后,心念微动,激发了自己的烙印能力。

    在模拟系统中,虽然模拟出的角色身体得不到能力的加成,但烙印能力对意识的改造和强化,却在此很好地展现出来了。

    北渊动用了,灵觉四散蔓延开来,但出现在感知中的,却是现实中实验室里的各个装置。很显然,的烙印力量并不能干涉到虚拟的网络中去。

    忽然,又有一股奇异的力量,从北渊身体之内不知何处突然冒了出来。

    这股力量就像是潜伏在了的烙印力量之下,被其压制和束缚,直到此刻到了动用之时,才被释放出来。

    微微的力量流转之间,却引起了北渊身体的巨大反应——只见他体表的皮肤之下,真实不虚地布上了些微血丝,缓缓蔓延,所过之处,竟透出种要崩溃解体之势。

    但好在更加磅礴的烙印力量涌动不休,流传周身很快就将那股力量压制住了。

    而在两股奇异力量相差悬殊的碰撞冲突间,两者渐渐地,竟然诡异地相互交融了。

    刚刚力量冲突对碰之时,北渊只觉得眼前一黑,仿佛脑海遭受了一下重击。但好在他早有预料,作势欲攻骗了白熊卸力三分,再脚下一蹿,退后数米,才堪堪避过了白熊紧追而来的迅猛刀光。

    招架住这次攻势,在奇异力量的帮助下,北渊的灵觉终于能够“理解”机械的语言和反应,从而“渗透”进了虚拟出的感官世界中。

    这下,北渊只觉得意识一阵清明,抬头再看眼前白熊正欲挥出的一刀,更是只如缓缓慢了下来一般,让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一刀的来势,琢磨白熊出刀的思路,想出自己应对的方法。

    北渊心中念头不休,手上动作更是不止。

    他长剑一架,在胸前格挡。然后,顺着身形一变,他趁着长刀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拨开长刀些许,手腕微转,肌肉发力,长剑便如惊龙蜿游般从一个角度猛地刺出,直指白熊的胸口!

    白熊见此,并不慌张,反而是眼前一亮,刀尖顺势触地,身子再一矮一斜,让剑尖擦着自己的脖肩划过。

    它长刀上扬,带起了地上晶莹的白雪,雪泼若沙,却藏着寒芒,再次逼开了北渊。

    白熊乌黑带些微棕的眸子亮晶晶的,它高兴叫道:“不错!看来,南岳剑圣你终于再次进入“人剑合一”的至高境界了。很好,就让我们都拿出真正的实力,再来一次武人间的巅峰对决吧!”

    北渊终于再次开口,他偷偷利用灵觉感知着周围的一切,嘴上却依旧冷冷道:“不错,这正是我“南岳剑道”的至高奥妙,“人剑合一”!但说起来,我也必须要称赞你啊,落雪刀皇。”

    “毕竟,至今为止,能逼得我动用此等奥妙的,天下之大,也只你一人而已。”

    于是白熊笑得更加欢快了,与北渊对视一眼,只觉得彼此的眼神中都是对对方的惺惺相惜。

    它正欲开口,再继续和自己难得的人生知己好好商业互吹······咳,互相勉励一番,抒发心中志趣,可对面的冷面剑客却并无此意,长剑在手中一转,剑尖直指,便再次向白熊攻了过来。

    一点剑芒万丈寒,甚至还要更甚剑客额发间飘飞的风雪。

    剑客眼神凌厉,就连眼角都染上了些许寒霜。

    “不愧是南岳!不愧是剑圣!”落雪刀皇心中一凛,不由得惊叹,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不断沸腾而上的热血。

    热血冲破了寒意,更激发了刀皇的血性和勇气!

    “好!”

    一声大喝,刀出如龙,带着刀皇心头的火热,斩开了雪原冰封的寒气。

    当超前的清晰意识弥补了招式上的不足,北渊手持长剑,终于足以与本来更胜一筹的落雪刀皇,以正常的力量素质拼个旗鼓相当。

    厮杀如弈棋,步步为营,一招一式自有用意,而其间所蕴含的思考和意义,就这样被北渊在实战中一点点摸索、汲取。

    于是在这无垠的茫茫雪原之上,纷飞的大雪之间,刀光和剑芒不断绽放、碰撞,劈开了森冷的寒气,斩破了沉闷的寂静。

    “剑圣”和“刀皇”的战斗,还在继续。

    ······

    两人你来我往不知多少个回合,双方到最后已皆是伤痕累累,但好在身处模拟系统中,除开消耗了巨大的体力之外,其实并没有太多痛楚。

    一番酣畅淋漓的战斗之后,北渊自觉今日的“晨练”已有了火候,而今天毕竟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面对,所以面对白熊再次袭来的刀芒,他看准机会,竟是出人意料地主动挺身而上,当场就被长刀劈开了胸膛。

    但与此同时,他的手上也不慢,游龙再出,寒芒一闪,也同样把对方给刺了个透心凉。

    双方都受到了致命的伤害,系统判定战斗结束。

    看着依旧一脸冷漠的剑客,白熊犹自用爪子扣了扣脑袋,呵呵笑了两下,就和茫茫雪原上飘飞的大雪一同,化作了支离破碎的影像,消失在了北渊的眼前。

    北渊取下佩戴的虚拟眼罩,到一旁脱下了连体的感应服。

    “叮咚”一声,他再次收到了落雪白熊发来的信息。

    北渊看了一看,无非还是些“打得很好,下次再来”之类的话,他笑了一笑,走出了实验室。

    ······

    北渊回到自己的房间,冲了个澡,然后珍而重之地穿上了一件简约大气的白色长袍。

    他对着镜子,又好生收拾了一番。

    看着镜中人,容貌俊秀,身姿挺拔,穿着一件修身的白袍,透着一股清逸出尘的气质,北渊满意地淡笑一下,走出房间。

    他来到了洞窟中吃饭的地方,而在这里,陆清儿已经早早地准备好了早上的食物,然后吃完了自己的早餐,正静静地坐在餐桌的一旁。

    “都准备好了吗?“北渊拉开椅子坐下,轻笑着问道。

    “都准备好了。”陆清儿点点头。

    “很好,那么今天,就让我们好好“款待”一下这些难得一见的贵客。”北渊语气悠然,“好让这些他们见识一下我们北宸神秘圣地的待客之道。”

    “对了,清儿。还有一件事情,你可千万不能忘了。”

    “什么?”陆清儿看了他一眼,淡淡问道。

    北渊看着她依旧穿着灰色布衣,于是郑重地嘱咐道:“一会儿不要忘记了换上咱们圣地的定制长袍!”

    陆清儿面无表情,只小小地撇了下嘴,便欲起身离去。

    北渊有些不放心,盯住她的眼睛,很是严肃地再次说道:“清儿,一定要记住,这非常重要!”

    “今天是这个宇宙历史上,神秘侧势力第一次对公众正式亮相,所以作为圣地的出场代表,我们俩必须要闪亮登场。虽然平常嫌麻烦,咱一般都穿着灰色布衣,又禁脏又简单······但是!今天,我们一定要穿白袍!”

    陆清儿淡淡回道:“我不穿······除非,你讲明白点到底是为了什么?”

    北渊愣了愣,然后露出了些为难的神色。

    直到看着陆清儿幽深的眸子中似乎藏了几丝戏谑,北渊一下反应过来,心中大怒,于是他咬了咬牙,克服了内心的羞赫之感,

    然后,他义正言辞地大声答道:“当然是为了······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