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极意自在-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03 极意自在

    之所以说奇诡未知,是因为它对于这个世界本身而言的确是前所未有之物:

    现实宇宙是由严密的物理规则组合构成的庞大体系,一直在严苛的逻辑结构下缓缓变化着。

    科学的规则维持着世界,也限制着世界。

    在这样的宇宙中,人类只能凭借智慧点燃火光,在一代代人孜孜不倦的探寻下,钻研着现实的规律,继承了先代的智慧,用铁与火锻造自身,才终于成就了伟大的科技文明,进而走出母星,征服宇宙,成为星空的主宰者。

    但是,这个宇宙严密的体系却终究迎来了挑战……

    ……

    这个世界前所未有的奇诡规则,因为某个缘故骤然降临世间,悄无声息地渗透改变了这个世界,润物无声,甚至绝大多数的人都还不曾发现。

    而,作为直接受到影响的存在,就是世界改变的一个最好体现:

    北渊,在与不知何时弥散在天地间的神秘元素接触后,身体被打上了诡异的无形印记,在未知的异变发生之后,烙印更是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力量,这股力量潜伏遍布在他的身体各处,可以给予他超乎常人想象的神奇能力。

    这种由异变烙印所带来的能力,就是。

    ……

    北渊心神微动间,激发了自己的烙印能力。

    同时,他双目紧闭,吐纳呼吸,调整精神,让自己迅速进入了一种“静”的状态。

    他明明已经闭上了眼睛,但却分明地“看见”了一些更加诡异的景象:

    自己的周身围绕着各色的诡异光影,层层叠叠,不断变换,流转间渲染出眩目的光晕;森林中原始树木的古旧气息,混合着新草的清香和花朵的芬芳进入鼻腔,但鼻子稍稍翕动,也能辨别到地底下深处掩藏的恶心腐臭;耳边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晦暗莫名,远处,近处,切切察察,窸窸窣窣,仿佛有什么在呢喃,又好像有什么在低吼,仿佛有什么在耳畔划出刺耳的尖鸣,又好像有什么从远方呼啸而过;皮肤变得极端敏感,任何一点轻轻的接触就会刺激到神经末梢,于是一切裸露而出的皮肤,手上、脸上,都似乎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微小的东西在不断触碰着自己,但却不知道那是什么······

    此刻,在“静”的状态下激发了烙印能力的北渊,开始慢慢地与周遭环境中充斥着的某些诡异的东西产生了共鸣。

    ······

    北渊的感官在一点点放大,耳畔可以渐渐捕捉到更远处嘈杂细微的声音,鼻子能够收纳分辨出更多莫名的细致气息,皮肤更加敏锐地感知出气息的触碰和流向。

    随着敏锐五感笼括的范围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复杂,他的大脑疯狂地运转和分析起来,将一切交织汇聚,快速地融合着。

    终于,某种前所未有的奇异感官,形成了!

    这一刹那,在感官达到极致的这个时刻,仿佛天地间的万事万物,也跟随着北渊一同进入了“静而不动”的状态。

    一切,缓缓凝滞。

    ······

    此时的北渊闭目静立,气质变得有些难以言喻,仿佛已经和同样慢慢静下来的天地,已经相与为一!

    在“静”的状态下,与天地自然中遍布的神秘元素共鸣,将身周方圆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尽皆纳入自身灵觉的感应。

    可预祸福,避险情。

    此为。

    ······

    在这样的状态下,北渊缓缓地动用着这种奇妙的感官,探查感受着周遭“慢”下来了的一切。

    他喃喃感叹道:“在的状态下,完全用神秘烙印赋予的灵觉去感知事物,体验还是这般诡异奇妙啊。”

    凭借着这种超越人类能力的“灵觉感知”,北渊可以从更加遥远的距离,更加敏锐、更加全面地感知事物。

    终于,他神秘灵觉所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触及到了飞船之后,一点点将两艘飞船都“包裹”了进去!

