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荒土八大首领-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31 荒土八大首领

    独眼龙在颠簸中昏昏沉沉地醒来。

    刚才被银甲战士劈砍在脖子上的那一下,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有些力大了。他摇了摇脑袋,猛然想起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场景,一下子清醒过来,背上渗出冷汗。

    他发现自己被人用一种奇特的捆法绑做一团,丢在角落,而那个叫作燕儿的女人就在他身旁,看样子还没醒过来。

    于是他不动声色,躺在地上微微转头,眯眼打量着四周:

    这是一个十平大小的长方形空间,承装着各种补给方盒、装备和武器,四周是合金铁壁。

    “看样子这是北宸驻地的补给车车厢,”独眼龙暗自揣测道,聚集地每每分发物资,都会用这样的补给车辆运送,“而现在应该是被驻地军队转给了昨日那支队伍。现在,车辆有些颠簸,大概是在荒土中行进……”

    此时,车厢中央正有人交谈,独眼龙暗自瞥眼观察,却见车厢中间有一人站立,正是之前的那位黑甲战士,但此时她取下了外形残虐冷酷的豹形机械面甲,露出真容,竟然是一名俏鼻琼眉的女子,亚麻色的头发在脑后绑成了马尾,美貌让独眼龙都有些呆了。

    而另一边,则是一位身穿黑色军服的温润青年,即使是随意地坐在了一个灰色的方形补给箱上,居然也显出些端正凛然的意味。

    而在两人之间,似乎还有一位睡着的小女孩,蜷缩在补给箱上,身上盖着一件衣服。

    独眼龙脑中一转,连忙佯装未醒,侧耳倾听起他们的对话。

    ……

    “元成,难道我们真的要去那个什么圣地吗?”

    “就连北宸驻地都没有飞船,马睿博却叫我们回到来时的那片森林,而且还要更加深入进去。什么向隐士高人寻求帮助,就可能离开北宸,这分明没有任何道理。”马尾女子对青年说道,声音很轻,似乎是担心打扰到了睡着的女孩。

    她表情平淡,但语气却透露出了一丝担心:“更重要的是,我怀疑他的心思可能并不是那么单纯。”

    帝国校尉白元成双手交握,撑住下巴,却不置可否。

    马尾女子眯了眯眼,脸上仿佛挂了些寒霜,继续说道:“马睿博的话显得不尽其实,我觉得他一定对我们隐瞒了些什么。所以,我不得不怀疑诱导我们去往荒土之外……这其中有什么阴谋。”

    “阿蕊,我知道。”白元成终于开口道,“但你也应该看出来了,马睿博虽然表面恭敬,实际上却不能片言折之。不仅如此,作为一个帝国北军的老将,他也确实地继承了北都军方看淡生死的狠劲儿……所以与其态度强硬导致可能的冲突,不如顺水推舟。”

    “这样一来,在他尽心尽力的帮助下,我们才好借助北宸驻地的力量抵御来敌。当然,这不过是理由之一,更重要的是,我们当下最需要的确实是离开北宸,所以哪怕这个机会看起来再不靠谱,我们也需要去一探究竟。”

    “但在我们当前看不清北宸星真实面目的情况下贸然行动,我怕会有危险。”马尾女子想了想道,“这一路走来,我总觉得这颗星球好像有些问题。比如,且不说为何偌大的荒土竟然都流传着奇怪的传说,而且,竟然连身为军人的马睿博都像是有些相信。”

    “不仅如此,我昨夜前往探查的时候,发现那边似乎一切正常。可这恰恰正是最大的不正常——我们逃生飞船从天外坠落的动静不会太小,反正绝对没到那些拾荒者发现不了的程度。但那群流民竟然对此毫无反应,依旧秩序井然。”

    “除此以外,我还发觉聚集地中也有些过于规整。一个流民聚集地,有自发形成的商铺、医疗点等各种设施也就罢了,可流民们居然还会排队,这就完全不符合荒土法外之地暴力至上的特征了。”

