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客随春雨至-神秘降临星河-
神秘降临星河

004 客随春雨至

    北渊径直走进了船舱,手中的怪异斧头又不知何时凭空消失了。

    他闲庭信步的探查着,像是游览一般,一边左顾右盼,一边说道:“这飞船确实没什么火力装置。说起来,这驾驶员还真是厉害,在称霸星河的帝**队中,都大概得是王牌老司……驾驶员的水平吧……开着这么一艘被打成筛子的破烂玩意儿都能活下来,还找到了一块不错的地方坠机……”

    北渊真心地叹服道:“想必一定是个玩弹幕游戏可以无伤通关的大神。”

    他在飞船中转溜一圈,飞船里空间不大,内部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更没有武器和物资,想必都被那些已经离开的人拿走了。

    于是他离开这艘飞船,又走进了另外一艘,开门拜访的手段和之前一样的礼貌和煦。

    可惜,这艘飞船与前者一样,也没有留下太多东西……嗯,除了多出一具尸体。

    北渊缓缓走近这具倒坐于地,背靠墙壁的尸体,他的面色平静,蹲下身,仔细查看,脸上没有一丝畏惧,看来应该不是第一次接触死人了。

    “死者身穿一套黑色的作战服,材质是某种十分坚韧但柔滑透气的材料……像是某种合成丝。但很遗憾,这件品质优秀的作战服没能够保住他的生命,他的腹部贯穿了一个大洞,额,大概是很不幸地被击穿飞船装甲的激光射中了?老哥,你可真是不走运,我看你脸倒挺白的……”

    北渊仔细看了看此人作战服上的胸前标志,方便传输回去让清儿在数据库中搜寻,又摸摸索索,找到了作战服下一件褐绿色体恤上的标志。

    看到这个标志,他的眉头开始微微皱起。

    恰巧这时,探查器的通讯传来。

    藏仙洞的中控室里,陆清儿看着眼前数个大屏幕上罗列的资料,念道:“这两艘飞船,准确的说,是逃生船,都是四十年前的型号,由北都星域的帝**方出产……配备于帝国3级军事战舰……而逃生船外体上的战斗痕迹,分别与帝国天巡3型追踪导弹,联邦的“洗礼”系列合金炸裂弹以及帝国晶能激光炮的损伤痕迹……吻合率为89%、93%、64%……”

    她保持着声音平静地念完,但心里却已掀起惊天波澜:“这……”

    北渊听罢,沉默了一会,站起身来,开始向外走去。

    他神色凝重地回答道:“这群天外来客果然是个不请自来的大麻烦……”

    “首先,从这具遗体身上的标志来看,他应当是一位西原星域荆门星的军人。而这两艘飞船,则是军方战舰的逃生飞船……那么我们可以推断,虽然来人的身份暂且不明,但是他们是一只军方队伍的可能性极高……”

    “而攻击逃生飞船,准确的说,应该是追杀帝**人的这批追兵……他们使用的武器,竟然同时有帝国的‘天巡’和联邦的‘洗礼’。帝国和联邦可是两个星际霸主,相互之间更是打了几百年的死敌……敢冒着大不韪同时收集并使用这两个敌对国家的武器装备,也就只有黑暗三角星域的那些疯狂星盗能干得出来这种事情。而且,不太可能是普通星盗,恐怕还得是黑暗三角数一数二的法外狂徒。毕竟,竟然敢直接攻击帝**方,这可真是要捅破天了……”

    “最后,活着逃到北宸星来的这批人,无论是对于飞船还是战士的遗体,都完全没有隐藏痕迹的意思……”

    “很可能,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和必要去隐藏了!”

    他语气沉凝,低声总结道:“有狂徒胆大包天,袭击了帝国战舰,甚至是击毁了战舰,而且还绝不放过任何人逃出生天,一路衔尾追杀着逃生船……嗯,可能是有个大人物乘坐在上面。而这支队伍在狂轰滥炸中不知用什么手段甩开了追兵,但还是因为严重受创,不得不在北宸星迫降。他们自知时间不多,于是慌忙离开……”

    “等等!黑暗三角星域的星盗即使再狂妄,也绝不会无聊到主动向帝**队寻衅,就像耗子哪怕再强壮,也没有主动找上猫的理由……除非,它叫杰瑞……”

    “呸!我是说,除非有帝国内部的人在暗地支持……看来,这事情还要更加复杂。”

    ……

    陆清儿听了这些,心中忐忑,一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她自认从小跟着北渊,也算是在北宸星上干过一些“大事”了,但突然涉及到屹立在宇宙暴力顶端的帝**队,和传说中所过之处皆为白地的黑暗三角星盗,她还是不由自主地绷紧了神经。

    她强自镇定心神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北渊走出了飞船,用温和的声音安慰道:“清儿,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不用害怕。”

    “确实,这几年来,趁着帝国对处于星域边疆的北屿群星放任自流,我们在这北宸星上搞的小动作有些太多了,而我更是把这里当作了未来神秘变革世界的起点之地,在这里藏了太多的秘密……”

    “所以,对我们来说,和帝国官方牵扯甚深的军方来人绝对是个需要解决的大麻烦……不过,倒也不必太过在意,因为我早已考虑过这种情况,即使“圣地”被官方发现了,也有相应的计划可以应对。”

    “更加麻烦的,其实是这群人身后的追兵啊……如果真是黑暗三角星域那群无所顾忌的疯子星盗,北宸星恐怕就得面临被血洗的命运了。”

    说到这里,北渊叹了口气:“唉,这可真是祸从天降。本圣主本来真的只想在这帝国的偏僻角落,好好种地,悄悄发育,等到神秘侧的力量彻底崛起,本圣主已经天下无敌了,再出去搅风搅雨……咳咳,说错了,是增长见识。

    “可现在呢?整个世界的神秘都还在初生的萌发阶段,我也才刚刚想好推动神秘体系发展的伟大计划……”

    “不过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站在舱门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平静说道:“我在北宸挣扎长大,经营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初步掌握了自己的力量,打开了局面……再不济,带着清儿你和陆老头跑跑路还是做得到的。”

    “况且,因为某些原因,我忽然对这两拨人来了那么点兴趣。”北渊眯了眯眼,“这群军人降落在北宸星,急迫的撤离,最可能的,一定去军方在北宸唯一的军事驻地求援。”

    “清儿,我要去荒土继续打探一下情况……”

    “好。”

    ······

    北渊看向眼前的森林,树木挺拔,青草葱翠,花香淡淡,沁人心扉。

    抬眼望,是高山飞鸟蓝天白云。

    “春光正好……”

    他仰头望天,目光却似要穿过天穹,遥望黑暗的宇宙星空。

    “可惜,随春雨而至的,还有不速之客。”

    他迈步而行,走入山林。