    ······

    良久,北渊长长地呼出一口白息,他睁开眼睛,乌黑的双眸此时有些明亮的过分。他通过探查器对另一端的陆清儿说道:

    “在我的“灵觉感知”里,目前飞船周围和里面已经没有活着的生命,所以我准备直接接触了,你做好数据库的检索准备。”

    说罢,他曲腿一跃,不过两三次腾跃,就轻灵地落在了近处飞船旁倒伏在地的一颗乔木上。

    北渊先是围绕两艘飞船走了两圈,或许是暂时确认了没有人驻留的缘故,北渊不复之前的严肃,反倒是带上了些饶有兴味的表情。他仔细观察着飞船船体外壳上的痕迹,并将其通过探测器拍摄传输了回去。

    在观察一阵后,他啧啧地道:“清儿。你看到了么?这种色泽……飞船外壳是某种特殊合金做的,根据我们已有的荒土废料来看,这个硬度应该很了不得啊。再看看这些痕迹……弹头挂蹭的弹痕,大块被爆炸波及的焦黑……哦,甚至有直接洞穿船体外壳的激光留下的孔洞,孔洞边缘极其光滑平整……啧……”

    “我正在和从荒土捡回来的资料库中的信息进行对比……”陆清儿声音平静,但她的心中还是有些紧张起来,“看起来这群人经历了很艰难的战斗。”

    “嗯……与其说是战斗”北渊想了想道,“我倒觉得更可能是单方面被追杀的抱头鼠窜……毕竟,这两艘飞船就外部来看可没什么有杀伤性的进攻武器。”

    他绕完了两艘飞船,来到其中更加完好的那艘飞船的舰门之前。

    飞船的合金舰门紧紧封闭着,北渊伸手摸了摸大门,估摸着:这种硬度的话,自己动用能力后,想要徒手砸开也不是不可以,但绝对会非常费劲。如果到时候累的满头大汗摊的跟狗一样,那多有损自己在大家心中英明神武潇洒帅气的第一印象啊!

    于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从心而为,决定使用更加礼貌而潇洒的方式来打开这扇大门。

    他在心底默默地念叨了一句:“又要委屈你一下了,秘仔。”

    在一阵微微的奇异波动像是回应一般传到北渊心底的同时,只见他伸手向前一抹,右手中就凭空多出了一柄斧头。

    这斧头约莫小臂长短,浑如一体,上下都是磐石般的深褐色,只是奇怪的是,斧身上下到处都有着树木表皮般的纹路密布。

    北渊再次动用了遍布身体的神秘烙印给予他的能力,不过与之前“静”的状态相反,此时他运用的是自己烙印能力的另一种体现方式——

    他的身体开始动作,抬起了自己握斧的那只手。

    此时,进入“动”的状态后,他的心意跟着一动,潜伏在身体内的烙印力量便如洪流般瞬间倾泻而出,带着炽热灼人的沸腾感觉,顷刻间充斥了他的小臂,灌注到了他握斧的手上。

    如果此刻你能够从神秘的维度,和北渊一样以灵觉去感知,你就能“看到”,现在的北渊,从右侧胸口到握斧的整只右手手臂,都是一片灼目的赤红!白色光线盘缠构成的神秘烙印终于现形,包裹穿连着数股缓缓蠕动的暗红岩浆,形成了一支诡异恐怖的手臂,握住了一团彩色光晕!

    然后,这只手臂只是向下轻轻一划。

    但声势,却更甚雷霆!

    在轰鸣刺耳的钢铁撕裂声中,抗住了无数枪林弹雨的合金舱门,竟被北渊一斧子给生生劈开了!

    ······

    感觉刚才这一下勉勉强强还算潇洒,北渊满意地点了点头,风轻云淡地回味着自己的力量:“神秘意味着不可知,而在神秘这种未知元素的影响下,人可能会像被打上烙印一样,被神秘影响,发生不可知的异变,从而拥有奇诡的力量。”

    “而我的神秘烙印,则给予了我如此神异的能力——天地永恒亘古,我自刹那芳华,生命的极致升华,就是应该这样极尽绽放······”

    “静明识,动生力,一体两面,极意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