    “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的确有着某种潜在的秩序,让我不得不想起了那两个流民当时说的话,他们提到了“圣主的御令”。”

    白元成微微点头:“你说的不错,我们来到北宸星之后,似乎愈发陷入了某中迷雾……”

    “正因如此,所以我们才需要“知情人”的帮助。”

    说罢,白元成看了看蜷缩着的小女孩,确认她仍旧熟睡着,然后把目光投向了角落,看着地上的独眼龙和燕儿,淡淡说道:“两位既然都已经醒了,那么可否方便为我们解惑?”

    听得此言,独眼龙耸然一惊,他侧目一看,发现身边的燕儿不知何时也醒了过来,有些肿胀的眼皮下眼珠直盯着白元成,他不由得在心中大骂。

    转过头来,发现白元成正看向自己,独眼龙硬着头皮,赶紧谄媚答道:“大人,小人只是这荒土上一个贱如虫豸的拾荒者,您大人有大量,只要肯放小人一条生路,小人一定知无不言。”

    白元成随即又看向燕儿,却见这女子只是咬了咬嘴唇,直视他问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于是白元成面色平和,开门见山,平静说道:“我们是帝**人,因为在星空中被敌人追击,导致我们的逃生飞船在战斗中损毁严重,不得不迫降在北宸星。但很不幸,北宸驻地没有飞船配额,无法帮助我们离开,而追兵却将不日而至。”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些察觉到了,北宸星似乎有些奇怪,比如聚集地的设施,比如一些流民的行为,也比如……我们现在的行程,我们正在前往荒土西部森林的路上——这真是很奇怪,在这颗废弃的偏远星球,军方驻地无能为力的事情,长官却建议我们前往荒土西方的森林,寻求一位叫做“碧梳湖的牧羊人”的隐士帮助。”

    在白元成说话的时候,马尾女子阿蕊一直紧盯着两人,在校尉提到西方的森林和“牧羊人”时,独眼龙身躯不由自主地微微颤了一下,被她敏锐地捕捉到了。

    她心中一动,这家伙的两个手下没有胡说!看来果然有戏!

    “所以,出于多重考虑,我们需要知道北宸星的更多信息。但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浪费,所以出此下策请了两位过来。所以,也希望两位不要让我多费口舌,能够尽快一解我的疑惑——北宸星实情如何?那所谓的隐士又是否属实?”

    白元成话毕,平静地看着两人,但过了片刻,独眼龙和燕儿却始终不曾开口。

    于是阿蕊走近独眼龙,缓缓问道:“你似乎知道那位“碧梳湖的牧羊人”?”

    独眼龙有些恐惧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但他咬了咬牙,却还是没有开口。

    而此时,一旁的燕儿却突然说话了,她看向白元成,问道:“如果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你能答应我带我离开北宸星吗?”

    白元成面色温和地浅笑答道:“如果我可以离开这里,我答应带你一起。”

    燕儿是个十分精明的女人,她自知自己没有资本向这位军官要求什么保证,只能寄希望于他一诺千金,也不好再次质询让对方心生不满。她想了想自己在荒土上悲惨的处境,于是选择直截了当地和盘托出。

    她说道:“我不知道什么“碧梳湖的牧羊人”,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马老头……就是马睿博,如果是他亲口亲口所说,荒土森林中存在着离开北宸的途径,那么这很有可能是真的。而他所说的那个存在,很可能指的就是圣主大人!”

    白元成听得此言,皱起了眉头,但却并没有出言打断。

    只听燕儿继续讲道:“我这么说是有原因的,你们或许并不了解,在荒土之上,其实有着“八大首领”的说法,意指整个荒土其实都是由这八人掌控。”

    “而这八大首领,则分别是陆管事、张屠夫、宋药郎、董技师、刘帮主、韩楼主、路船长、马将军。这八人分散在荒土上的各个聚集地,各自把持着不同的势力,手中掌握着荒土的命脉……而这最后一人的马将军,自然就是掌控北宸驻地的马睿博了。”

    阿蕊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帝**方的驻地长官监守区区荒土,竟然还有必要伙同流民?”

    “那是因为你不知其中的缘故!帝**人自然羞与流民为伍,但马老头与其余的首领可不是监管者与被监管者的关系……要说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他们都是亲自面见过圣主后生还之人。”

    燕儿接着道:“荒土上人人皆知,能自圣地归来之人必定都获得了圣主赐予的超凡能力,更是带回了圣主命令他们控制荒土的御令。也正因如此,凭借着他们各自的诡异能力,加上圣主多年来的威信,他们才能够做到在短短四年间给混乱不堪的荒土定下秩序。”

    “而马老头也同样曾进入过圣地,但又活着回来了。若是说四年间荒土的风云变幻中没有他的参与,我是一点都不会信的!”

    白元成淡淡地打断:“我有些奇怪,你既然说所谓八大首领整顿荒土,确实重新定下了秩序,那为什么这不能看做是马将军借流民之手改善荒土环境的有力措施呢?”

    燕儿不知为何眼带恨意,她冷笑了一声:“改善?我才不觉得这是改善。四年来,我一直只能在荒土四处流浪为生,就是拜这八人勾结所赐——我就是被这八人中的韩楼主依仗着圣主的名头给扫地出门,失了本来的生计。”

    “可不止如此,那姓韩的贱人可是轻易不肯放过我,靠着这八人各自把控着着荒土的方方面面,她竟是连一点生路都不给我!”

    白元成目光一凝:“什么意思?”

    “呵,八大首领里的张屠夫把控了肉食渠道,宋药郎收拢了医疗资源,刘帮主纠集暴徒团伙,董机师检验收集拾荒者的机械废品……不说别的,就这几人,就已经把住了拾荒者们的命脉。现在,要想在这荒土活得有个人样,谁敢不服从北宸宗的这八大首领?”

    白元成听着,眉头越皱越深:如果燕儿所言属实,那么荒土聚集地的诡异秩序倒是确实可以得到解释,但问题是,马睿博是怎么想的?这些流民的行动是否与他有关?还是说,他真的如这个女子所说,竟与流民狼狈为奸?

    而另一边,燕儿仍旧还在大声说着,语速越来越快,似乎是要把这几年在荒土上的心酸窝囊一股脑儿全部发泄出来:“你们总注意到聚集地的炊烟了吧,哪怕只是看到了,聚集地里有许多人以兽肉为食。”

    看到白元成微微点头,燕儿叫道:“这就是证明!在北宸宗出现之前,荒土上从无肉食,更从来没有人以打猎为生。”

    “你们是帝**人,应该清楚,北宸流民的存在就是为了拾荒,所以拾荒的流民会被驻地军方限制在荒土之上。而为了能够换取军方运输的生活物资,流民们生于荒土,死于荒土,日夜奔波,而我们的食物,本来也一直只有军方的低级营养膏,你们根本不知道那种东西有多难吃。”

    作为亲历过战争的校尉,白元成其实是了解营养膏的,军方的营养膏包装形似古代的牙膏,里面是一种多成分按比例科学混合的流体食物,足够保证人体的影响需求。

    但是嘛,营养膏的味道自然不会太好,特别是低级产品,其味道更是绝对让人难以下咽。

    “所以,是在得到了圣主的御令以后,才有了原本是一伙亡命徒头目的张老大突然改行做了张屠夫。他勾结上马老狗,在军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开始组织人手进山打猎,然后在荒土上贩卖肉食,这才聚集地有了炊烟。”

    白元成继续皱眉沉思,这样一来,燕儿所说的话就的确有一些可信度了,那么所有的问题,就归结到了一个关键点上:

    圣地和圣主,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